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莊先生15

所以第二天莊家一家人便在親朋鄰裏的相送下出城了。

除了莊大郎外,沒有人覺得他們還會回來,沒看到嗎,行李都收了三車,顯見是把家都搬去京城了。。。

出了城,等在城外的商隊跟上,浩浩蕩蕩的跟在莊家行李車之後。

莊大郎掀開簾子往外看了一眼,問周四郎,“這些都是藥材?”

“不全是,一半一半吧,還有一半是今年夏天的茶葉,有些茶園賣不出去,采摘了後做成茶磚收藏,反正有車,我一並收走了。”

莊大郎道:“這幾年羅江縣因為種植藥材和茶葉,很是賺了不少錢。”

也是因為有銷路,周四郎不僅自己做這門生意,還往這裏帶了好幾個客商,同時還鼓動縣裏的人自己把東西往外運,現在水路和陸路都比以前好走,水匪山匪都不多,就算是挑著擔出門,安全性也大大提高,雖然辛苦了一些,但來回一趟能賺不少錢,多走幾年,家中一個小子娶媳婦的錢就夠了。

這是羅江縣平常百姓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但因為現在糧食高產,朝廷又有意回贖土地,他們便是耕種少一些田地也能有余糧,加上耕牛越來越多,地裏耗費的勞動力便燒了,多余的便可以去種植藥材、茶葉,甚至是去走商。

莊大郎是張家的大賬房,而張家不僅是羅江縣的一個大戶,還一直做著羅江縣主簿的位置,所以他知道這些年羅江縣的經濟發展有多快。

而這一切的源頭就是周家,而周家又和他父親有那樣的關系,莊大郎每每想起,心裏也是驕傲自豪的。

莊大郎不是第一次來京城,但上一次,他年紀小,而且當時的京城也才經歷過戰亂,當時國土未平,和今日的繁華不能相比。

車還沒進城,只是在城外排隊進城時他就感到了不一樣,記憶裏灰蒙蒙的京城一下有了色彩。

等進了城,腦海中一直是黑灰色的京城慢慢坍倒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色彩艷麗且活潑的京城街道。

莊大郎楞楞的看著熱鬧的大街。

周四郎高興的擠到門邊,和他一起看外面的世界,“怎麼樣,我說京城很好吧?”

莊大郎沒說話。

周四郎拍著他的肩膀道:“京城已經不是以前的京城,先生也不是以前的先生了,你自然也不是以前的莊大郎。”

莊大郎突然眼眶一酸,鼻子酸澀,他微微偏過頭去背對著周四郎,沒有讓他看見自己眼中的淚。

是的,京城不一樣了。

周四郎怕莊大郎不自在,所以直接帶著莊家人去了郡主府。

莊先生他們今天都上衙,他也沒提前告訴他們,因此家裏只有劉老夫人和鄭氏在。

見周四郎真的把莊大郎一家給接上來了,她們驚喜不已,忙把人安頓進莊先生隔壁的院子裏。

“已經都打掃好了,你們先安頓下來,我這就派人去宮中請莊先生回來。”

莊大郎忙道:“不用忙,不好耽誤父親辦差。”

“這算什麼耽誤,兒子到了,做父親的請半日假也是正常的。”

莊大郎臉色微紅。

周滿和白善不知道能否請到莊大郎,所以讓周四郎回鄉接人的事是瞞著莊先生

白家的下人候在宮門外,拿錢讓侍衛請托宮中的內侍幫忙傳話。

侍衛和內侍們與周滿關系都好,很爽快的接了錢答應了。

不就是傳一句“莊先生家裏來人”了嗎,簡單!

於是中午用飯休息時,便有內侍小步走到莊先生身旁小聲道:“莊先生,您家中下人來稟說您家裏來人了。”

莊先生第一反應是不相信,直覺是有人想調他離開皇宮,他擡眼看向小內侍,認出他是東宮的人,便問道:“是誰來傳的話?”

“是個叫劉貴的人。”

裝的倒是挺像,莊先生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只是卻不肯馬上走,他決定今天留在宮裏晚一點兒,看看他們私底下想幹什麼。

結果他飯還沒吃完,周滿就興沖沖找了過來,“先生,我來接您回家,您請好假了嗎?”

莊先生一怔,“我請假做什麼?”

“回家呀,”周滿疑惑的偏頭,“劉貴不是托人給您傳話,師兄來京城了嗎?我剛回宮的時候在皇城那裏碰見劉貴了……”

莊先生:……

他木木的擡頭看她,“你哪個師兄?白直?”

他也算得上周滿的師兄,以前也常這麼叫的。

周滿:“……當然是莊師兄了。”

莊先生驚訝的瞪大了眼睛,直到上了馬車還有些不可置信,出了皇城後便忍不住問,“是真的嗎?你師兄真的來京城了?”

“是啊,我騙您做什麼?”周滿給她四哥,順便也給自己表功,“是我讓四哥回去接人的,我就說嘛,這世上就沒有我四哥接不來的人。”

莊先生心中激動,眼眶微濕,拳頭緊了又松,松了又緊。

等回到郡主府,看到在院子裏站著的莊大郎,他這才確信兒子是真的來京城了。

莊先生不由笑逐顏開,眼角的皺紋緊貼在一起,怎麼也不松開了。

莊大郎看見父親,見他精神很好,頭上的白發甚至有返黑的跡象,和前幾年相比並不見蒼老,不由松了一口氣,忙上前打招呼,“父親……”

莊先生眼眶微濕,伸手扶住他,“好,路上辛苦嗎?”

莊大郎客氣的回道:“不生疏。”

“那就好,那就好,”莊先生想了想,又問道:“用過午食了嗎,這邊的飯食用的還習慣嗎?”

“習慣,劉老夫人給準備的是羅江縣的口味,吃著挺好。”

周滿站在一旁聽他們父子倆說話,不由焦急起來,“師兄,先生可想你了,這幾年常念叨,不知你們什麼時候能上京來看看,所以當初搬進這裏時,我們特意把先生住的邊上兩個院子都空了出來,沒想到今日那院子總算住進去人了。”

莊大郎對周滿也要自然些,他笑了笑道:“有勞師妹了。”

莊大郎是只打算住一個多月的,看過父親後就回家,但莊大嫂不這麼想啊,不過她初來乍到,就算有心想留下,也沒膽子在這時候和丈夫說。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