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莊先生11

不錯,就是跳脫,明明看上去挺沈穩的一個人,但有時候提出來的想法卻很跳,旁聽朝政時,不僅朝臣們,就是皇帝有時候都被他問住。

反應過來後不知是該訓他異想天開,還是該誇他會想。。。

不過,對於太子的人品和學識,朝臣們都是表示認可的,也因此,莊先生在士林中地位越深,隨著太子賢良之名越盛,莊洵也越被世人和朝臣認同,並被人傳頌。

鷹奴登基時,莊先生已經逝世,但對於這位對他影響最深的老師,他依舊忍不住給對方加封。

並加恩於他的子孫,雖然只是一些賞賜之物,但對於才躋身進士的莊家來說,依舊意義重大。

有曾祖的庇護,至少這一輩不會有大的波折,只要子孫讀書爭氣,出仕也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

後世評論這一段歷史,莊先生是被提及最多的人,因為不管是給這個時代留下濃墨重彩的周滿還是白善,代表了這一時代雜篇快速發展的白誠,還是前期飽受爭議,一度被提及廢立之事的晉高宗,或是最後將盛世推到最高潮的大聖皇帝,他們都師從莊洵。

後世有史學家認為,莊洵的教育理念才是促進這一時代快速發展的原因,從他入仕到致仕,他看著沒有參與任何一項政令的制定和頒布,但這個時代所有重要的進程,他都能與之拐彎抹角的扯上關系。

或是由他的弟子直接提出,或有他的弟子直接參與,或者間接給出意見或者參與。

只不過這只是少部分史學家的猜測,因為缺少相關的史學材料支撐,所以不被主流認可。

但是,莊洵的教學能力是公認的好,現在國家圖書館中還有他弟子們留下的一些手稿,雖然只是一些片段時記錄,但也能看出莊洵因材施教,博學多識的能力。

而莊洵自己批註的文案更是被人重金收藏,也是因為他的傑出成績,優異人才特殊教學,因材施教,小班教學的呼聲一直不斷。

他的事跡更是被人挖了又挖,創作出了一部又一部以他為原型的電視劇。

相比之下,他的三個正經弟子比他差遠了,以他三個弟子為原型的電視劇,每次只能側重一個人,但以他為原型,一下能拍出很多人的精彩瞬間好不好?

除了他之外,最受歡迎的就是周滿了,這一位是真正開啟了女子從政的道路,雖然在她之前也出現過驚才絕艷的女將和女官,但她們都不能真正打開女子的從政之路,更不要說制度化。

而在周滿在朝中的時候,不僅太醫署會固定招收女學生,並向太醫院和各地醫署輸送女醫,以太醫署為平臺向相關聯的戶部、禮部去的女官同樣不少;

國子監更是改革,開始招收女學生,並在科舉中給出一定名額給女生。

雖然很難,但那個時代的確湧現出了一個又一個傑出的女官,她們在各個領域裏發光發熱,名留千古。

文學家研究後發現,這和莊洵自己尊重女性的教育分不開,從他不拘一格收周滿為弟子可以看出,他並沒有那個時代輕視女子的想法,他的教育也是推進周滿出仕的原因之一。

更是後來大聖皇帝大力推舉女官制的原因之一。

總之,他很厲害,他很牛,現代社會中,不少人都想要穿越變成他,回到那個時代,然後把一眾傑出人物都收到自己門下,順便腳踩仇家,打臉無良同窗,叱咤風雲,統一宇宙,哦,不,是統一整片大陸。

莊大郎是怎麼都沒想到,他父親會成為太傅的,而莊家的階層竟然會往上直接跳了一個大臺階。

直到這一刻,莊大郎才慢慢理解了父親,或許他是對的,當年他再多堅持一段時間,可能莊家的境遇很早就改變了,而父親的冤屈也早就洗刷。

莊大嫂沒他那麼復雜的想法,收到公爹和小兒子信息的那一刻,她就高興的轉起來,“信上說了,陛下還給公爹賜了一個宅子呢,公爹問我們要不要去京城,大郎媳婦,大郎媳婦,快把大郎叫回來收拾東西。”

莊大郎驚醒,皺眉,“收拾東西幹什麼?”

“去京城呀。”

“不許去!”

莊大嫂生氣的道:“你又犯什麼左性?以前公爹讓我們去,你說公爹在京城都是住弟子家裏,我們去了是添麻煩,所以不去,但現在皇帝都給公爹賜了宅子,為什麼還不去?”

“我們去了也是添麻煩,家裏日子過得好好的,去做什麼?”

“怎麼會添麻煩,公爹年紀大了,不需要人照顧?”

莊大郎哼了一聲,不客氣的道:“爹一直是師弟師妹們照顧著的,以前也沒見你說要照顧。”

“那能一樣嗎,你到底是他兒子,人年紀大了就想兒孫,我爹娘還是我兄弟們照顧著呢,我每次帶著孩子回去,哪次他們不高高興興的?”莊大嫂道:“你都一大把年紀了,不說想著體諒公爹,反倒這時候犯起左性來。”

“我這不是左性,”莊大郎認真道:“你沒去過京城不知道,那裏頭的水深著呢,我們都是沒多少見識的,去了京城,一個不慎就給父親惹禍的,你要實在有孝心,這一季就給爹多做幾雙鞋襪,他上次來信說你做的鞋子不錯,很厚實,又軟,站得也穩,走路一點兒不傷腳。”

心心念念就是想去京城見識一番的莊大嫂:……就好氣哦。

但莊大郎就是固執的人,他打定了主意不去,誰也勸不了他。

莊先生的信寄出去,半個月後就收到了家裏的回信和一個包裹。

包裹裏是這一季給他做的鞋襪和衣服,他一看那針腳就知道是兒媳婦的手藝。

看到這些他便大概知道莊大郎的決定了,不由一嘆,拆開信來看。

果然,莊大郎還是不願意上京。

來送包袱的周滿見先生傷懷,便擠到他身邊坐下,“先生要是想師兄了,我們可以請個探親假回去看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