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莊先生13

莊大郎被他扯著,滿臉無奈,“家裏孩子都沒什麼見識,他們去京城,萬一闖禍不是給父親招惹禍事嗎?”

周四郎道:“你家再沒見識,那也是從小讀書的人家,我家大字不識一個的還多呢,不也在京城過得好好的?”

他道:“人嘛,只要老實,人品好就行,我們不去招惹事,怎麼會闖禍?”

莊大郎垂下眼眸道:“我父親人品貴重,更是老實,也從不招惹事,但是非找上來時,不還是潑天之禍嗎?”

周四郎便拽了他走,“總不能因為怕摔跤就不走路了吧,走,我們回家說去。”

周四郎把莊大郎拉回家,嗯,莊家。。。

莊大嫂看到周四郎搭著莊大郎回來,楞了好一會兒,反應過來忙將人往裏面請。

莊大嫂對周四郎很禮遇,讓人坐下後,忙叫來孫子孫女,塞了一把錢給他們,“快去街口的飯館裏買些菜回來,再沽一壺好酒。”

小孩兒們高興的應下,揣了錢就跑。

周四郎謝過莊大嫂,拉著莊大郎道:“你呀,就是太小心謹慎了,也不是說你不對,只是這世上哪有因為會被噎住就不吃飯喝水的?你也往好處想,去了京城,不僅孩子們上學更好,前程更好,你也能在先生膝下盡孝不是?”

周四郎說著說著眼眶又紅了起來,拉著他的戚戚哭道:“你不知道,這些年莊先生一人在京城有多寂寞,雖說有我妹妹和妹夫他們在,但弟子和兒子還是有差別的,每逢佳節,先生總是會想起你,那神色別說多傷心了。”

莊大郎一臉懷疑,他只知道以前父親在家裏過年過節時常念叨師弟師妹幾個,不是和幾個孩子說他們一同去爬山,便是一起出去郊遊野炊吃酒的事。

他遲疑了一下後道:“我父親素來疏朗,朋友弟子懷繞身側,他會做悲戚之態?”

“會啊,你將心比心,若孩子們都不在你跟前,你孤零零一個人在家裏過年過節,你心中傷不傷?”

莊大郎素來重視親情,聞言沈默。

周四郎道:“先生不是不悲,只是不想人看見,他是做父親的,總不能讓他先與你說思念,你才是做兒子的,小意溫柔些有何不可?”

莊大郎:“……四郎,小意溫柔不是這麼用的。”

“哎呀,意思對了就行,你是讀書人,聰明,應該懂我的意思吧?”

莊大郎沈默。

周四郎就催促他,“你到底孝不孝順?你想想莊先生都多大年紀了,我妹妹說的,那什麼樹要安靜的站著,那風也不答應,你現在不想著孝養父母,等以後先生百年,你就是再想,天尊老爺也不能給你變出一個先生來了呀。”

不知何時回家的莊紀安站在門口,接口道:“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周四郎大喜,連連點頭,“對對對,就是這個意思。”

他看了莊大郎一眼,便回頭問莊紀安,“紀安,你說我說的有沒有理?”

莊紀安微微頷首,看向莊大郎,“父親,祖父或許是真的想您了。”

“當然是想了,不然我為何特特的回鄉來?”周四郎嘆氣道:“你們是知道我的,我只有過年前後才會回鄉,為的是收購茶葉,這會兒才入秋,本來我是要往北地去的,但莊先生收到了你寄回去的信,好一通傷心,我實在是不忍心,這才自告奮勇來走這一遭。”

周四郎拖著椅子坐到莊大郎身邊,抱著他的肩膀道:“莊大哥,我們什麼關系?明人面前不說暗話,我也知道,你小時候過得不好,唉,我小時候其實過得也不好。”

莊大郎:……

“但你再不好,莊先生也只你一個兒子,先生是有抱負,想要出人頭地,但他也更看重你這個兒子呀,不然也不能帶你回鄉,”周四郎說到這兒撓了撓腦袋,忍不住道:“說真的,我就搞不懂你們讀書人在傷心啥。”

他道:“你們讀書人想的多,心思敏感,一點點挫折就受不了,哪像我們莊稼人,那只要能活著就行。”

“真啥都計較,我都不用活了,”周四郎掰著手指頭給他數,“你看看我有幾個兄弟姐妹?整整七個,我這個老四正好卡在中間,不上不下。”

“打小,商量事情我爹娘找的大哥二哥,寵孩子是滿寶和老五老六,我和三哥中不溜吧,偏我三哥又老實,我爹娘看他,總覺得他吃虧,所以心思也偏他,剩下我一個多可憐啊,我就從來不往心裏去,不然我早傷心死了。”

莊大郎不太相信的看著他。

“你不信啊,”周四郎拍著大腿道:“我們家兄弟幾個,我是被揍最多的,我爹能拿著棍子追我在村子裏跑三趟,打起來,嚴重的時候能把腿打斷,恨的時候要把我趕出家去,你看我傷心了嗎?”

莊大郎驚訝,“周老丈看著挺溫和的一個人……”

“哎呀,那都是表象,莊先生還看著開朗大方呢,傷心起來照樣抱著酒壇子哭。”

莊大郎大受震動,“父親他……真的哭了?”

“哭了!”周四郎拉著他的手眼巴巴的看著他,“你要真舍不得羅江縣,那就請假到京城去看看先生也好呀,住上兩個月,也緩一緩莊先生的思子之情。”

“你也不看看莊先生都多大年紀了,難道還讓他在京城和羅江縣往返嗎?”周四郎見他沈思,便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脈一樣,極力勸道:“就去京城探親兩個月,孩子們總不至於闖出什麼禍來吧?而且也能讓他們長長見識。”

莊大郎對京城沒有好印象,嘟囔道:“京城有什麼好的……”

“你去過,當然可以這麼說,那孩子們沒見過,當然想見一見的。”

一直沈默,來來回回給他們添酒的莊大嫂突然道:“我也沒見過。”

周四郎立即笑道:“對,也該讓大嫂去看看京城的繁華。”

他笑道:“等到了京城讓滿寶招呼你們,你們可是她的師兄師嫂,她現在住的郡主府,比縣衙還要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