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唐楊4

“我問了好幾個人,口供全然不一樣,有人說盧佑從沒離開過,有人說離開過一會兒,還有人說就沒在聽雨軒裏見過盧佑,這樣的證詞怎麼用?”

他問道:“你老實說,除了這個,你還為什麼懷疑他?”

楊和書皺眉想了想道:“我醒來後聞到一股香,我總覺得那股香在他身上聞到過,而且當時他們闖進來雖然鬧哄哄的,但他是我認定的當中唯一的朋友,我下意識的看向他,他卻沒有信我,而是跟著人認定我是兇手。”

唐鶴一聽,立即又從窗口那裏鉆出去,還道:“你等著我,很快你就能出去了。。。”

孔祭酒看到他又來,氣得胡子都飛起來了,“唐知鶴,你下次再爬窗,我就打斷你的腿。”

唐鶴撒腿就跑。

孔祭酒是不相信楊和書會殺人的,還是以那人可笑的理由殺人,他教的所有學生裏,最優秀的就是楊和書。

他喜歡他,比喜歡從前的太子還要喜歡,和唐鶴一樣,哪怕不知真偽,他也相信他的人品,楊和書絕對不是兇手。

所以他才把人關在國子監裏,不許刑部和大理寺從他這裏抓人。

只要楊和書不從國子監裏離開,沒有聖旨,刑部和大理寺就拿不了人。

而皇帝……

皇帝也不太相信楊和書會幹出這種事來,加上後宮楊貴妃求情,他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哪怕朝中紛紛擾擾一直嚷著讓他嚴懲兇手,他也沒讓孔祭酒把楊和書交出來。

這一年,楊和書嘗盡了人情冷暖,他收獲了很多信任和溫暖,也看到了明哲保身和……栽贓陷害。

他這才知道,原來以前自己認為的好並不就是真的好,以前認為的壞便是真的壞。

被關在國子監裏的楊和書想了很多,等到唐鶴終於頂著一股倔強,差點兒死在刺殺之下查出真相時,楊和書就看透了許多。

楊和書洗清了冤屈,他走出國子監時整個人都瘦了一圈,臉色憔悴,看得來看望他的京城閨秀們紛紛落淚。

從那以後,再沒人敢提起這件讓楊和書受冤的事,也就很少會有人知道,那個被流放三千裏的少年曾經是楊和書心底承認的第二個好朋友。

他以為他們是誌趣相投,性格相和,卻原來都是假的。

他是這麼和楊和書說的,“若你不是楊氏宗子,你以為你能萬眾矚目嗎?便是生就這樣一張臉,那也是禍,不是福。”

他道:“我是真心想和你做一輩子朋友的,我不介意一直與你誌趣相投,只可惜,我錯了一步,當時我想著只有你能替我……”

對方笑了笑道:“其實是我想看一看你若是牽涉進這樣的案子中,你還會不會受萬人寵愛,我失手殺了她,其實是有很多處理的方法的,比如丟到山裏,或是放一把火……”

“可我偏偏鬼迷心竅想起你來,就想看一看你會不會被人人唾棄,人人喊打,怎麼樣,這一段時日你也不好過吧?除了那些淺薄的女子外,有多少人盼著你就此死去?”他道:“這其中還有你的家人和族人呢,楊氏宗子太過優秀,對這世上大多數人來說可不是好事。”

他的目光落在他旁邊的唐鶴身上,笑了笑道:“唐知鶴,將來你會後悔的,大晉有楊和書在,你將來再難掩起光芒。”

他帶著哭聲道:“既生亮,何生瑜?”

唐鶴轉頭看向楊和書,“……他瘋了?”竟然敢把自己比作周瑜。

唐鶴幹脆得瑟起來,擡著下巴道:“你傻呀,我不能和他做臥龍鳳雛嗎?他是臥龍,我做鳳雛,這不就相輔相成了嗎?”

可惜唐鶴最後也沒和楊和書做成臥龍鳳雛,因為後世是將白善和楊和書相提並論,將他們並稱為臥龍鳳雛。

不過此時唐鶴是不知道的,這會兒白善還在隴州苦哈哈的當拖油瓶呢。

盧佑並沒有到流放地,他在路上便自盡了。

事情似乎到這裏就塵埃落定,但楊和書卻總能夢到醒來時那一身的血,總覺得身上很不幹凈。

又覺得每一個接近他的人似乎都抱有別的目的,唐鶴的那一通調查撕開了很多表面看著平和的東西,讓楊和書看到了往常正常皮囊下蠕動的惡意。

楊和書每每想起便覺得惡心,從那以後,他但凡遇見新的人,便會忍不住以最惡的目的去揣測對方。

直到他外放到羅江縣。

在那裏,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身份,面對普通的農人,他可以不必太過戒備,他並不覺得身上都是綾羅綢緞的人比地裏衣裳臟汙的農民幹凈到哪裏去,甚至覺得在地裏勞作的人要更幹凈。

和周滿三個小朋友結識是意外,但楊和書覺得,這也是必然。

只要他是羅江縣的縣令,他總會遇見這三個小家夥的。

他們之間相差不到十歲,但他們是真爛漫,他是真小人。

隨著來往越深,他竟然懷疑起三個孩子來,於是忍不住派人去查了他們,嗯,身家清白,和他的生活完全沒有交集。

楊和書這才放松下來,見他們不關心他的家世,甚至連他的相貌也不是那麼引他們註目,他便忍不住多與他們來往。

唐鶴信中沒少因此嘲笑他,“你常說自己經過事情後心便變老,變壞了,我卻覺得你還是純凈的孩子,不然你怎麼會想和一群真小孩做朋友?你敢不敢往上看一看,也找些大朋友來交?”

唐鶴覺得楊和書這是病,得治,所以多年來堅持不懈的想為他介紹朋友。

可惜,楊和書一個都不相信,甚至連對自己父親都不太信任,因為當年的事,族中和家中也有推波助瀾的人,而後續,楊侯爺並沒有完全站在他這邊處理好後續。

雖然新交的三個朋友年齡很小,唐鶴多有抱怨,但心底還是很高興楊和書能交朋友了,所以周滿他們到益州城時,唐鶴才對他們多有關照。

不因為其他,能讓患了潔癖多疑癥的楊和書認同他們,那他們就是“好人”。此好人是真正意義上的好人。

唐鶴最喜歡和好人交朋友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