第1章 身死道生

  趙含章聽著左側的腳步聲跟著走到電梯口,對方很貼心,還特意告訴她一聲,“趙老師,我們稍等一等,電梯現在才從三十二樓下來。”

  雖然有些冷淡,但很好聽,真是可惜,他們同校,兔子不好吃窩邊草。

  早聽來圖書館借閱書籍的學生們談論過,數學系的傅教授很帥,只是他們少有交集,早知道方教授介紹的對象是同校的教授,她就不來了。

  畢竟她在學校裏的名聲……有點兒特別。

  這會兒有點兒尷尬。

  趙含章一邊想,一邊微微偏頭沖他在的方向笑了笑,“好。”

  聲音落下,她聽到旁邊有人在低聲議論,“好帥啊。”

  “女的也好看呀,很登對呢。”

  “但女生怪怪的,她眼睛是不是有問題啊?”

  “好像是耶。”

  趙含章面色沒有變化,臉上還是帶著淡笑,只是眼眸低垂,她察覺到他輕輕的扶了一下她的手肘,趙含章疑惑的偏頭,就聽到他道:“趙老師,電梯到了。”

  趙含章沖他笑了笑,聽著他的腳步聲和他一起進入電梯。

  這下圍觀的人確定了,她的眼睛就是有問題。

  趙含章聽到只有他們兩個進了電梯,微微偏頭。

  似乎看出她的疑惑,傅庭涵解釋道:“聽說今晚有七星連珠的天象,他們都上觀景臺,只有我們在下行。”

  趙含章笑道:“傅教授也可以去看看,不用送我的,我可以自己回去。”

  她毫不避諱的指著自己的眼睛道:“雖然看不見,但我出行並不受影響。”

  傅庭涵看了一眼她的眼睛,道:“我對天文沒有太大的興趣,而且我們順路。”

  也是,他們倆都住在學校裏,的確順路。

  空蕩蕩的電梯裏只有他們兩個,傅庭涵一安靜,趙含章的整個世界就都是黑色的。

  她是真從容,但不喜歡過於黑暗的感覺,所以沒話找話,“沒想到方教授介紹的人是傅教授。”

  趙含章聽到他冷淡的“嗯”了一聲後道:“我也沒想到師母說的人是趙老師,過來時應該接趙老師一起的。”

  這話有趣,趙含章挑眉,正要說話,突然聽到了什麼,眉頭微皺。

  傅庭涵留意到,問道:“怎麼了?”

  話音才落,電梯猛的下落,傅庭涵下意識的去扶趙含章,趙含章則下意識的擰住伸過來的手,擡腳要踢時反應過來,忙改擰為抓,連連道歉,“對不起,我反應有些過激……”

  但電梯驟降,她站立不穩,話還沒說完就往他那邊一倒,直接將人壓在了身下。

  倆人抱著摔在一起。

  完了,傅教授對她的印象更不好了。

  傅庭涵看得見,顧不得手臂疼,抱著她用力穩住身體半蹲著靠在電梯壁上……

  電梯驟降後停止,但他們感覺電梯廂還在不停的顫動,趙含章還聽到外面混亂和嘈雜的聲音,她敏銳的捕捉到一些聲音,蹙眉道:“好像是地震。”

  傅庭涵透過電梯往外看,這是觀光電梯,可以看到外面,只見下面一片嘈雜,不斷有人從樓裏跑出去。

  他面色微變,緊緊地抱住她,伸手去按鈴,手才碰到紅色的按鈕,電梯就急速下降,趙含章感覺整個人都虛飄起來,有人緊緊抱著她,保護她,然後是一聲巨響,眼前似有一道光閃過……

  她覺得不可思議,她怎麼可能看到光呢?

  她都瞎了十四年。

  然後是劇痛,還沒等她思考自己是不是死了,傅庭涵是不是也死了,她就感覺到白色的亮光在往她眼睛裏擠。

  趙含章顫了顫眼皮,小心翼翼的睜開了眼睛……

  她一下從電梯裏置身在一個……古代影城?

  趙含章愕然的看著豎立在眼前的高大城墻,不斷有人從她身邊跑過,皆身著古代的服飾,臉上都是驚恐,目光左移,就看到三四排士兵拿著長矛沖城門口跑去,直接將要往裏沖的人往外趕。

  衣衫襤褸的人死命往裏擠,士兵們毫不手軟,長矛出手,直接將人往外捅。

  趙含章目光一縮,手微微發抖,看著鮮血直流,眼睛瞪大的人不斷倒下,她想欺騙自己說這是在拍片都不能夠。

  士兵們把那群人推出去,城門在眼前緩慢的關上,不斷有士兵增援過來。

  但不管是跑步,嘶吼還是痛苦流血死亡,她一點兒聲音都沒聽到,眼前上演的似乎是一場默劇。

  得,在她眼瞎復明之後,她聾了。

  一時間,趙含章都不知道到底是當瞎子好,還是當聾子強一些。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和衣服,嗯,一身白色連衣裙,腰上還紮著一條紅色腰帶,這是今天下午她出門前舍友知道她是出門相親,特意給她選的腰帶。

  說是紅色的腰帶綁在她這條白色連衣裙上顯得她的腰肢盈盈一握,對方只要不眼瞎就一定會心動。

  所以她這是現實裏,還是……夢中?

  電梯墜落難道不僅可以變換時空,還能讓人的眼睛恢復?

  趙含章握了握拳頭,也掐了一下手,有感覺的,她眼睛微亮,看見有人從身邊跑過,便伸手去抓,“有勞……”

  她的手直接從對方手上穿過,對方看也不看她,直接從她身邊跑過去。

  趙含章楞了一下,這才察覺到異常,她聽不見聲音也就算了,但她人就站在這裏,周圍的人跑來跑去,好像都看不見她一樣。

  她伸手在好幾個人跟前招了招,試圖引起他們的註意,“餵,有勞,先生,兄臺?”

  所有人都對她都沒反應,很好,她現在不僅聾,還隱形了,所以這是夢?

  就在趙含章要堅定的認為這是一場夢時,一行人擡著擔架從她身邊沖過去,趙含章扭頭時正對上擔架上躺著的小姑娘。

  那是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一身紅色胡服,眼睛緊閉的躺在擔架上,額頭上都是血,但趙含章還是一眼認出了對方……

  不,她沒有認出對方,她不知道她是誰,但她和她十來歲時很相像,當時她還沒有眼盲……

  就在她目光落在她身上的那一瞬間,趙含章似乎聽到了“啵”的一聲,然後有什麼破碎了,嘈雜的聲音猛地沖進她的耳朵裏。

  趙含章聽到了!

  “三娘醒醒,三娘醒醒,快送回府去,馬上去請大夫!”

  趙含章楞楞的跟著擔架往前跑了兩步,聽到一聲驚詫,“趙老師——”

  趙含章循聲回頭看去,就見人群中,一個穿著西裝的俊朗青年正站在人群中看著他,他應該也是才看到她,見她看過來,興奮的往她這裏走,但才走了兩步,他突然消失在了眼前。

  趙含章瞳孔微縮,忍不住上前,“傅教授——”

  但緊接著眼前一黑,她一下便失去了知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