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莊先生16

所以她只能暗搓搓的找周滿,她覺得在這一點兒她們目的是一樣的,她肯定也想莊大郎留下。

周滿當然想了,莊大嫂就是不來找她,她也是要去找她的,倆人暗搓搓的商量起來。。。

莊先生已經是做曾祖父的人了,曾孫子都到了要上學的年紀,作為教書先生,莊先生自然要關心一下孩子們的學習情況。

不過,幾個孩子面對他都有些拘謹,考校功課並不是很順利。

就算莊先生已經很溫和了,幾個孩子面對他依舊很緊張。

周滿就提議道:“不如在京城找個書院掛單吧。”

莊大郎嘴裏的茶差點兒噴出來,“只聽說和尚道士可以掛單,學生讀書也能掛單?”

周滿:“嗨,連和尚道士都能掛單,這世上還有什麼是不能掛單的?”

莊大郎一想,發現還真是,遲疑起來。

周滿道:“你們要在這兒住上一個多月呢,他們尊敬先生,和先生學不進去,總不能這一個多月都不讀書,萬一把性子玩野了怎麼辦?”

莊先生自己就是老師,他帶周滿白善白二這些年來感觸最深的就是學習要持之以恒,一旦停下,懶惰生起,後面就很難再掰正回來,因此立即道:“對,是要給他們找個書院進學。”

“可……只有一個多月……”

“這有什麼要緊?”周滿道:“以先生現在的名氣,到時候去那書院裏講幾堂課,裏頭的山長和先生能一文錢不要的收下他們。”

莊先生沈思,“這倒是個方法,只是掛單,的確不必太大費周章。”

莊大郎一聽,這才放下心來,聽著似乎不是很費力的事。

事情就這麼定下了。

莊先生自己是教書先生,認得最多的也是教書先生,遠的不說,就姜先生的那個書院就很不錯。

還有周家這些年孩子上學,莊先生也都會關心,所以他對京城的書院都熟得很。

而且他現在是太子太傅了,名氣大,找書院也很簡單。

除了國子監一時沒機會進去,其他書院都是沒問題的。

莊先生用心的給曾孫曾孫女們找了兩個好書院送進去,說是掛單讀書,但周滿也暗搓搓的和書院說了,若無意外,過一段時間就會正式入學。

成功爭取到莊先生來講課的書院先生們略一思索,便決定好好教育這幾個孩子,讓他們愛上書院,愛上這裏的同窗和老師,這樣一來,以後再請莊先生來講課還會很難嗎?

白善和白二郎也特意請了假陪莊大郎熟悉京城,不過莊大郎不愛與他們一起玩,一是年紀相差太大;二是,他們喜歡的地方大多不是他喜歡的。

雖然他們常書信往來,彼此間也算熟悉,而且論關系,他們要更親近,但他還是更喜歡周四郎。

於是周四郎就帶他去出去,正好莊大郎是賬房,可以幫他看一看手上的生意。

若論在賬房這一道上的老道,老周家只怕也就周立君能和他比一比了,而且倆人側重點還不一樣,莊大郎略保守,但穩紮穩打,不說比周四郎,就是比素來穩重的周立君都更要縝密,所以跟著周四郎見識過他的商隊、鋪子和生意,莊大郎倒也不吝嗇的指出了好幾個問題。

周四郎虛心接受,幹脆每日拉著他出門,只傍晚和休沐日才放他。

這樣一來,莊大郎在京城的日子竟然跟在羅江縣時差不多,該上班的時候上班,該休息的時候休息,行程穩定,他的心慢慢安定下來。

心一定,每日回家正好和下衙的父親碰在一起,於是倆人一起坐著喝喝茶,下下棋,看看書,倒也愜意,父子之間的生疏也慢慢淡了。

認真算起來,他們父子兩個少有這樣能心平氣和坐在一起,沒有目的的喝茶、下棋聊天了。

莊大郎的心慢慢靜下來,慢慢適應了陪同在父親身邊的生活。

相比之下,莊大嫂過得就要熱鬧得多,她沒莊大郎那麼敏感,不過是換個地方睡,晚上還總能驚醒,覺得京城太大,太熱鬧。

她覺得京城很好,熱鬧更好,住的地方也寬敞,還富貴,出了坊,就是市,那裏商鋪林立,什麼東西都有。

周滿帶她去見識了不少好東西,還介紹她幾個嫂子給她認識,日常她們也去上工,休沐日就帶著孩子去逛街買東西。

她最喜歡帶著自家的幾個孫子孫女去和她們逛街買東西了,這京城的東西除了貴點兒外真是哪兒哪兒都好。

莊大嫂最近正被周家四嫂勸得心思浮動,也想去他們家店鋪裏做些事情,她以前不識字,但嫁給莊大郎多年,她還是認得了不少字的。

最主要的是,她算賬快呀。

她是真算賬快,周四嫂都趕不上她,悄悄和周滿道:“我們賣香膏的鋪子現在就缺一個女管事,要會招呼人,還要會算賬,之前的那個病了,被家裏人接回去養病,估摸著是不可能出來幹活兒了,她先前帶的兩個人都不中用,算錯了好幾次賬目,這是其中一點兒,還有一個,來買香膏的都是有錢或者有權的夫人小娘子,讓她們等急了不好,所以這心算得又快又準,我看莊大嫂就很合適。”

於是周滿就去找莊大嫂,幫忙說項。

莊大嫂心裏是很想去的,但她又不敢和莊大郎提,遲疑道:“師妹啊,本來你請,我不該推辭的,但你也知道你師兄那個人,他現在還想著要回羅江縣呢,最近出門都在看要帶回家的土特產了。”

周滿道:“我會勸師兄留下來,師嫂也多吹吹枕頭風,我們兩個一起使勁兒。”

“哎呀,我沒少吹風,但他就是不聽啊,你師兄那個人,固執得很,有時候我都不知道他和公爹到底誰才是年紀大的那個。”

周滿道:“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他不考慮自己,總會考慮孩子們的,現在孩子們在京城讀書是不是比以前更好了?”

莊大嫂皺眉,“我又不讀書,我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那您就讓師兄沒事多考校幾個孩子唄,是好是壞,師兄肯定可以自己分辨,反正得先讓師兄看到留在京城的好處。”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