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40

五月的揚州陽光明媚,清風吹起時是遊湖賞景最好的時候,傅文蕓租了一條船請周滿他們去遊湖。

“知道你們會玩兒,一般的地方我也就不帶你們去了,但揚州遊湖你們一定要去,此時正是鱸魚好吃的時候,我們到時候可以請船家做兩條,他們的手藝很好的。。。”

她有些惋惜,“可惜你們來的不是時候,要是再早兩個月,正是百花齊放的時候,那時候揚州五顏六色,明媚得很,那才好看呢。”

“不是說三月份雨水多嗎?”

“霧雨朦朧也好看呀,不過我還是更愛那時節的大晴天,大街小巷都是賣花的,特別鮮艷。”

說得周滿心動起來,轉頭和白善他們道:“找機會,我們三四月的時候再來一次揚州。”

白善欣然同意,反正他們未來時間很多,有的是機會。

傅文蕓笑道:“除了我,我還請了一個人作陪。”

周滿:“誰?”

傅文蕓賣關子道:“明日你見到就知道了,是你的熟人。”

周滿就絞盡腦汁的想,既是她的熟人,傅文蕓又認識,還有可能在江南的……

想了半天她也沒想到是誰,幹脆問道:“總不可能是你弟弟吧?我和他不熟吧?”

傅文蕓:“……若是他我便直接說了,何必賣關子?你只管等到明日就知道了。”

對於不危及性命的事,周滿從來不缺乏好奇心,所以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拉著白善等人出門,她倒要看看,她的那個熟人是誰。

待看到牽著一個四五歲的小姑娘站在船邊的梅娘子,周滿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她有些不太確定的叫了一聲,“梅娘子?”

梅娘子盈盈一笑,牽著孩子上前和周滿行禮,“周大人,許多年不見了。”

周滿低頭看著她手上牽的小姑娘,好奇的問,“這孩子是?”

“是我的長孫女。”

周滿感嘆,“承祖都有女兒了?”

“是,還要多謝周大人呢。”梅娘子把小女孩推到跟前,笑道:“這是承祖的長女,我想帶她來給大人看看。”

周滿就伸手摸了摸小姑娘的下巴,端詳了她一下後道:“我怎麼看著像梅先生。”

梅娘子就瞇著眼睛笑起來,“是的,三個孩子裏,她長得最像父親。”所以她也最寵她。

周滿盯著小姑娘看,小臉嚴肅的樣子是真的很像梅先生,她不由笑起來,“像梅先生好,有福氣。”

一行人上船。

周滿問梅娘子,“你什麼時候來的揚州?”

“我生了孩子後父親就帶著我和相公移居到了揚州,這些年一直住在揚州。”

梅先生頗有魄力,當年在京城裏當著眾人的面和前女婿義絕之後便專心給女兒調理身體,一邊還給她物色下一任丈夫。

最後挑來挑去還是挑中了一個讀書人。

對方是雍州人,幼年時便父母雙方,是兄嫂撫養他長大,只是家境一般,他也就跟著侄子們讀了幾年書,後來家境越來越差,他便來了京城謀生路。

因為讀過書,所以他常在狀元樓和國子監一帶給書生們跑腿賺些錢,偶爾也會抄書,他字寫得不錯。

當時在狀元樓裏看到梅家的官司,他便覺得梅娘子的前夫忒的不地道,要是他有個這麼好的嶽家,必定將嶽父當親父孝順,妻子如此溫順,竟然還想著納妾生子……

然後他果然被梅先生看中,選做了夫婿。

這一次選婿,梅先生要謹慎很多,足足觀察了對方半年才開始提。

對方一下都驚呆了,不過梅先生也沒立刻就定下他,而是讓女兒和對方來往了小半年,確定對方願意與他們回江南生活後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定下來。

當時梅娘子的身體已經調理好,他們成親不到三個月周滿就確定梅娘子有孕。

梅先生害怕女兒和孫子有危險,所以一直在京城停留,直到梅娘子平安產子,做好了月子後他才帶著一家大小回江南。

而後不久又搬到揚州來,離家鄉不遠,又躲開了一些家中的親戚,在這邊還有一些舊友。

梅娘子毫不避諱的提起以前,“他挺好的,聽父親的話,對我也好,到了揚州後父親便把他帶在身邊讀書,讀了十來年,也算有了些見識,便聘到書院裏去當了先生,這些年我們一直生活在揚州,過得不錯。”

周滿看著面色紅潤,不見愁容的梅娘子,笑道:“看出來了,娘子果然很有福氣。”

“父親說,我這是沾了大人的福氣。”

傅文蕓笑道:“連帶著我都因此沾到了你的福氣。”

周滿:“嗯?”

傅文蕓他們初到揚州時人生地不熟的,這是一片楊和書來了都要小心行事的地方。

嶽嵐無根無基,哪怕揚州官場之前已經被肅清一次,他來時工作依舊不好展開。

當然,並不是沒有辦法的,順應這裏的時勢,同流合汙便可。

但那樣一來,他這官也當不長久,傅文蕓也不甘心,當時就是遇見了梅先生和梅娘子。

梅先生讓梅娘子領著她出席揚州的各種宴席,這才打開了局面。

梅先生作為聞名天下的書畫大家,在江南一帶擁有很高的地位。

嶽嵐這個揚州刺史或許做不到最好,但這幾年也絕對不差,至少沒有辜負了朝廷的信任,也沒愧對當地的百姓。

傅文蕓知道,梅先生此舉是投桃報李,李是周滿,但桃子卻到了她手上。

“我和相公說了,若有機會回京,一定要好好的謝謝你,結果我們還沒回去,你們就來了。”說到他們辭官,傅文蕓還慨嘆,“沒想到你們這麼快辭官……”

不等周滿解釋,她又笑起來,“不過你們這是急流勇退,是好事,雖惋惜,卻也該浮一大白。”

周滿忍不住笑出聲來,“真是好的壞的都叫你說完了。”

傅文蕓也忍不住笑開,和周滿碰了一杯。

周滿他們在揚州停留了幾天,賞玩了不少地方,買了不少好東西,梅娘子送他們一人一幅字畫,都是梅先生親筆。

不僅周滿和白善,連殷或都高興起來,道:“此畫可傳家。”

明達也珍而重之的收起來。

一行人收獲滿滿的離開,傅文蕓為他們找了北上的船,他們可以直接坐船到青州,走海路,速度要快很多。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