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唐楊

唐鶴又偷偷的從刑部溜了出去,刑部的堂官們見怪不怪,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當沒看見。

反正滿京城,肯定沒哪個人販子敢拍了他去,溜出去就溜出去吧。。。

唐鶴不僅人溜了,他還順手牽了他爹的馬,騎著馬踢踏踢踏的跑到皇城外不遠處的書院裏。

將馬丟給看門的人便要往裏沖。

門房下意識的接過韁繩,等接住了才反應過來,忙伸手要去攔唐鶴,“唐小郎君,你不是被先生罰在家閉門思過嗎?”

唐鶴錯身躲過,已經跑進門去,“我已經思好了,我爹讓我來上學。”

門房也不知道信沒信,反正他沒攔住人。

唐鶴直接往教課室跑去,卻沒走正門,而是躲在了窗口那裏,悄悄的探出腦袋往裏一看,見先生搖頭晃腦的正在念書,便丟了一塊小石頭給窗邊的同窗,噗嗤噗嗤的往裏示意。

靠窗的同窗看見他,斜眼瞟了他一眼後跟著先生搖頭晃腦起來,一邊撕了一張紙,卷成一團便趁著先生不註意狠狠的朝坐在前面的楊和書砸去。

難得有光明正大的理由砸楊和書,這個機會自然不能錯過。

楊和書被紙團砸在頭上,他微微蹙眉,不用回頭都知道是唐鶴來了。

等先生領著他們讀完一篇課文,楊和書便起身,行禮道:“先生,學生想去更衣。”

先生和煦的點頭,溫和的道:“去吧。”

楊和書就轉身離開。

教室裏的同窗們看著楊和書離開,心中恨恨,憑什麼楊和書去更衣就行,他們起身請去更衣就得憋著?

楊和書走出教室,直接往梅林那處去,還沒走到地方,唐鶴就從一座假山後跳了出來,“你怎麼這麼慢?”

楊和書上下打量他,問道:“你父親又沒舍得罰你?”

唐鶴:“我父親知道錯不在我,自然不會罰我。”

楊和書:“先生讓你父親好好的教導你。”

“那是我父親明理,既知道不能冤枉了我,也知道不能叫先生為難,所以只把我叫回家裏待兩天。”

“這還沒兩天呢,你這會兒出現不是讓世叔為難嗎?”

“不為難,不為難,回頭我給先生送一壺燒酒去就好。”

楊和書便不再理他這茬,直接問道:“你找我何事?”

唐鶴就嘆氣,“我父親說我太調皮了,要讓我提前入國子學讀書,你……雖說你比我小,但楊侯爺也只你一個嫡子,你要不要也讓楊侯爺送你進國子學?我們還做同窗。”

楊和書面色沈靜道:“我要自己去考。”

“多麻煩啊,還不一定能考進國子學,我們直接恩蔭多好?”

楊和書:“我歲數沒到。”

恩蔭的最低年齡要求是十四歲,因為大晉初立,這幾年還在打仗,國子監剛重開沒幾年,以前積累的學生有些多。

世家的,勛貴的,剛跟著真龍熬出頭的官員,甭管孩子大小全都要一股腦的塞進國子監裏。

國子監裏人滿為患,讓剛接手國子監的孔祭酒大為光火,於是直接出了一條新規定,恩蔭進學的學生年齡最大不能超過二十,最小不能低於十四。

這才沒讓國子監成了老大難收容所和幼兒園教所,這條規定目前還不知道要存在幾年。

唐鶴:……

他撓了撓腦袋,問道:“那你有多大把握?”

楊和書沈靜的道:“七八成吧。”

“你既然說了是七八成,那就是有九成的可能了,那就這麼說定了,待進了國子學我們還做同桌。”

楊和書:“我只應了你要同往國子學,沒有答應你還做同桌。”

“哎呀,不都一樣嗎,我都沒嫌棄你話少,你就不要嫌棄我話多了。”

於是唐鶴回去安心等著恩蔭的名單下來,楊和書果然去考了國子學,還真就考進去了,成了國子監裏年紀最小的學生。

作為今年唯一一個憑借自己真才實學考進國子學的學生,孔祭酒尤其喜愛他。

有事喜歡叫楊和書,沒事兒也喜歡叫楊和書。

楊侯爺見狀,便早早給楊和書取了字,不然這個取字的權力很有可能被喜愛給學生賜字的孔祭酒搶去。

唐鶴見比他小的楊和書都有了字,回家就纏著他爹也給他取一個。

唐侍郎想也不想道:“我早給你取好了,等你及冠就給你。”

“那還有好多年呢,我現在就要。”

唐侍郎拗不過他,只能告訴他,“你的字,知鶴。”

唐侍郎讓長隨去把他屋裏一直收著的盒子拿來,打開給他看,裏面是一頂青色的玉冠和一支青色的玉簪,“這是我一早給你備下的,本來要等你及冠時再給你的。”

唐鶴得了玉冠和玉簪,喜滋滋的捧著去找楊和書,“你父親既給你取了字,那給你準備玉冠和玉簪了嗎?”

楊和書看了一眼他的,讓萬田去拿了一個盒子過來,打開給他看。

裏面是一頂白玉冠和白玉簪,玉質不比唐鶴的青玉差。

唐鶴嘖嘖道:“可真好看,看來楊侯爺也出了不少血啊。”

楊和書合上盒子交給萬田,“現在我們還戴不上。”

說的是年齡太小了。

但唐鶴不在意啊,他第二天直接戴上了玉簪去國子監裏晃悠一圈,可惜身旁站著楊和書,哪怕他頭上只用了一根發帶粗粗束著頭發也照常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唐侍郎知道兒子做了蠢事,就教他,“下次你再戴好東西出門要避著楊和書,不然有他在,誰還看你?”

就憑楊和書那張臉,那身氣質,他就是穿著破麻袋,那也比唐鶴吸引人的目光。

唐鶴就在光芒的中心點和好友之間來回擺動,最後還是選擇了好友,為此他還特意到楊和書跟前邀功,嘆息道:“為了我們之間的猶豫,我可是放棄了不少。”

楊和書忍住笑,溫和的道:“你就是不放棄,我們年齡相近,家世相近,你出現的地方總會有我,你也當不了中心點。”

唐鶴:“……你這話好欠揍,我想打你。”

楊和書打不過他,於是決定不再繼續這個話題。

唐鶴道:“明天休沐,我們去摘蓮蓬吧。”

“去哪兒摘?”

“我家隔壁有一個大湖,聽說裏面種了許多蓮蓬,我們去摘一些。”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