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莊先生14

莊大嫂眼睛一亮,更加意動,便推了推莊大郎,“夫君,不然我們就去看看公爹吧,公爹這幾年也沒回來,身體不知還硬朗嗎,也不知道老三在那邊怎麼樣了……”

周四郎嘆氣道:“聽說今年倒春寒先生病了一場,年紀大了不容易好,便是有滿寶在也斷斷續續病了兩個多月才好。”

莊大嫂憂心,“病了這麼久,怎麼也不寫信回來?”

“路途遙遠,先生也不想你們擔心,自然不會說,”周四郎看著莊大郎道:“做父母的,哪裏願意讓做兒女的操心這些事。。。”

莊大郎抿了抿嘴道:“我得先和東家說一聲,就快秋收了,要是太忙,只怕我走不開。”

周四郎立即道:“這不可能,你這些年勤勤懇懇,今日是盡孝心去的,張老爺怎麼會阻攔?”

張老爺當然不會阻攔,別說周四郎提起去打了招呼,就是周四郎不來,他也是很樂意莊大郎去找莊先生的。

莊先生現在都做太子太傅了,莊大郎去了京城,他和莊先生也間接有了聯系,所以他寧願白出一份工錢給莊大郎,他不上工都行。

但莊大郎素來板正,一板一眼的,他既請了假,自然不會再要工錢,甚至連張老爺送的過高程儀都給送了回去,只留下了一點兒東西。

張老爺收到退回來的東西嘆氣,“莊大就這點兒不好,一是一,二是二,不知變通。”

一旁的張太太清點了送回來的程儀,沒好氣的道:“你不是一直說就是他這樣的性子,你用的才放心嗎?我娘家侄子算賬也不差的,你就是不肯換人。”

張老爺尷尬道:“哎呀,他這樣的性子做賬房是最好的,你看他給我們家管的這些年賬目,有哪一筆出過錯?這些年家裏的田產和鋪子都增加了不少,有誰和他一樣,就拿自己該得的那份還有我們送的,多余的一文錢都不拿?”

張太太不說話了,莊大郎在這一點兒上的確很強。

她想起了什麼,忙拉住張老爺道:“現在莊大郎去京城,應該不回來了吧?那大賬房是不是要換一個?”

張老爺立即道:“還是回來的,只是請了兩個月的假,他手底下還有三個賬房呢,這段時間就先讓他們頂著。”

張太太懷疑的看著他,“你是不是不想用我侄子?”

“沒有的事,你也不看看莊大郎的本事,你舍得把這麼一個大賬房給別人?這些年可沒少人來挖他,而且還有莊先生呢,他現在可是太傅了,只要他不請辭,家裏可不能辭了他。”

張太太勉強接受了這個解釋。

莊大郎同意去京城看望莊先生,最高興的莫過於周四郎和莊大嫂了,還有莊家的一眾孩子。

於是他前腳剛請好假,後腳莊大嫂就招呼著家裏人收拾行李,周四郎也屁顛屁顛的帶著人過來幫忙。

莊大郎則在思考該留下誰看家,他的目光定在了長子身上,“紀安,你和你媳婦留下來看家?”

莊紀安震驚的瞪大眼,“爹,我也和衙門請假了。”

莊大郎皺眉,“你請假做什麼,我們只是去京城看一看你祖父而已。”

周四郎立即湊上來道:“就是去看祖父,他才更應該去啊。”

他拉著莊大郎道:“他可是長子長孫,哪有不去看祖父的道理?都請假了,帶上,都帶上,既然要去,那就要團團圓圓,那才是一家人嘛。”

莊大嫂連連點頭,贊同道:“對對對,四兄弟說得不錯。”

然後繼續指揮兒媳們收拾東西,他們的衣服、鞋襪,日常用的東西,還有布料、妝盒等……

莊大郎看見腦袋便一抽一抽的,問道:“帶些衣服鞋襪也就夠了,怎麼把這些東西也帶上了?”

莊大嫂道:“這些東西貴重呢,留在家裏萬一被小偷摸了去怎麼辦?”

莊大郎:“你這哪裏是去探親,分明是奔著搬家去的。”

夫妻兩個就要吵起來,周四郎忙調停,“等到了京城滿寶肯定要帶嫂子們出去走動的,到時候要做新衣裳,這些布料都帶上,能省錢。”

又道:“首飾也都帶上,到時候要戴的,也不能讓京城的人小看了我們羅江縣的人。”

莊大嫂深以為然,更加用心的收拾起來。

最後收拾出了三車的行李,把周四郎帶來的三輛騾車都堆滿了。

周四郎心滿意足的看著這三輛裝滿行李的車,帶這麼多東西去京城,他不信他們還能回來。

他笑瞇了眼,和莊大郎莊大嫂道:“我還給家裏準備了三輛騾子車,都做好車廂了,到時候我們跟著商隊一起上京。”

莊大郎漲紅了臉道:“這也太麻煩你了。”

光他們一家就用去了六輛車。

周四郎不以為意,他恨不得他們連家具都帶上呢,可惜,帶上鍋已經是莊大郎的極限,這還是用的路上好煮東西的借口,再把家具帶上,只怕他要反悔不去京城了。

莊大郎回屋去,很快拿出一個錢袋子來塞給周四郎,“這是給你的路費,我也不知夠不夠。”

入手沈甸甸的,一摸就知道是銀錠。

周四郎忙推回去,“莊大哥,你這是寒磣我是不是?誰不知道莊先生對我們周家有大恩呀,滿寶能有今天全靠的莊先生,她就跟先生的親閨女一樣,那就是你的親妹子,你都是他親哥了,自然也是我親哥,親弟弟來接哥哥去看父親是天經地義的事,你給什麼錢?”

莊大郎最笨說不過他,半天說不出話來。

最後錢被塞回到莊大嫂手裏,周四郎一臉生氣的道:“大嫂,這些錢你收好了,可不能再給我大哥拿錢了,有錢也不是這麼花的。”

他又放緩了語氣,“路上看看有什麼好東西,可以買一些給先生帶去,先生收到禮物一定高興。”

莊大嫂連連應是。

莊大郎:……

周四郎見東西收拾好了,立即熱情的招呼道:“反正以後還要回來,今天你們就和鄰裏打個招呼,吃吃飯,明天一早我們就走。”

早出發早安心,免得夜長夢多,萬一莊大郎一個猶豫又反悔了怎麼辦?

卻不知道莊大郎的固執不僅是對別人的,也是對自己的,他只要應承了就不會改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