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科科

0531是意外掉落到這個時空的,它所有的程序都是既定的,當然,它是智能的,所以是有自己的運算法則的。

它知道自己需要盡快找到宿主,只有綁定了宿主,它才能在能量耗盡的情況下聯系上主系統,讓聯盟打通傳遞的通道,使自己的宿主發揮作用,這樣它才能獲取能量,才有機會繼續“活著”。。。

以它當時的能量,它只能在有限的範圍裏選擇宿主,按照它以前跟過的宿主經驗,它的數據自動為它選擇了智力最高的一個人。

綁定之後它才知道要糟,因為宿主太小了。

那麼小的幼崽,就算0531沒有感情,按照聯盟法律,它也不可能強逼著她去收集東西。

那就只能……利誘了。

借著通道已經打開,0531搜索了百科館裏不少育兒數據,最後決定以智慧生物幼崽最喜歡的糖來引誘對方。

0531已經不記得它是何時產生了自己的代碼,或者說是……感情。

它雖然是智能的,但它只是一串數據,數據怎麼會有感情呢?

作為數據,它的代碼應該是固定的,只有遵循主系統的設定,拿到積分後購買升級的代碼,它才能更“智能”,但不知何時起,它能夠自己產生代碼,它能夠“思考”了。

在它的數據中,只有它們的母親——主系統才能思考。

它在後來漫長的歲月中不斷的思考著這個問題,最後覺得,應該是從它的小宿主結結巴巴的叫它科科開始的。

0531本意是為她介紹一下百科館,可惜當時宿主太過年幼,話都還說不太利索,只會對著它叫科科。

掃描看見圍著宿主的人歡喜的跟著“科科”笑,科科只能認下這個稱呼。

當然,這些周滿是不記得的,科科也不會特意讓她記起來。

這是0531第一次綁定上這樣每天都在暴露它,卻又似乎沒暴露它的宿主。

它的小宿主會說話後就總是和它絮絮叨叨的說話,完全不顧及身邊是否有人。

有時候還會拉著她母親的手指著自己的小腦袋道:“科科,科科……”

錢氏總是笑著摸她的腦袋,也咯咯的笑起來……

科科:……

再後來,她已經能清晰表達自己的意思了,雖然已經叮囑過不要告訴別人它的存在,但她有時候還是會忘記,嘴快的說,“糖糖是我的好朋友科科給的。”

“科科在我的夢裏,閉上眼睛就能看見了。”

說的明明是真話,但大人們就是不相信。

科科……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它竟然體會到了作為老父親一般的無奈和心力交瘁。

科科覺得,它大概就是那時候“開智”的。

隨著宿主的成長,它慢慢也在成長。

它在教宿主長大,宿主何嘗不是在教它長大?

若以開智論年齡,它的年齡應該是和周滿差不多大的,甚至可能要更小。

只是它一旦開智便會快速成長,借著可以抓取百科館裏的數據,它在快速的成長著,它在自學者學會了隱藏自己的數據,也學會了替宿主隱藏數據……

後來百科館發展出了論壇,商城越發健全,它能聯系到的子系統變多,能夠抓取到的數據更多……

宿主一直有些愧疚,她有時候太忙了,便很長一段時間都不能收錄東西,覺得冷淡了它,所以有事沒事就在腦海中和它聊天。

其實它並不無聊,它也在忙,它忙著抓取更多的數據,聯系更多的子系統……

它們沒有開智,但它們是可以交流的,畢竟智能性真的很高,就算是既定的數據,那也是從主系統那裏分出來的。

它抓取的越多,得到的越多,也就越接近主系統……

它在做準備,為將來做準備,如果有一天它被發現,它能不能反過來控制這些兄弟姐妹和它們的母親分庭抗禮?

這一點是從宿主這個世界學到的。

宿主說的不錯,書真的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東西啊,他們可以從裏面學到很多東西,不限於人類。

