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莊先生17

莊大嫂若有所思起來。

於是下午孩子們下學回來,從沒詢問過孩子們功課的她一臉嚴肅的招手把孩子們叫到跟前,道:“一會兒曾祖父和祖父回來了,你們去背書給他們聽,要是學得好,晚上就給你們做好吃的,要是學得不好,晚上不許吃肉,只需吃青菜!”

孩子們哀嚎一聲,但見祖母面色嚴肅,只能乖乖的低頭應下。。。

莊大嫂覺得考校功課就是背書嘛,但和她不一樣,莊先生和莊大郎可是讀書人,一群孩子跑到跟前背書,說是他們這段時間在學裏學的。

莊大郎點頭表示贊賞,於是就問他們剛才背的意思,幾個孩子面面相覷,只有一個磕磕巴巴的說了出來,還不太準確。

莊先生聽著微微一笑,幹脆讓他們把自己的課本拿出來,直接翻開,將他們剛才各自背的句子找出來,一句一句的解釋給他們聽。

其中包括的典故莊先生便擴展出來當做一個故事說給他們聽,一群孩子聽得津津有味,反倒忘了對曾祖父的敬畏,依偎在他身邊聽得認真。

如此過了幾天,連莊大嫂都看出孩子們的進步了,至少他們下學回來不是只想著去花壇裏挖泥鰍去湖裏釣魚,而是知道一邊釣魚一邊說什麼“我是姜太公,誰來做周文王”之類她聽不懂的話了。

莊大嫂覺得,她聽不懂的話那就是厲害的,莊大郎怎麼糾正也沒用,不過她說的也沒錯,幾個孩子的確進步很大。

但此時莊大郎還沒想著留下來,他已經在買土特產準備回家的事了。

然後周滿和白善擡了一箱子的東西來找他,當著莊先生的面,周滿把箱子打開,把裏面的東西拿出來,“這裏面是先生的一些產業。”

一旁坐著的莊大嫂驚呆了,楞楞的看著。

“先生的束脩一直分了兩份,一份他自己拿著,一份存著,偶爾托人帶回去給你們,先生手上的這份,有時候我幾個哥哥和侄子侄女做事不湊手了,就會和先生借一些,都當做了投資,不是很多,不過每年也有些進項。”

周滿拿出莊先生簽的協議給他們看,哪年他給了誰多少錢做什麼生意,分得多少份額,這上面都有寫,還有賬本,什麼時候分了多少錢也都記得一清二楚。

“這是先生的職田契書,還有賬目,”周滿又拿出幾張厚厚的紙和兩本冊子給莊大郎,“先生的職田一直是我大哥他們一並管著的,每年的收益和支出都記著,只是我大哥不太識字,賬記得有點兒亂,師兄可以先看看,有疑義的地方,回頭和我大哥確定。”

周滿笑道:“正好秋收快要結束了,我大哥也要空閑下來,可以慢慢對。”

“其他的還罷,其實賺的不是很多,但職田的收入是真的不少,不僅每年的糧食產出,還有養的豬、雞、魚等,每年都有不少產出。”周滿放松的呼出一口氣道:“以前呢,師兄不在先生身邊,所以這些事便由我們三個弟子代勞,托付給了家裏人管理,現在師兄既然來了,自然要交給師兄的。”

莊大郎忙把東西推回去道:“這些還是交給你們來管,我……”

“師兄,”白善一臉嚴肅的道:“雖說我們三個和先生親生的也不差什麼了,但說到底,您才是先生的親生兒子,這些產業以後都要交給您來繼承的。”

他道:“先生年紀不輕,精力又在東宮裏,總不能拿這些俗務去麻煩先生。師兄與其為別人打理家業,賺那點辛苦錢,為何不自己打理自己和先生的產業呢?”

“這……”莊大郎不由看向莊先生,“我還要回羅江縣呢。”

白善:“那師兄將這些產業處理一下,或是請個信任的人在這裏管著?”

莊大郎:……我信任的人不就是你們嗎?

莊大嫂在一旁躍躍欲試,很想舉手說他就合適。

莊大郎突然想起來,“我問問孩子們?”

對啊,他不留在這裏,孩子們可以留呀,他們年紀也不小了,這次來京城他們也長進了不少,看著還算穩重,或許可以留下一兩個在這裏,還能多照顧照顧父親。

老三本來已經在這裏了,不過他在這兒讀書,倒是老大……

周滿道:“只怕他們經驗不足,管不了這麼多,師兄經驗老道,何不多留一些時日,幫著他們把產業捋順了再回去呢。”

莊大郎遲疑。

白善立即道:“我和張老爺也熟,不然我與師兄同寫一封信回去,再多請幾個月的假。”

他道:“現在秋收要結束,距離過年也沒多少時間了,師兄和先生都多少年沒在一起過年了?因為我們讓你們父子二人分離,我們三個心中一直很是愧疚,今年師兄就受累,多留兩個月,陪先生過了年再回去?”

莊大郎見他遲疑,忙推了他一把道:“就留下吧,我看孩子們在京城書院裏讀書都變得厲害了,多讀一段時間,或許回縣城能比同窗進步更大,這時候回去,路上耽誤一段時間,又要適應先生,反倒白費功夫。”

莊先生也道:“這些年都是周家和白家替我管著莊子,也不好總是麻煩他們。”

他們管著卻不願意收莊先生的錢,所以一直是免費的,莊先生還好,莊大郎一聽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的,於是想了想便點頭答應了。

這一留就留到過年,過完年又留到了端午,最後從端午留到了重陽……

莊大郎又不傻,又被找借口留到端午後,他就猜到他們的打算了,他默默地沒有點破。

莊大郎就這樣留在了京城,莊先生舒坦的長出一口氣,開始按照自己的預想安排起孫子和曾孫們來。

曾孫們都還小,他們只需要讀書,至於孫子,也就只能重新去縣衙裏考試,從頭開始做吏員,雖然只是小吏,但地位也是可以的。

在京城,最不缺的就是大官和小吏,只要心態平和,誰都能靠著本事吃飯。

莊大郎打理家中的產業,慢慢也積累起一筆財富,因為孫子孫女們都在京城讀書了,他便拿賺到的錢在京城雍州一帶買了些田產和鋪產,將來莊先生便是致仕,沒了職田,他們在京城也有收益。

等莊先生病重時,莊大郎一家已經在京城站穩了腳跟,皇帝將賜給莊先生的宅子送給莊家,並不打算收回。

又有周滿白善和白二郎幫扶,莊家留在京城反而更好,於是莊大郎做主留了下來,後來孫子們考中進士和明經,陸續出仕則是以後的事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