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48

周滿回答白善:“是果肉啊,可以吃,聽說還能和肉一起燉著吃,要是有雞就好了。”

“雞沒有,魚行不行?”殷或指著海邊道:“他們打了魚。。。”

周滿扭頭看去,躍躍欲試,“試試?或許可以直接拿殼燉魚吃。”

他們自己想吃不算,還鼓動盧宗子,“裏面還有好些呢,結果都是一叢一叢的,只要能爬上一棵樹便能得十幾顆,宗子也可帶人去試試。”

還大方的分了他一個胥余先嘗嘗。

盧宗子謝過,想了想,還是讓人去摘了。

一行人在海島上休整,白善還有意和島上的野人連續上,拿著東西和他們做交易,被奉為上賓帶著在島內逛了一圈,周滿挖了不少野菜和藥材。

當然,那是在盧宗子等人的眼裏,周滿挖的可不僅是野菜和藥材,這島上的好東西不少,科科很開心,周滿也很高興。

本來要避著野人走的盧宗子看著白善一行人專門去找野人,先是跟人打了一架,差點兒一箭把人射穿了,然後有用幾個饅頭把人收攏,直接拿著他們帶來的麻布和棉布與人做交易。

盧宗子提著的心慢慢放下,忍不住和左右道:“不愧是做過宰相的人,你們覺得我那點兒小心思可以在他眼前舞嗎?”

左右心腹管事都不說話了。

晚上,盧宗子便特意上去找白善,直接攤開來談。

白善略一挑眉,送走盧宗子後將夥伴們找來,“本來想著回去後擠出錢來造兩艘船,我們自己組建船隊,不過現成的來了,盧氏商號邀約我們入股。”

殷或,“盧氏既不缺錢,也不缺人,他們圖什麼?”

“圖我們這艘船上的弓弩武器。”

明達:“這樣的船來一艘兩艘沒什麼,若是坐大,豈不是給朝廷找麻煩?”

白善笑道:“所以我沒直接答應,可若是皇家也一起入股呢?”

明達一楞。

白善道:“如今海貿繁盛,出海只要船不翻,虧本的就很少,這門生意陛下可以做。”

周滿:“勾著皇帝與民爭利,你不怕禦史口誅筆伐呀。”

白善不在意,“我不勾,皇室中人也沒少參與海貿,不說先帝的幾位王爺公主,當今的幾位皇子裏,誰的手裏不或多或少參與其中?”

也就皇帝和皇後自己沒親自插手了。

明達心中一動,如今幾位皇子已經長成,雖然鷹奴的太子之位很穩,但也免不了紛爭,而海貿現在是最賺錢的幾條路之一,鷹奴不好插手太多,如果皇兄直接接手,倒可以讓其他皇子收斂一些。

明達頷首,“我贊同。”

白二自然聽明達的。

殷禮已經致仕,殷或心中一動,“或許可做陛下私軍。”

白善贊許的點頭,“我也有此意,海外……好東西很多啊。”

朝廷不好出手,交給私人容易養大了野心,勢力一大反倒對朝廷不好,要是皇帝的私軍……那可以做的事就太多了。

周滿轉身就走,“我再帶著人去摘一些胥余,我答應阿魯了,他們給我們摘果子,我教他們處理藥材和一些病情傷口。”

阿魯是他們這兩天結識的野人,他們互相聽不懂話,卻可以比劃。

肢體語言很是玄妙,反正他們都覺得領悟了彼此的意思。

周滿決定先為他們在這裏打下友好的基礎,以後可以常來常往,互相交流。

最後他們收獲了不少胥余上船,別說,在船上的時候,用魚和胥余果肉一起燉著吃,別有一番風味,比幹吃魚好太多了。

一行人經歷過風雨,病痛,甚至還遇到過海盜,但最後還是平安到了天方。

天方,一座完全不同於大晉的異域,周滿和明達才踏上這片土地就被這海天共一色的藍給吸引住了,還有城中那鮮艷的顏色,周滿忍不住吐出一口氣,“可真好看呀……”

明達深以為然的點頭。

在海山待的時間太長,白善有些狼狽,他微微靠在周滿身上,也仰頭看著這不同於大晉的異域,微微一笑道:“走吧,進城去看看。”

這裏的人很歡迎從東方來的商船,他們的船隊一靠岸便被人圍住了,即便白善他們手上沒有帶貨物,依舊被人圍住,有人拿著金珠和寶石揮舞著要和他們交換東方來的綢緞布匹。

白善他們費了好大的勁兒才突圍出去,而盧宗子早已經被淹沒在人海中。

白善他們呼出一口氣,回頭同情的看了一眼盧宗子所在的方向,然後拍拍衣袖走了。

白善他們出門在外不喜表露身份,除了船隊中的盧宗子和幾個管事,沒人知道他們的來歷,但也能猜出他們是貴人。

明達無意用大晉公主的名頭行事,不然太過麻煩。

大晉如今威名在外,她若表露身份,是可以得到許多便宜和好處,但同樣要舍棄的東西也不少。

自由就不說了,作為上國公主,去到一個國家,不得給國禮?

所以還是隱姓埋名的好,實在有迫不得已之時再用皇室的身份不遲。

但就是這樣,過了沒幾年,隨著他們去過的地方越來越多,來往於大晉和海外的次數多了,外面便也開始流傳起東方那個神秘的國度有皇室的公主在海外遊歷。

要是能搭上這位東方公主,說不定能借著她到達那個神秘的國度,聽說那裏遍地是綢緞和黃金,人人都很富庶,過的是天堂一樣的生活。

皇帝在明達他們平安從天方回來,還給他帶回來一封皇室海貿建議之後,他就不再阻攔他們往外跑了。

罷了,連天方都去了,他還能攔著他們去哪兒呢?

皇室參股海貿,與盧氏一起合作打造了一支船隊,成就海上霸業,連海盜都退避三舍。

此後,哪怕大晉皇權在大陸上沈浮,海上的這一支私軍也一直存在,直接稱霸三百年後。

三百年後,哪怕大晉不如從前,依舊是世界第一,沒有國家能在經濟、文化和海貿上越過它。

而在後世,白善五人在航海史上也是響當當的,尤其是白二郎寫的有關海中航行的書,成為研究大夏研究航海史的重要參考書目。

而他們大夏能夠一千多年都走在世界航海前列,白善和殷或留下的航海圖起著重要的作用。

這是一個濃墨重彩的時代,是一個人才輩出的時代,是大夏歷史上除了春秋戰國兩個時期外,能夠連續一個多世紀出現眾多傑出人才的時代。

在這個時代裏,大夏的文化、經濟、科技都飛速發展,就猶如有神仙在後面推了一把一樣猛地向前,且久久不停。

不少歷史學家後來研究,發現這些領域都或多或少和周滿白善等人留下的典籍有關。

許多書稿已經遺失在歷史的洪流中,已不可考,但從後人留下的一些記載中得知,一些技藝的傳承,最開始便出自白善、周滿和白誠殷或的手稿。

也因此,四人,包括明達公主都被稱為那個時代最傑出的人才,他們的學識囊括之豐,是許多人都難以企及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