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老周頭2

周金就拍了一下他腦袋,“整天就想著玩兒,不讀書以後不出息,我就送你回家種地。”

孩子眼淚汪汪的,摸著腦袋道:“我不喜讀書,我喜歡種地。。。”

錢氏將孩子拉過來,瞪了周金一眼,“好好的你打孩子作甚?”

她安撫的摸了摸孩子的腦袋,溫柔的和他道:“不想上學就不上,明天我讓你三叔公帶你去地裏種地。”

孩子高興的應下。

周金看著這傻孩子不說話。

孩子最後是從地裏一路哭著回來的,但說好了要去種地,那就要去種地,錢氏第二天依舊讓周三郎把他拎到地裏去。

孩子哭得不行,這和他在京城種的地完全不一樣。

在京城的時候,農忙時書院放假,他們也要跟著家裏下地勞作的,但他們就是做些撿稻穗,遞秧苗或者拔草的輕便活兒,像這樣直接頂著大太陽鋤地的,下田插秧的,一次也沒有過。

孩子只能找老周頭哭,“祖祖……”

老周頭憐愛的看著他,表示愛莫能助,“我都得聽你祖祖的話。”

經歷了更苦的生活,他就不覺得讀書有什麼辛苦的了,如果有,那一定是因為他不是讀書的料,那還是種地或者做其他的事吧。

錢氏從不勉強每一個孩子都讀書的,畢竟,人有聰明,有笨,這是天生的,父母給的,勉強不了。

連天尊老爺都改變不了的事,為何要勉強孩子去改變呢?

智力不能改變,只有懶惰可以,比如周金。

錢氏看了一眼邊上靠著躺椅曬太陽的周金,雖然他很老了,臉上的褶子一道連著一道,笑起來眼角都是皺紋,但他依舊比別的老頭要好看些。

回想這一生,錢氏並不後悔當初的選擇,就是在周家最難,她最苦的時候,她也不後悔。

周金是她自己選擇的,當初最主要的便是看中了他這張臉,是真的好看呀。

他又慫又講些義氣,在決定嫁他之前,錢氏當然知道他又懶又饞,在家裏受寵,不太會幹活兒。

但她都不覺得是問題,不會慢慢教就是了,再不濟還有她呢。

懶是可以改正的,只有臉不能,這是天生的東西。

雖然嫁過來後發現日子並沒有照著自己想象的那樣過,但她也並不覺得很苦。

他雖然懶,但也知道給她說好聽的話,知道她有孕腿腳浮腫辛苦,便每天晚上都給她燒一盆熱水泡腳,按腿。

就是她婆婆都沒有過這個待遇。

也是因為這些細枝末節,她才一直不曾後悔。

後來周銀出生,他不再是老周家最受寵的了,家裏三個懂事的人都壓著他去幹活兒,他雖然嘟囔個不停,但還是去了。

他學得很慢,骨子裏的懶又實在難去,當時她是恨極了,但後來回頭看,她又有些後悔。

其實他懶沒什麼不好的,他後來那麼勤快,她卻只覺得傷心和心疼。

人到老年便想落葉歸根,也會容易想起年輕時候的事,老周頭自然也一樣。

就在錢氏看著他發呆的時候,他也在絮絮叨叨的提起從前,“……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他們記得比我還清楚,我那會兒哪有那麼懶?”

又在外面被提及舊事的老周頭憤憤的回來,決定不去和那些老頭老太太玩了。

錢氏收回目光,不在意的道:“他們年輕的時候也沒多疼自己媳婦,我吃過的苦她們不也都吃過,你反嘴回去不就行了?”

老周頭仔細一想還真是,錢氏跟他在一起是吃了許多苦,但他們的媳婦跟著他們也沒少吃苦啊。

於是他精神抖擻起來,轉身又出去了。

錢氏搖了搖頭,繼續靠在躺椅上曬自己的太陽。

周大郎從菜地裏轉回來,看見院子裏又只有他娘,便問道:“爹又去村口了?”

錢氏應了一聲,“一會兒用飯的時候你去把人接回來。”

周大郎這些年一直跟著老周頭和錢氏,作為長房長子,基本上是父母在哪兒,他就在哪兒。

他們住在京城時,他便在京城裏給周滿打理職田;他們回鄉時,他便跟著回來住一段時間。

現在老周頭和錢氏想著落葉歸根,所以搬回七裏村,他們夫妻二人便也帶著小孫子跟著一塊兒搬回來。

在七裏村村民的眼中,他就是極孝順和出息的一個人,兩個兒子,一個兒媳婦都當了官兒,聽說大孫女和大孫子讀書也特別厲害,也正要考官呢。

所以老人們很喜歡看到周大郎,每次看見他都拉著人說半天話。

周大郎年紀也不小了,面對和自己父親歲數差不離的同輩,也願意站住聽他們說。

七裏村因為老周頭他們的回來熱鬧不已。

沒幾天,便有人攛掇老周頭修房子,“你們現在也是富貴人家了,怎麼不和白老爺他們一樣修個大院子?那院子套著院子,一樓疊著一樓,多好看呀。”

“是呀,是呀,以後滿寶他們回來探親也有面子呀。”

老周頭就心動起來,屁顛屁顛的跑回去找錢氏,“要不我們修個房子吧。”

錢氏道:“太折騰了,這會兒哪兒來的宅基地?”

“就在這兒……”

“不行,好好的房子扒拉了,孩子們回來就是想看自己以前住過的房子,一回來連房子都沒有了,還有什麼意思?”錢氏道:“而且現在家裏除了我們老兩口就只有老大老二老三,他們年紀也不小了,你幹嘛非得折騰他們?”

老周頭:“那等老四回來,讓他修?”

錢氏就頓了一下,問道:“我們這麼多人,還得給他騰房子修房子啊?”

老周頭被錢氏打擊得丟下這件事,但他不肯在外人面前認輸,因此在外面,他們再問起此事時,他就一臉嫌棄的道:“我回去整了一下,發現東西太多了,我那屋裏的床是老二挑了好樹給我們做的,睡得特別好,要修院子就得挪窩,那床得搬出來,更不要說老大老三老四幾個給的各種東西,都要往外搬,還有我們家滿寶,這次回來她給我準備了許多東西,都堆在屋裏了,這會兒全往外搬,得費多少工夫啊。”

他一臉憂傷的道:“太麻煩了,算了。”

眾老頭老太太們:“……”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