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43

但要說最快的外快,那還是隨商隊出海。

自己隨身帶一些貨物,一出一進,只要找到門路出手,那鐵定賺錢。。。

而周四郎做的就是這門生意,石大爺給他管著這邊的賬,自然也不缺門路。

只不過他很少有機會出去就是了。

一是他家中只有老妻病兒子,不敢冒太大的風險出海;二就是周四郎給的工錢也不少,他要統管這邊的賬目,自然不能跟著出海。

周滿就問:“石大爺跟我們走了,那你這邊的賬怎麼辦?”

“交給他兒子,”周四郎道:“他兒子比他還要厲害呢,除了不太愛說話,哪兒都不比石大爺差,不過……”

周四郎一臉疑惑,“也不知為什麼,石小郎不愛說話,卻更受商戶們喜愛,他出面談的生意,那是一談一個準,比他爹還管用。”

周四郎瞥眼去看白善,有句話沒說出來,臉上清清冷冷的,就跟這些年的白善差不多。

哼,要不是他打小看他們長大,知道白善是個打不過他妹妹的愛哭包,只怕也要被他這樣子糊弄住。

白善只當沒看見周四郎的目光,直接定下,“那就這麼定了,選好日子我們就去新羅看看。”

周四郎不想他們出海去太遠的地方,白善他們卻有自己的打算,他和四人私下道:“我們先去新羅,由近及遠,四哥不想我們去遠,但我們自己把海路摸透,把出海的商船都了解,他也就攔不住我們了。”

周滿:“你好奸詐。”

白二郎點頭,“太奸詐了。”

白善:“……說得好像你們不受益一樣。”

他看向殷或和明達,蹙眉,“只是你們的身體……”

殷或淡然,“你覺得出遊這兩年我身體還有問題?”

明達也道:“有滿寶在呢。”

周滿也小聲道:“他們兩個現在身體還行的。”

人不能為了未到的病禍就裹足不前。

白善點點頭,見他們都心中有數便安下心來,“那就這麼說定了,我們先去新羅。”

自從大晉設立了安東都護府,青州一帶和新羅百濟的來往就緊密多了。

龍池碼頭大成後,每季都有商船往來於三地,而到這幾年,大晉商貿發達,龍池碼頭每個月都有商船去往新羅百濟。

有專程拉貨的,也有只做旅客生意的商船,也有兩種生意都做的,周四郎給他們找的商船便是兩種生意都做的大商船,特意把最好的客艙給留出來給他們。

周四郎並沒有告訴主家他們的身份,只說是家裏的親戚,因為好奇所以要往新羅玩一玩。

大晉兵強馬壯,海貿發達,新羅又不遠,近幾年這樣吃飽了沒事幹到處跑著玩兒的貴人們很多,海商們習以為常,並不覺得奇怪。

反正他們只要付船資就行,而且周四郎的親戚……

打量了一下白善幾人的氣度,沒人敢怠慢他們。

周四郎的親戚基本上分為兩種,一種是和他一樣出自七裏村的,很容易看出來,另一種則是他家那位周大人的關系,非富即貴。

海商們很客氣的接待了周滿幾人,在看到石大爺親自陪同後,就更客氣了。

周滿他們也毫不客氣,跟著石大爺一起夾帶了不少貨物上船。

他們決定秉持一路勤儉節約的原則,盡量多賺點路上的花費。

傍晚出船,走了不到兩個時辰天就黑了,四野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周滿他們回到自己的船艙,計劃著去到新羅後要怎麼玩兒。

不錯,他們一點兒計劃也沒有,本來是要去天方的,去新羅完全是臨時的決定,所以他們還沒決定好去哪兒玩。

周滿暗搓搓的提議,“我們還可以去百濟走一遭。”科科一定喜歡。

殷或:“這兩年新羅和百濟的關系不好,我們從新羅往百濟走,只怕不好拿到過所。”

白善:“無事,我們可以不走陸路,從海上走,乘坐我大晉的船只,新羅不敢阻攔。”

新羅和百濟都是大晉的藩屬國,不過新羅與大晉要更好一些,他們也更知禮,不敢阻攔大晉的人和百濟往來。

另一邊商船上的管事在和東家稟報,“入夜後就回艙房了,並沒有往常那些貴人的習性,也不鬧騰,倒是意外的知禮。”

東家道:“畢竟是周四介紹的人,以前他介紹的也沒出問題。”

“東家,我看跟著的石大爺對他們很恭敬。”

“是他東家的親戚,能不恭敬嗎?”

“小的不是那意思……”管事想了想後道:“以前也不是沒見過周四爺的親戚,石大爺對他們就很平常,您應該也是聽說過的,石大爺以前家境豪富,又有些脾氣,可不會對誰都這麼恭敬。”

“而且,我看那位白夫人,眉眼間和周四爺有些像。”

“哪裏像了,周四那黑……”東家說到這裏一頓,努力的回想起來,“你別說,周四現在不像,但前幾年我剛見他時,他還沒現在這麼黑,眉眼間還挺俊秀的。”

東家喃喃:“白……難道……”

他微微瞪大了眼睛,連忙問道:“你看過他們的過所了嗎?”

“核定那是海司衙門的事,人都放進來了,又是貴客,我們怎麼會去查他們的過所?”

白善他們的過所是找關系辦的,要是別的地方,他們怕是不好用關系,但在青州……還是很方便的。

就連明達公主的過所,海司衙門雖然心驚膽戰的,但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給他們辦了。

所以等皇帝知道他們都出海去了新羅時,已經是半個月後了,還是因為收到了明達和周滿等人的信。

皇帝:……當他這個皇帝不存在是吧?

跑去僚子部也就算了,偶遇上一回瘧疾也就算了,讓回京城,轉頭去揚州他也睜只眼閉著眼放過了,這會兒倒好,直接往海外去?

這都不在大晉國土裏了。

雖說新羅是大晉的藩屬國,給他十個膽子也不敢不敬明達這個大晉嫡公主,但那依舊是國外啊。

新羅要是打仗怎麼辦?

人知道躲著他們這群貴人走,難道刀劍也知道嗎?

皇帝啪的一下按下信,問今日候在身側的翰林,“鴻臚寺那邊近來可有新羅的消息?”

翰林想也不想的道:“只兩月前新羅女王再次上折,希望能請大晉一起出兵百濟和倭國,平定海域,以保兩國商貿。”

“他們陸地上沒打仗吧?”

翰林想了想後道:“鴻臚寺和兵部都未曾見報。”

皇帝這才稍稍安心。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