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44

皇帝並不知道,此時的周滿他們正在新羅裏逛花樓。

新羅這裏不論是人、衣飾還是建築,與大晉都大不一樣,但到了金城後他們便看到了大晉的影子。。。

這裏很多人衣飾都學著晉人打扮,也說漢話,所以白善他們在這裏不是很突兀。

但只要他們上街,依舊可以看得出是晉人。

聽說是新的新羅女王登基後下令讓百姓學著晉人的衣飾言語,她曾在大晉留學,很希望新羅和大晉的關系能夠更進一步。

白善作為大晉的前左相,知道得更多一些,和幾人道:“以前高句麗在北邊壓著百濟和新羅,阻斷了兩國與我大晉的往來,加之高句麗多次對先帝不敬,屢派兵馬犯邊,所以先帝便設了建安州、遼城州都督府和安東都護府。誰知邊關穩定了沒幾年,百濟仗著臨近大晉,多次橫亙在新羅和大晉之間,阻隔新羅朝拜,所以新羅女王多次上書請求朝廷派兵共伐百濟。”

白善說了這麼長一通,話音卻一轉,“不過這都是表象。”

周滿幾人:“……那實情呢?”

“實情是一山不容二虎,新羅一直想吞了百濟,百濟也一直想吞了新羅,今年你打我,明年我打你,”白善道:“本來這沒什麼,陛下早年就和我們說過,這是兩國內務,大晉不會插手。”

新羅是大晉的藩屬國,百濟也是,相當於兩個幹兒子自己打起來了,做義父的幫了誰都不好,幹脆就睜只眼閉只眼當不見,打得兇了,為了兩國的百姓就當個和事佬勸一勸,能不能勸住全看他們自己。

“不過百濟這些年很猖狂,惹得陛下不喜,”白善道:“大晉海貿發達,海貿剛開時,百濟就和倭國搶過我大晉的商船,當時郭刺史聯合安東都護府清了他們一波,他們安穩了幾年,前些年又不老實了,所以陛下很不高興。”

兩個幹兒子打架,說不清誰理虧誰理正,皇帝不管,但幹兒子轉頭搶了親兒子的東西,斷了另一個幹兒子像老父親進貢的路,那就很令人生氣了。

“陛下這幾年脾氣好了不少,不過我覺得百濟長此以往,只怕他的脾氣也要壓不住了。”

言下之意是,皇帝很可能會同意新羅女王的提議,出兵一起平了百濟。

周滿:“那我們還去百濟嗎?”

“去呀,回程的時候去晃一圈就走,”白善笑道:“他們現在還沒打起來呢,大晉和百濟往來的商船也不少,我們去了沒事。”

殷或便笑道:“既然想去倭國的花樓,幹脆三國的花樓都逛一遍,還可以看看其中的分別。”

周滿他們就興沖沖的去了,最後失望而回,並沒有太大的不同,也都是跳舞和唱曲兒,不同的是三國的花樓裏還添加了說書的項目,但說的最多的是大晉的事,還以白二郎寫的書為參考,一點兒新鮮感也沒有。

白二郎的書他們一路上進酒樓茶館都聽了多少回了。

白二郎卻很高興,一路上興奮的道:“沒想到我海外的書迷也這麼多。”

白善和周滿殷或點頭,“是沒想到。”

明達則攛掇白二郎,“你再多寫一些?”

白二郎就轉了轉眼珠子,“不然我把我們遊歷過的地方寫下來?”

白善幾人都沒意見,“你想寫就寫吧,只一點兒,不許詆毀我們。”

白二郎嘟囔,“我什麼時候詆毀過你們?”

周滿先不服了,“那還少嗎?你奉旨寫太白金星時為什麼特意寫了她是個矮子?”

白二郎就上下瞟了一下周滿,意思不言而明。

周滿的腳就有點兒癢,她努力在心裏控制自己,她現在長大了,是個有涵養的老大人了,不能動腳,不能動腳……

借著周滿周遊藩屬國的便利,科科收獲了許多,雖然難以將新羅百濟都走一遍,但主要的地方他們都經過了。

要不是怕泄露身份引來不便,周滿都想花錢請當地人去挖些稀罕的花草送來,群策群力肯定更方便。

不過她到底按下了這個心思,尤其在發現白善在畫他們經過的山丘地貌城鎮時。

做輿圖並不容易,尤其這種精細的輿圖,他們這一行人中也就只有白善和殷或會畫,周滿他們也就從旁協助,給他們的數據做一些參考。

等他們還跑到倭國逛了一圈,回到大晉時,已經是第二年的夏天了。

周四郎是望眼欲穿,看到他們便忍不住沖上前去拉住周滿的手哭,“你們可真能逛啊,知不知道我這一年都不敢回家的,就怕回家被大哥大嫂揍,你們怎麼就不知道想想我這個可憐的四哥……”

周立威笑呵呵的站在一旁,和周滿道:“小姑,大伯和大伯母隔三差五的叫大哥來信罵四叔呢,說不應該給你們找船出海,外面多危險啊。”

周滿就在他們跟前轉了一圈道:“你們看我像是有危險的樣子嗎?”

白二郎道:“我們這一年在外頭過得可好了,周四哥你就放心吧。”

“你們是過得挺好的,我們卻不太好,”周四郎哭完看向白二郎,“駙馬爺,陛下派來接公主的人一直在龍池碼頭等著呢。”

五人對視一眼,一起去見人。

他們離京也有三年多了,他們終於在皇帝的期盼下準備回京。

周四郎這一年就留守青州,這會兒接到了正主,便跟著他們一起回去。

周立威的事業一直在青州,因為他不是科舉出身,所以他官品有限,一直止步於六品,在青州是最好的發展,畢竟現在大晉最大的鹽場便在青州。

這些年,他偶爾會回京探親,偶爾也會接父母過來奉養。

可惜相比於青州和京城,周二郎更喜歡七裏村,所以來這兒看看兒子,住上一年半載就會回家去,並不樂意在外長住。

老周頭想得開,幹脆便讓周立威在這邊單立一脈,反正老周家早分家了,且不管在哪兒,這也都是他的孫子,他的血脈不是?

說起來還挺自豪的呢,他只要想想,幾百年後,青州那頭有親找過來,一論親,他們都出自他這個老祖宗,多驕傲啊。

當然了,這種小心思他也就在老妻和小女兒跟前說說,是不會和別人說的。

所以知道老周頭心思的周滿在看到周立威的子子孫孫後,滿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做得不錯,好好的教孩子,別讓他們辱沒了咱老周家。”

完全沒領悟到周滿意思的周立威自以為領悟了,狠狠的點頭道:“小姑放心,我一定好好教他們,您別看他們讀書不太行,但品性是沒問題的,決不會壞咱老周家的名聲。”

雖然沒領悟對,不過周滿對這個回答也很滿意。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