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老周頭3

但老周頭卻不肯就此罷休,繼續道:“反正現在房子還能住,就先將就著住吧,也是好運,當年建這房子的時候舍得用料,都是好東西,這些年老二和老三打理得也好,那房子一點兒看不出舊來。”

“倒是你們,我回來看見,你們後來建的也是和我家差不多的青磚大瓦房,那會兒你們家也賺了不少錢吧,怎麼也不建和白老爺家一樣的院子?”

眾老頭老太太:……誰沒事兒會想著建那樣的院子哦,能建起青磚大瓦房他們已經很驕傲了好不啦。。。

老周頭繼續打擊,“你們後頭建的房子也是照著我家的建的吧?但看著質量沒我家的好,我路過大圓家就看見了,那屋角都是青苔,長了老厚一層,這麼濕,也不打理,以後這濕氣不得從墻角滲進去?”

“大圓啊,雖然你比我小一輩,但咱年紀都差不多,人老了就得註意著點兒,不說我們住在濕的地方不好,萬一打旁邊路過,不小心滑倒了怎麼辦?我們這樣年紀的人可不能摔了。”

周大圓:……那有青苔的墻腳好似在後面養雞的地方吧,還離得老遠呢,那裏的野草比地裏的麥子還茂盛些,誰沒事兒往那兒走啊。

不過還是被打擊到,其他老頭老太太也是如此,於是回到家裏就開始拉著家裏的孩子們絮叨,一定要他們把房前屋後打理一遍,連墻上長得挺好的小野花也給扒了。

老周頭看了嫌棄不已,悄悄和錢氏道:“他們真傻,那小野菊在墻上長得多好啊,以前滿寶還想往墻上糊泥,把那花花草草塞裏面種起來呢,說是這樣好看。”

錢氏:“……一整座屋子都開著花,能不好看嗎,就是壞的也快,你不是沒答應嗎?”

老周頭嘀咕:“那又不是我家……”

錢氏這會兒聽到這種話已經不會頭疼了,而是好奇的問道:“你都跟他們說什麼了,最近村裏怎麼這麼熱鬧?天天聽到他們吼孩子打孩子的聲音。”

“沒什麼,就說了一下他們後建的房子還沒有我們的好。”

錢氏就不說話了。

老周頭再戰告捷,再出去時又是雄赳赳氣昂昂。

村裏的青中年們目送他往村口的大榕樹走去,只覺得心一顫一顫的,想哭,但又哭不出來。

村裏的老頭老太太們也緩慢的回過神來,私底下沒少討伐老周頭的挑撥離間,但他再來時,還是熱烈歡迎。

不僅在於他們幾十年的感情,更因為老周頭見識過許多他們沒見識的地方和東西,光是京城的事,他們就能每天都聽,更不用說他還去過其他地方呢。

而且先不論他的能力如何,老周頭有一樣東西是全體七裏村老頭老太太們公認的——福氣。

要說有福氣,全村誰也比不上老周頭。

他多有福啊,從小就是獨子,被爺奶父母嬌寵著長大,村裏哪個孩子不是六七歲就開始下地插秧,開始挑水做飯?

但他六七歲上還只會站在田邊給父母遞秧苗,遠一點兒的需要他下田,他還能因為害怕田裏的螞蝗哭唧唧的不願意下,然後他爹娘還真不讓他下了。

那時候他們跟他差不多年紀,就在旁邊的田裏,已經被父母丟到田裏插秧了,但凡慢一點兒就要被罵,被揍。

再大一些,雖然他也學會了下地,卻又懶又嬌,十四五歲的少年已經能夠幫著家裏拉犁耕地,但他從沒幹過這樣的活兒,老周家只有這一個兒子,也舍不得他幹這樣的重活,要麼去租牛回來拉犁,要麼做父母的自己拉著犁地。

村裏十四五歲的少年,誰不是瘦得跟竹竿,黑得跟炭一樣?

只有他不一樣,白白嫩嫩,幹幹凈凈的,每天除了一些輕省活外,他就跟著村裏那些沒人管的二流子到處亂跑,上山捉鳥,下河摸魚……

那會兒,十裏八村多少小媳婦大姑娘就喜歡看他那張臉,不過也就喜歡看,小娘子們的父母是看不上周金的,她們也沒勇氣嫁給他。

雖然好看。

但嫁漢嫁漢,穿衣吃飯,老周家並不是十分富裕,又沒有兄弟幫扶,他那麼懶,以後日子要怎麼過?

但周金就是娶到了一個好媳婦,錢氏多能幹,多厲害啊。

所以老周頭在眾多同齡和年長的老頭老太太眼裏就是最有福氣的一個。

即便後來旱災,老周頭也絕對屬於有福氣的一個。

那會兒,全村共有七十來戶,誰家沒死人?

後來大家往外逃難,到現在都還有十來戶不知行蹤,也不知道是定居在了外面,還是死在了逃難的路上。

剩下的人家裏,家家戶戶都死有人,老周家是唯一例外的一戶。

那麼多孩子,錢氏餓得只剩下一口氣了,周銀楞是把自己賣了救活了全家人,還給村子裏找了一條活路。

周銀走了以後,他留下的這些福祉最後也都報在周金身上,所以他多有福啊。

周銀後來雖然死了,但留下的滿寶卻是天上小仙女轉世,聽外頭的人說,她是天上的太白金星轉世呢。

周金得多有福氣才有機會去養滿寶啊,果然,她一路給老周家帶來福祉,拉扯著老周家越來越好,連他們村都因為被太白金星住過而沾了光。

白老爺當年選擇定居七裏村果然沒錯,他們七裏村的風水就是好,不然太白金星也不可能投生在他們村。

所以哪怕和老周頭吵吵鬧鬧,他們總是會被老周頭刺激到,心下也很羨慕嫉妒他,但大家依舊喜歡和他玩兒,喜歡和他坐在一起,喜歡挨著他摸一摸,就是想沾一下他身上的福氣。

老周頭快速的重新融進七裏村的老頭老太太圈,一點兒也沒有因為常年住在京城而與他們生疏了。

他的生活也越來越順,偶爾還把錢氏拉到榕樹底下和人聊天,每天小孫子從學堂裏下學回來,路過榕樹時就把他們兩個領回家。

老周頭和錢氏走在前面,小孫子背著書包蹦蹦跳跳的跟在後面,看到依偎在一起的兩道影子,興趣起來,就一蹦一跳的踩著往前走,開心得不得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