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躺贏的人生1

白二郎出生時,他大哥已經展露出上學的天賦了,比他爹厲害。

可能是因為第一胎孩子沒有經驗,白老爺對白直非常看重,在他才學會睜開眼睛時,他就每天都捧著一本書對著他念。。。

白大郎大部分時候都在睡覺,並不搭理他,偶爾會給面子對著他爹吐泡泡,白老爺興奮不已。

但養過一個孩子以後,白老爺確定嬰孩時期,對著他念書的意義不大,所以等到白二郎出生時,他就有經驗了。

第一個孩子是手忙腳亂的精心撫養,第二個孩子則是漫不經心的經驗撫養。

主要是白大郎小小年紀就展現出了讀書的天賦,比他這個做父親的強多了。

而相比之下,一出生就表現出更喜歡睡覺吃東西的白二郎就顯得很平庸了。

這小子跟他哥哥小時候一點兒也不像,白大郎小時候再小,好歹會給白老爺一些面子,他逗久了就會回應他。

但白二郎不是,他一天絕大部分時間是在睡覺,偶爾醒來也是找吃的,一點兒都不帶搭理白老爺的。

這讓白老爺一點存在感都找不到。

但白老太太和白太太卻非常喜歡白二郎,因為這孩子太省心了。

喜好回應的孩子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清醒的時間多,也就意味著,他很可能會哭鬧。

像二郎多好啊,吃飽了睡,睡好了吃,偶爾醒來轉著眼珠子看看旁邊,然後打一個哈欠又睡著了。

特別是晚上,只要按時起床給他餵奶,他就絕對不哭鬧,帶他的白老太太和白太太特別喜歡他。

這種喜歡持續了一輩子。

哪怕他會走路後一改以前的吃飽了睡,睡好了吃的狀態,而是開始調皮搗蛋起來,但白老太太和白太太還是怎麼看怎麼喜歡他。

白大郎也很喜歡這個白白圓圓的弟弟,小時候特別願意帶他玩兒。

就是白老爺自己,雖然看著他調皮生氣,但他一哭,還是會忍不住心軟。

所以白二郎從小便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上至他爹他祖母母親哥哥,下至家中的仆役下人,全都把他捧在手心裏。

尤其是在他記事之後,白家就搬到了七裏村。

在七裏村,白老爺是最大的地主,最有錢的人家,隔著一條河,那是高高在上,地位崇高的。

自然,白老爺家的小公子自然也是萬眾矚目,高高在上的。

雖然七裏村並沒有那麼多人,但意思到了就行。

白直每天忙於讀書,很少與村子裏的人來往,白二郎就不一樣了,兩三歲的年紀,正是最調皮的時候,看見什麼都稀奇。

所以他就帶著跟著他的下人滿村子的亂轉,他穿得好,長得白嫩,身上總帶著一股奶香味,村子裏的大人尊敬喜歡他,小朋友們更是喜歡圍著他轉,因為他身上總有好吃的東西。

白二郎很喜歡把自家的點心分給村裏的小孩兒吃,甭管他認識還是不認識,只要是他覺得對方好的,他就給遞一塊點心。

所以村裏的大孩子小孩子都喜歡圍著他轉。

白老太太和白太太便把他們都當成白二郎的玩伴,並不吝嗇提供點心。

所以白二郎從小就覺得,他們家很有錢,他們家很厲害,他們家很友善,村子裏的人很好……

而他,白誠,白家二郎,是七裏村最靚的崽!

等他再長大一些,接觸到了大梨村,甚至更多的村子後,他依舊是備受寵愛的那一個,於是在白二郎的認知裏,他家是羅江縣最厲害的,最有錢的,而他是羅江縣最靚的崽!

直到白善的到來。

不過相比於白善,白二郎最先遭遇到的敵人叫周滿。

那是一個年紀比他小,長得和他一樣白白胖胖的小女孩兒,主要是她比他還要討先生喜歡。

這本來沒什麼,但先生總覺得他比不上她,從而總是罰他讀課文,這就很過分了。

所以白二郎很討厭她,尤其是她總是喜歡趴在他的窗外,在他的耳邊讀書,每次聽到她的聲音,他就覺得皮一緊,似乎看到了先生註視他的目光。

讓他始料不及的是,她後來還登堂入室,坐在了他的前面,成了他的同窗。

不過他還沒來得及太討厭她,一個比她還要討厭的人就出現了。

白善,他的堂弟,比他小了快一歲,個頭比他矮,比他瘦,比他白,但也比他更不討喜。

剛到他們家的時候,他就沈著一張臉,好像他欠了對方十盤點心一樣,但他爹就是眼瞎,非常喜歡他這個樣子,覺得他這樣是穩重聰慧。

然後他爹就考了他幾篇課文,讓白二郎沒想到的是,他聽著都不太耳熟的課文,他竟然能背下來。

然後連他祖母和娘親都喜歡起他了,把他最喜歡的點心讓給他吃,所以這個新來的小堂弟很快越過周滿成為了他最討厭的人。

白善和周滿因為年紀最小,最矮,所以坐在了一起,坐在了他的前面,嘻嘻,他好高興啊。

學堂是他的地盤,要收拾他們還不是勾勾小手指的事。

白二郎信心滿滿,結果出師不利,他剛開了一個頭,除了第一次套麻袋還能摸到他們頭外,以後他就再也欺負不了他們了。

不過白二郎氣性來得快,去的也快,很快就忘記和白善周滿的仇恨,又和他們玩在了一起。

不過他最喜歡的還是自己的小夥伴們,白善和周滿總是讀書,或者是去扯路邊的野草,一點兒也不好玩,還比不上他們去玩泥巴呢。

但家裏大人就是覺得他們聰慧,小小年紀就已經認識草藥,還知道扯了草藥晾曬幹去賣。

哼,別以為他不知道,那就是野草,什麼草藥喲,路上人走牛拉屎,到處都臟兮兮的,誰會吃這種東西?

大人們就是喜歡偏心他們,他們做什麼都是好的。

雖然後面證明了那些的確是草藥,但那已經是好幾年後的事了,長大了不少的白二郎拒絕他曾經那樣想過。

他以為他會和他們鬥智鬥勇一輩子,因為他身邊的小夥伴太多了,白善雖然是他親戚,但他並不是和他最好的。

但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