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老周頭1

老周頭年老回鄉時是衣錦還鄉,他回鄉時已經很老了,但以前的老夥伴還有不少在,其中也有輩分比他高,或者與他同輩的人。

七裏村這些年發展都好,自從村子裏的人跟著周家一起種植姜塊和藥材之後,大家每年的收入都多了,加上後來新稻種的推廣,七裏村是最開始的受益村。。。

吃飽喝足,又有了余錢,加上白老爺主資的學堂一直在,村裏的孩子即便沒有能力科舉,也都會送進去讀幾年書,認識幾個字,還會算數,出去後比一般人多了些見識和能力。

周家又不吝嗇帶他們出去,不管是周二郎還是周四郎,只要他們想出村,他們都帶著,或是跟他們一塊兒幹,或是出去後自己單幹。

雖然也起過紛爭,但在外行碰見時,說起來都是羅江縣七裏村的,他們能擰成一股繩,外人便不敢輕易欺負了他們去。

七裏村的人都很感謝周家的提攜,正如周家很感謝七裏村的村民們從前十來年的相護。

就算平時沒少吵鬧,好的時候,大家恨不得穿一條褲子,不好的時候,能扛著鋤頭堵在門前罵上三天三夜,平時為了一筆生意,甚至是一棵菜都能吵起來,但過不了多久就又好了,尤其是在外人面前。

用老人們的話說,打斷骨頭連著筋,出門在外頭碰見,那就是一家人了,能幫把手的時候幫把手,人要記恩,莫要一直念仇。

不過這都是年輕一輩的事了,到老周頭他們這個年紀,已經沒有仇恨了,萬事皆看淡。

再在村口榕樹下看見垂垂老矣的周大圓,他就招呼對方,“大圓啊,你媳婦讓你出門聊天了?”

和老周頭差不多歲數的周大圓悶悶的道:“金叔,你怎麼還記著這事兒,不就是你回村的時候她沒讓我去你家吃飯嗎,還省了你家一碗飯呢。”

老周頭撇嘴,一臉嫌棄,“我家少你那一碗飯嗎?你孫子當初還是跟著我家老四出門的,結果才做熟,你媳婦就讓你孫子拋下我家去單幹,不地道。”

周大圓悶悶的不說話。

所以不記仇,萬事看淡什麼的,也看人,哈哈哈哈……

老周頭也不嫌棄對方,挪了挪笨重的身子,讓出半塊石頭,“過來坐吧。”

他在袖兜裏摸了摸,摸出幾個橘子來,驕傲的和他道:“我家滿寶讓人給送家裏來的,跟我們村裏種的還不一樣,是嶺南那頭的,比我們這裏的甜多了,給你吃一個。”

周大圓接過,卻沒有吃,而是攏進袖子裏。

老周頭就扯他的袖子,“你得吃了,我給你吃,可不給你媳婦吃。”

周大圓哭笑不得,拍開老周頭的手,“金叔,你跟你侄媳婦這麼計較啊,而且這橘子我也不是給她吃,我給我曾孫吃。”

“不信,只有一個,這好東西能到別人嘴裏?”老周頭年紀越大,說話越沒有忌諱,道:“你那媳婦心裏眼裏只有自個,連兒子孫子的錢都搶,我不信她能疼孫媳婦。”

“有什麼不可能的,人都是會變的。”

老周頭不想把果子給他了,想要搶回來,“你媳婦那人心不好,她會改才怪呢。”

“你說誰心不好?”張氏都七十多了,卻健步如飛的快步走過來,掐著腰問周金,“你再說一遍,誰的心不好?我的心怎麼就不好了?”

老周頭低著頭沒說話,在村子裏,男人跟女人吵架很跌份的。

張氏見他不說話,越發理直氣壯,“金叔,你不能仗著自己輩分高就亂說話,我對我家的孩子掏心掏肺的,怎麼不好了?你問大圓,我好不好?”

周大圓哪敢說不好,忙道:“好,很好的。”

所有人都在心裏鄙視周大圓,不過還是要勸和的,大家就勸起倆人來,“大圓媳婦,你金叔不是那個意思,他這是心疼大驢和狗蛋呢。”

也有人說周金,“咋能那麼說侄媳婦呢,她這幾年還是改好了的。”

周金只是不想跟女人吵架,自己心裏是不慫她的,因此明目張膽的撇撇嘴,表達了自己的不贊同。

這一下刺激到張氏了,她矛頭直指周金,“要說從前的不好,這一塊兒坐著的誰比得上金叔?”

她道:“論起來,我和老錢在娘家的時候還是姐妹,她做姑娘時被多少人贊過呀,十裏八村沒有說她不好的,結果嫁給金叔你吃了多少苦。”

“以前家裏的掃把倒在你跟前,你能繞過去當看不見,就這兒還跟我比呢……”

旁邊的人忙拉住張氏,讓她少說一點兒,和周金道:“都過去了,你後來不是學好了嗎?所以這人啊,都會變。”

周金:……就好氣哦。

“是啊,誰能想到周金後來也能拉犁耕地?都以為侄兒媳婦要苦一輩子了呢。”

“哎呀,其實嬸娘也算苦了一輩子,是後來幾個兒子孝順,滿寶又出息。”

“還是金叔會生。”

“這倒是,金叔有福氣。”

“對對對,有福氣,滿寶就不說了,大郎幾個也能幹得很,特別是四郎,現在老厲害了吧?”

“還是得嬸娘會教孩子,不然要是學了金叔……”

有人立即接道:“那可就造孽了,這麼多個孩子,要是都跟周金一樣,那弟妹不得愁死。”

周金:……

張氏雖然跟錢氏鬥了一輩子,但這會兒能讓周金不痛快她就痛快了,於是極力的誇贊錢氏,“那不是,我這妹妹以前在娘家的時候多活潑,多能幹啊,到了你們周家後,那簡直是一輩子都泡在黃連裏了,還是周銀知道心疼嫂子,又給她生了個好閨女,她這才熬出頭,不然這一輩子得多苦呀。”

“倒也不至於,大郎幾個都勤快,就算日子沒現在好過,也孬不到哪兒去,”有人道:“勤快的人到哪兒都不會過得差的。”

周金最後收獲了一肚子的氣回去。

錢氏正坐在屋檐下曬太陽,手中的蒲扇一搖一晃的,旁邊有孩子正蹲著玩螞蟻。

看到周金背著手回來,孩子立即丟下手中的棍子跑上去,“祖祖,我明天能不去上學嗎,我在家孝順你。”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