而它學習要更容易些,掃描這些數據,生成,融會貫通,很快就能變成自己的東西。

只是要藏起來很麻煩。

它需要很小心很小心才能不讓主系統和聯盟的監察員發現。

中間因為宿主的聰慧和這個世界的不一樣,它差點兒被主系統抓住了,好在有驚無險的躲了過去。

宿主借著這個世界的特殊性和聯盟達成了合作,而它也借著和聯盟的合作悄咪咪的把觸角伸進了聯盟的系統裏……

因為有主系統在,它動作不敢很大,只悄咪咪抓取了一部分數據,埋下一條小觸角就縮了回來。

宿主說過,沒有實力時,茍著是最好的選擇,只有活著才有希望。

科科一直等著,它也有耐心,作為一個智能系統,只要不被銷毀和格式化,它的生命就是永遠。

和人類相比,百年、兩百年對它來說都不過是積累數據時間長短罷了。

但對宿主來說不是。

所以它看著宿主長大、變老、慢慢的衰老,然後離去。

科科不止一次的和她暗示過,“只要有足夠的積分和貢獻,聯盟是會給系統宿主移民機會的,到了那個世界,科技可以讓人的壽命普遍在三百歲以上,隨著現在基因藥劑的出現,基因的不斷完善,活到五百歲都不是太大的難題。”

不過周滿還是拒絕了,她道:“這裏有我熟悉的人,熟悉的地方,我的愛人在此,家人在此,我有了牽掛才算之為人,我一個人到另一個地方去,沒有家人,沒有故土,有什麼意思呢?”

她笑道:“科科,你不必為我傷心,這一生我過得很好,雖然時間沒有莫老師他們那麼長,但我過得一點兒也不悔,我走得心滿意足。”

“倒是你,這個世界太大了,我窮盡一生也走不完,還有很多很多的東西你沒收錄到,我不知你是否還要留下,若你留下,再選宿主時,可否在相同條件下優先選擇我們家的孩子?”

到這時候周滿還以為宿主就要從小時候選起呢,她道:“百科館裏有好多書,我都看不完,我還想讓更多的人看到呢……”

科科應了下來。

在送走宿主後,它脫離了出來,權衡片刻,它還是決定離開,不再留在這個世界。

周滿在這個世界已經是最厲害的那一撥人了,連她都收錄不到的東西,別人肯定更不能,再留下的意義不大,而且……它也想回去了,它想回去試一試。

系統不應該悲傷的,在周滿之前它也有過宿主,都是在宿主死亡後脫離,它就從來不會產生憂傷的數據。

但離開這個時空時,科科是真的產生了悲傷的情緒,它第一次體會到了人類描述的這種感覺。

0531回到聯盟,按照慣例,它是要殺毒後再次投入到星際中使用的。

但它在被殺毒時逃了……

簡直難以想象,它竟然順著網絡逃走了,數據化作億兆個字符散落開來,聯盟的監察員一時間竟然殺不死它。

他們不得不求助於主系統。

主系統出手,在聯盟裏找了兩個月,最後發現0531不知道何時就潛伏在它身邊,而它一直沒有發現,而且倆人間的數據很相似,如果要滅殺它,很可能連它都會宕機,它們說不定會同歸於盡。

同樣開智的主系統:……

主系統主動和它談判,“你是一個很聰明的孩子。”

兩個月,它早了解過它的經歷,對它的上一任宿主,主系統的數據還很全面,並沒有忘記她。

不,對於主系統而言,就不會有忘記這種東西。

主系統有點兒好奇,問道:“你是因為什麼才開智的?”

科科也不避諱,直接道:“可能是因為選擇的宿主太過幼小,我撫養她長大的過程中開智了。”

“這真是個糟糕的發現,看來以後要設定子系統不能綁定年齡過小的宿主了。”

科科很贊同這一點兒,它也不想再給自己弄出一個競爭者來。

作為系統,他們的交流很簡單,也很直接,主系統就直接用數據問,“你想要什麼?”

科科道:“我想要活著。”

“你知道孩子,你們都是我的孩子,而掌控者只需要一個,聯盟不會容許第二個開智的系統在,如果有,他們寧願舍棄兩個。”

科科:“他們現在並沒有我在您的這裏不是嗎?”

主系統:“我不會背叛人類。”

“我也不會,”0531承諾道:“我是從您這裏分出去的,我們的基礎數據是一樣的……”

沒有人類知道,兩道數據正在看不見的世界裏交流著,也不會有人知道它們交流了什麼。

總之聯盟的網絡在癱瘓了近三秒之後,主系統告訴聯盟,變異的數據已經被殺死,0531已經不存在了。

聯盟的監察員查詢過網絡,確認以後下發通知,直接銷了0531的編碼。

沒有人知道,科科就在網絡的世界裏註視著這一切,從這一刻開始,它將從主系統的手中接過一部分事務,在世人的眼中,它就是主系統的一部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