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莊先生10

同理,陳福林搶奪莊先生的名額,陷害打壓對方的事也在劍南道一帶有傳聞,尤以倆人的家鄉範圍裏傳聞最多。

白二郎一直對陳福林一行人的行為很生氣,但當年的事沒有確鑿的證據,莊先生也不想鬧大,以免對他們三個產生不好的影響。。。

所以在閑下來後(他一直閑著),不,應該說是把手頭有關神醫下凡(呸,太白金星下凡)的定制話本寫完之後,他就開始創作以莊先生為原型的《前塵夢》。

這是他第一本剖析人性復雜,社會黑暗性的話本,因為和他之前的快意恩仇不太一樣,剛剛上市時便遇冷,全靠他前面積累下來的名氣才有人看一看。

白二郎財大氣粗,為了莊先生,幹脆自掏腰包印了好多,然後折價賣給各地書商,讓他們便宜點兒也要賣出去。

書商們都想要白二郎的下一本話本,所以對偶爾一本不太暢銷的話本接受度良好,為了討好他,自己貼錢都往外賣。

然後,貪圖便宜的書生們買回去看著看著竟然共情了,然後《前塵夢》爆火。

以前買話本的多是年輕一輩的讀書人,但這本書卻是老少皆宜,不少已經到知天命和花甲之年的老者也很喜歡看,甚至手筆還不小。

一人買好幾本,一本自己看著,幾本送相好的朋友,一本給子孫後代,還要留下一本收藏。

一個在縣學裏教了三十年書的老博士嘆氣道:“這雖然是一本話本,卻包含了不少人生至理,不僅學生們看了有收獲,便是我等,也能學到許多。”

反正,莊先生的人生經歷隨著《前塵夢》這本書的暢銷而傳遍了大晉內外,尤其是劍南道一帶。

書中雖然用了化名,但正如那位考據的書迷一樣,書中詳細描寫東西同樣不少,尤其是地方和官職一類全是正確的,所以稍一打聽就知道誰是誰。

陳福林也因此出名了。

作為第一個給莊先生沈重打擊,並一再陷害他的人,陳福林可以說是被天下所有讀書人所鄙夷的,包括他自己的孫子。

他的孫子一開始不知道,待他被人悄悄議論,然後他也去看了《前程夢》後,就忍不住跑回去問祖父,“祖父,《前程夢》中的賈福是您嗎?書上寫的都是真的嗎?”

陳福林一直掩耳盜鈴,雖然知道有這本書,卻一直不聽不看,聽到寄予厚望的孫子竟然這樣問他,頓時一口氣上不來,將暈不暈時通紅了臉道:“你拿來我看看,我倒要看看他是怎麼編排我的?”

他孫子也不知輕重,直接把書給他看。

陳福林抖著手將書翻開,一目十行的掃過,待看到他們當年在益州府學求學時經歷的事時手不禁更加顫抖起來,等翻到後面他收買了莊洵身邊的朋友陷害莊洵,並將人趕出京城,還讓人在劍南道一帶傳播消息,斷絕他的前程路時,頓時一口氣上不來,直接暈厥了過去。

他孫子這才知道慌,趕忙沖上去扶人,卻被帶著一起摔倒在地,“祖父,祖父……”

陳福林中風了,醒過來之後,他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他雙眼圓睜的瞪著帳頂,心裏說不出是憤恨還是悔恨,只喃喃道:“完了,完了……”

的確是完了,陳福林一家在家鄉的風評唰的一下從半空中直直落到地上,大有穿透土地繼續往下沈的局勢。

不僅陳福林的兒子受不了官場上的流言蜚語,辭官回來,連孫子讀書也大受影響。

以前一直不喜歡他們的人帶著親朋好友越發排斥他們,陳家經過權衡,最後決定搬家,離開故鄉,到另一個地方去生活。

雖然書不可能消失,類似的流言也不會斷絕,但換一個地方,別人不知他們的底細,那就不會知道他們是書中所寫的人。

而陳福林……沒多少時間了,等他一死,更不會有人知道他們家是書中的賈家。

陳福林沒想到自己臨老竟然還要顛沛流離,可惜他不能說話,便是反對也說不出來,只能流著淚的讓家人把他擡上馬車離開。

離開故鄉的那一刻,陳福林是真的後悔了,早知莊洵有這樣的運道,當年他應該大方點兒,不趕他出京,讓他有機會進學或出仕,以他的家世和有汙點的履歷,他最多在京城和周邊做個小吏或小官,不足為懼。

他不會遇見周滿和白善白誠,也就不能見到皇帝和太子,自然也不會有今日之禍。

莊先生並不知道這些事情,連白二郎他們都不知道,書寫出來,讓它廣為傳播後,白二郎就自覺完成了一件大事,拍拍屁股轉頭去寫了另一本話本。

莊先生年紀很大了,但他精力不錯,尤其最近周滿新琢磨了一丸養生的藥丸,其實就是給人補氣血的,她給他塞了不少,每日睡前一丸,不僅睡眠變好了,連頭發都有轉黑的跡象,其實就是曾經的白發看著隱隱發灰了。

莊先生精神很好,對鷹奴的教導也越發上心。

一直覺得莊先生學識比不上孔祭酒的鷹奴最近見到莊先生是又敬又怕,嗚嗚嗚,他上次就上課走神了一下,然後就被罰抄課本了。

他這是他長這麼大第一次因為讀書而被罰抄課本,可真是太丟臉了,有損他的英明神武。

莊先生卻很高興,好似找回了當年教導周滿三個,與他們鬥智鬥勇的感覺。

教新帝時他已經很大了,脾氣又大,性格偏激,必須得順毛安撫,對方已經是成年人,有自己固定的認識,所以莊先生很多話都不能說,以免激起他的抵觸情緒。

教他時,莊先生必須得收著再收著,所以他教給新帝的東西不多,卻是最耗費心神的。

教鷹奴就不一樣了,體驗和教周滿他們三個差不多,他對這個世界的認識還不深,性格、知識都在養成階段,所以對先生的教學是接受居多,偶爾會提出不一樣的意見。

不過這是好事,有不一樣的疑問才能探討出更多的知識嘛。

莊先生教得酣暢淋漓。

鷹奴也越來越沈穩和……跳脫。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