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莊先生5

能少操心的教學生賺錢,誰願意費心勞力的開學堂啊,莊先生一口應下,於是打包了包袱又把妻子帶回了羅江縣。

莊大郎沒想到父親會去七裏村那麼偏僻的地方當先生,他覺得太辛苦了,於是勸了幾句,“現在家裏並不是很缺錢,就是縣城裏工錢少些也不要緊,兒子現在已經能養家了,何必去那麼偏遠的地方呢?”

莊先生笑道:“並不是很遠,到縣城也就兩個時辰不到,而且白老爺既然選擇把家定在那裏,顯然那裏還是有可取之處的。。。”

莊大郎,“那也太辛苦了。”

莊先生不覺得辛苦,“只是教一個學生,怎麼會辛苦呢?”

見父親如此堅持,莊大郎只能作罷,不再勸,只是到底擔心,隔一段時間便要去看看,送一些肉食給他們,怕他們在鄉下連肉都沒得吃。

去了幾次,發現白家對莊先生都很禮遇,別的不說,每日都會送一塊肉給莊先生夫妻,加上七裏村風景又好,只是教導一個學生,日子反倒比之前還自在些。

莊大郎見了便很少再去,他也忙呢,知道父母過得好就行了。

白直是一個很好的學生,他聰明,自律,目標明確,莊先生教他並不費力,才教了沒多久,莊先生便覺得他更適合去更好的學堂,比如縣學或者府學裏學習更好。

白老爺雖是鄉紳,但是從父親那一輩才在綿州安定下來,他又還年輕,並沒有門路進府學和縣學。

最後還是莊先生幫忙走動,請了幾個朋友轉著彎兒的搭上了綿州的縣學教諭,讓白大郎進縣學裏讀書。

把白大郎送走,學堂裏就只剩下零星來上學的莊戶家的孩子,他們的束脩很少,給莊先生的錢基本上是白家在出大頭。

莊先生正遲疑是否在七裏村裏繼續教學時,白老爺直接把他還小的二兒子給塞進學堂裏。

他笑呵呵的道:“這孩子也可以啟蒙了,還請先生多費心。”

莊先生就低頭看著圓頭圓腦,一臉懵懂的白二郎,不由一笑,“二公子還小,這麼小就啟蒙,怕是坐不住吧?”

“沒事兒,坐不住就打,他就是太坐不住了,我才想著早點兒開蒙,這樣他一年學不會,那就學兩年三年,不太聰明,就比別人早學兩年。”

莊先生直覺這樣不好,但看了一下他要是不收,便要擼袖子揍一頓兒子的白老爺,莊先生還是點頭答應了。

於是白二郎就被送到了學堂裏,因為比別人小和矮,他坐在了第一排。

他並不喜歡讀書,在家裏父母也有教他念詩,他一開始挺高興跟著念的,但後面他們就總是問他,有時候他能記住,有時候不能記住。

他能記住的時候他們就很高興的誇他,不能記住的時候他們就兇巴巴的,所以白二郎後面甭管能不能記住,他都不樂意開口告訴他們了。

哼,只要他不說,他們就別想高興和生氣。

白二郎不是很認真的聽課,他以為自己已經是年紀最小的學生了,沒想到課才上了沒兩個月,莊師母病逝,莊先生傷心了幾天後就回來上課,雇傭了村裏的一個婦人做飯,然後上課時,一個小孩兒就扶著墻壁慢慢挪到了門口,直接趴下翻過門檻,然後就仰著小臉看他們。

坐在第一排,正對著門口的白二郎:……

比他還要小。

莊先生也很驚訝,不得不放下書把孩子抱上,出去找正在做飯的小錢氏。

他有些生氣,怎麼能連孩子都看不住,學堂不遠處就是河,萬一滾到河裏……

莊先生的怒火在看到正彎著腰劈柴的小錢氏後一消,還是溫和的把孩子還給了她。

之後,那小孩兒便經常往課堂裏爬,她也不鬧騰,就坐在門檻上仰著小腦袋看莊先生,眼裏都是好奇,也不知道她能不能聽懂他們說的話。

莊先生很喜歡這個小姑娘,白二郎也不討厭,畢竟這是和他身量最相仿的小夥伴了。

但很快,他這種想法就消失了,因為她很快學會了說話,叫的第一聲是跟著他們一起喊的“先生”。

再然後,她的語言能力飛速進步,快速的從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變成了兩個字兩個字的說,最後是能跟他們一樣,四個字四個字的念著書。

莊先生並不驚訝於她開口的速度,小孩兒學說話快是正常的,但她跟著背下來千字文卻是不正常的。

這孩子的記性太好了,聰明得不得了。

莊先生心喜,這樣聰明的孩子他還是第一次見,誰會不喜歡呢?

他動搖著,動搖著,因為周滿的出現,他心中因為老妻離他而去的傷懷都淡了許多。

他一直在左右搖擺,最後在周滿越來越大,越來越聰明的誘惑下,還是沒忍住收了她做弟子。

弟子和學生是不一樣的。

在接過周滿奉上來的茶杯時,莊先生心中的猶豫和不安一瞬間消失,他想,罷了,他都已經到了這個年紀,人生已經可以看見盡頭,還有什麼可害怕的呢?

而周滿還小,他若不教她,她的人生也能一眼看到盡頭,她那麼的聰明,他怎舍得讓她明珠蒙塵,就這樣消磨一輩子?

雖然讀書,她以後會遭遇更大、更多的逆境,聰慧會讓她很痛苦,但……她是清醒的,她至少可以有更多的選擇,痛苦或許會更多,但快樂也會更多。

比如他,回想過往,他就從不後悔自己讀書,雖然這一生遭遇了許多挫折,但他不後悔去益州求學,也不後悔去京城走那一遭……

雖然前程斷絕,但他也不會否認在隆州的那一段經歷。

雖然痛苦,但清醒,讀書會讓他有資本去思考,去選擇自己將來的路要怎麼走。

即便一生碌碌無為,毫無建樹,那也是他能力不足,時運不濟,他心裏是清明的。

莊先生想給這個聰慧又懂事的孩子更多的選擇,讓她知道自己生而為人,而人應該具有怎樣的品格和人生。

莊先生呼出一口氣,翹著嘴唇喝下周滿奉上來的茶,笑著拍了拍她的小腦袋,叮囑道:“以後要好好學習,不要辜負了這個讀書的機會。”

滿寶仰著小腦袋狠狠的點頭,“先生放心,我一定努力讀書。”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