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莊先生8

“聽說他在國子監學官面前表露過對莊先生人品的質疑,於是莊先生考學沒過,他就想著科舉,寫了詩去投帖,”那人嘆息一聲道:“哎呀,事情壞就壞在這首詩上,那同窗收買了莊先生身邊一個好友,將那詩偷了出去,他趕在莊先生面前,在詩會上先念出了這首詩。”

“莊先生一無所知,第二天將詩帖投了出去,事情傳開,大家便都道是他偷詩。。。”

眾人驚訝,“好狠毒的心思,這名聲一出,莊先生的仕途路怕是要斷了。”

“可不是就斷了嗎,所以莊先生才不得不離開京城,後來才有機會收了周大人這三個弟子,這就叫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那同窗是誰?心思如此惡毒,說出來,將來見到他們家人我們也好避一避。”

“哎呀,雖然白駙馬的書中人都用的化名,但官職卻是寫得清清楚楚,我仔細的對照研究過,先帝時,周大人他們入京的那段時間,戶部郎中是一個叫陳福林的人。”那人雙眼發亮,一臉興奮,“我又查了查,果然,那陳福林也是劍南道人士,和莊先生同時為益州府學的學生……”

“……你,為何如此費力?”

“哦,我是白駙馬的書迷,據說白駙馬的每一本書都是有原型的,他最早寫的那本聞名天下的《向俠傳記》,原型不就是現在有名的俠商向銘學嗎?”

“你也是看《向俠傳記》喜歡上白駙馬的?”

“是啊,文人都重詩文,輕話本,誰閑暇時寫些光怪陸離的雜篇,都要收緊了不敢給人看,就是忍不住拿出去印刷了廣而傳開,也不敢用自己的真名,”他道:“像白駙馬這樣坦率真誠,不懼怕流言蜚語的,世間能有幾人?”

一人補充道:“而且還身份尊貴。”

“就是的。”

剛出山的人沒少聽白駙馬的故事,對此已經不太感興趣,他更好奇的是那位莊先生,所以把話題扯回來,“這樣說來,這位莊太傅是苦盡甘來,大器晚成了?”

“這誰也說不準是好是壞,你們以為他只受這點兒冤屈?那《前塵夢》中說了,莊先生被趕出京城後很是窮困潦倒了一陣,在隆州給人做幕僚時還被人羞辱打壓。”

“不知是誰,可還在朝中?”

“要是在朝中,上朝的時候碰見應該很尷尬吧,不知會不會悔死。”

已經看完了整本《前塵夢》的人道:“會不會後悔不知道,因為書中沒寫,不過我仔細查了查朝廷的邸報,發現與書中描寫時間線差不多的隆州刺史後來因為貪酷被革職查辦了。”

“我算了算時間,那會兒大概是莊先生才離開隆州三年多……”

“……兄臺厲害,竟然都找到邸報來查證。”這樣的書友太恐怖了,有人小心翼翼的問,“兄臺不會把白駙馬書中的每個人都查了一遍吧。”

“唉,我倒是想,但資料有限,其中涉及的時間跨度大,地方也大,消息滯後,所以我只能查到一些有據可查的人,其他的,任我使了渾身解數也找不到,”他念念不忘的道:“比如向俠墜崖得到前輩武功秘籍的那座懸崖,我為此特意去了一趟劍南道,把廬州、渝州、遂州、合州一帶都找過了,就是找不到那座懸崖呀。”

眾人:……

有人小心翼翼的道:“或許是白駙馬杜撰的呢?”

“不可能是杜撰的,那上面描寫得這麼詳細呢。”他道:“你看《前塵夢》中莊先生的經歷便都能對上,可見白駙馬寫書是認真的,連這樣的書名他都能如此真實的寫作,何況《向俠記》可是號稱的向銘學傳記呢。”

一般情況下,傳記都比夢之類的要真實。

可他們不知道,白二郎寫《向俠記》時年級還小,裏面加進去的東西,讓主人公向銘學看了都陌生啊,感覺像是在看另一個人,除了名字和身份背景是他,其他的全然不是了。

“《向俠記》我看過了,不知《前塵夢》哪裏有賣,我也要買一冊看看。”

“不知那些曾經打壓針對過莊太傅的人,此時是否後悔呢?”

其實杜刺史早就後悔了,他後悔的時候莊先生還沒出頭,依舊在羅江縣裏做教書先生呢。

莊洵走後,他就又火速給自己招了一個師爺,這一位就很合他和杜夫人的心意了,不論是說話做事都很讓人心情愉悅,就是處理公務的能力比莊洵差了點兒。

但這不要緊,瑕不掩瑜嘛。

當年他的考核為中等,第二年是下等……

當政績考核下來時,杜刺史才驚覺這位新師爺和莊洵的能力差別,他終於有些不高興起來,於是繼續尋找好用的幕僚。

他又招了兩個幕僚,想著三個臭皮匠總頂的過一個諸葛亮吧?

結果他們自己爭權奪利,反鼓動得後院的杜夫人等妻妾人心浮動,開始相鬥起來。

於是今天杜夫人收了東家的錢要為東家做主,明日寵妾收了西家的錢在杜刺史耳邊吹枕頭風……

杜刺史家世是還行,但也不到能夠只手遮天的程度,正巧那時候朝中皇子爭鬥激烈,正火大得沒處撒,於是皇帝抓了一把吏治,直接就把杜刺史等一行人當典型給辦了。

革職查辦,他被抄沒家產,遣送回鄉,當然,家中的財產還是在的,日子過得不差,但……

面子裏子都沒有了,這讓熱愛權勢的杜刺史心如焚燒,難受得不行,當時他就後悔了,日常忍不住和妻子互相抱怨,“要不是你當年趕走了莊洵,家中何至於犯下這樣的大錯?”

以至於他連兒子都看不順眼起來,“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東西,誰家兒子不是幫著老子籠絡幕僚,你倒好,糟踐起人才來,真是崽賣爹田不心疼。”

杜夫人可不會站著由他罵,道:“當時你也沒攔著,是你要把人趕走,幹我什麼事?”

夫妻兩個大吵起來,卻不肯放棄東山再起的機會,所以杜刺史只要有空就去求官,一連十來年,錢撒出去不少,卻一個官職都謀不到。

皇帝沒少用有汙點的官員,因為貪汙、失職、殘酷等種種原因被罷官的,過個幾年,只要認真求官,皇帝多半會答應。

但那些人都是有可取之處的,他們要麼立過大功,皇帝看在他們功過相抵的份上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要麼才華突出,雖然犯過錯,但只要把人用好了,利大於弊。

而杜刺史兩者皆不占,他既沒有功績,自身也沒有才能,皇帝怎麼會忘記他的錯誤?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