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莊先生3

莊先生自己在書房裏枯坐許久,最後還是嘆息一聲,把幹透,結在一起的毛筆放在架子上,把寫到一半的信撕丟進腳邊的火盆。

他起身將所有的書都收到藤箱裏,然後出門和幾個朋友告別。。。

作為刺史的幕僚,莊先生自然認識不少人,比刺史官位低的,尤其是刺史府的屬官和底下各縣的縣官,對莊先生都很禮遇。

畢竟他在杜刺史這裏很受看重,有時候他一句話便能影響底下各縣的撥款。

所以他朋友很多,只不過能讓他告別的卻不多。

莊先生只找了幾個朋友告別。

他們都很驚訝,問道:“你正受看重,為何要走?”

莊先生苦笑一聲,因為是好友,他也不瞞他們,道:“我不能再在這裏留著了,大郎現在心態不對,再留,他就完了。”

朋友們很惋惜,“刺史很看重你,上面傳了消息下來,這兩年刺史可能就要高升,到時候你跟著,進一步可以借刺史的勢謀一個縣丞當一當,退一步也是刺史身邊的紅人,有的是機會……”

莊先生搖了搖頭道:“我不能為了自己的前程就毀了孩子。”

一人建議道:“不然讓嫂子帶大郎回鄉,你留下。”

莊先生苦笑,“那孩子現在鉆了牛角尖,若不能改正,將來只怕要走彎路,養育孩子是兩個人的事,我怎能把孩子推給她呢?”

“她素來溫婉,只怕鎮不住那孩子,何況,”莊先生頓了頓後道:“杜家小兒辱我,大郎是為我這個做父親的張目,我怎能無視他的付出,反而將他送走,留在杜家呢?”

莊先生第一次表達出杜家的不滿,“杜刺史還不值得。”

朋友們聽了一嘆,雖然覺得可惜,但依舊道:“這倒是,君以國士待之,你才好以國士報之,他既對你無尊重,留在這裏也無用,不如另尋良主。”

“是啊,以洵美你的能力,出頭只是時日的問題,再找一個主君就是。”

“我聽說益州新來了一位使君,在朝中素有賢名,洵美不如去試試?那益州距離你故鄉綿州也不遠啊。”

莊洵神色一黯,搖頭道:“我已經答應了杜刺史,以後再不做人的幕僚。”

朋友們驚訝,失色道:“為何要做這樣的承諾?”

像莊洵這樣身上有明顯汙點的,通過正常的科舉已經不能入仕,只能走旁道,而在沒錢沒勢的情況下,給人做幕僚是最有效的方法。

他們知道莊洵,他一直想要出人頭地,一是為了自己的抱負,二則是為了洗刷自己的冤屈。

入仕一直是他的目標。

莊先生沖他們笑了笑道:“所以益州我是去不了了,你們倒是可以去試一試。”

他道:“杜刺史此人心胸狹隘,後宅又無賢良人輔助,只怕好日子不長,你們趁早離開隆州吧。”

幾個朋友對視一眼,心中暗驚,他們都知道,刺史府的很多決定都有莊先生做參考,杜刺史因為有莊先生在一旁勸誡,很少犯錯誤,這幾年的政績考核才那麼好看。

現在莊先生走了,以杜刺史前幾年表現出來的品性……

幾位朋友嘆息一聲,應了下來。

等莊先生一走,幾人便嘆道:“誰都知道刺史府後院那位貪酷,凡有一點兒好處,那就緊抓著不放手,就是刺猬從眼前經過都要被拔去兩根刺,之前洵美沒少為這事勸誡杜刺史,我看,這次的事多半是後宅那個進讒言。”

“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意思?杜刺史若心正,怎麼可能會被枕頭風吹歪?”一人道:“我看他們就是一丘之貉,夫妻兩個誰也別怨誰。”

“離了洵美,我看他這一年的政績考核怎麼辦。”

“這一年還是能過去的,但明年就不一定了,以這兩位的性格,無人約束,只怕要出亂子,到時候不被發現還罷,一旦被發現……”

“罷了,罷了,我們不談這掃興的人,洵美要走,我們也尋摸一些好東西給他踐行。”

“什麼好東西,要麼送書,要麼送銀錢,前者是他所愛,後者嘛,既然不能做幕僚,以後只怕要為生計操心了,送銀錢最合適。”

莊先生的家底並不多,他當年被人從京城裏趕出來時,身上已經沒多少錢,他們一路南下回鄉,快到綿州時,他自覺無顏面見祖宗親朋,因此又回頭,最後停在了隆州。

他在這裏生了一場重病,那時家中都斷炊了,是妻子出去給人浣洗衣物,這才沒讓莊先生斷藥,但他們著實過了一段清貧的日子。

後來莊先生找了抄書和給人做賬房的活計,日子才慢慢好過起來,一直到他給刺史做幕僚,家中才開始有存款,只是也不多。

此時要搬家,回鄉是一筆支出,回到家安頓又是一筆大的支出。

莊先生和紀娘子算了一下賬,見紀娘子滿臉愁容,他就牽著她的手安撫道:“別怕,等回鄉,我便去找活幹。”

他笑道:“我識字識數,還是很容易找到活兒的。”

一旁的莊大郎突然道:“可以做賬房。”

莊先生扭頭看去,莊大郎就低下頭,小聲道:“父親做賬房就很好。”

記憶裏,他父親給人做賬房的那一段時間是他過得最幸福,最開心的日子,每天父親都能按時回家,母親會做好飯菜,隔三差五就有一道他們喜歡吃的肉菜。

他每天就出去上學,不管是學堂裏的同學,還是巷道裏的小夥伴們都很喜歡他,也很崇拜他,連父親的東家見了他也是一臉和藹,會給他吃點心和糖果。

他喜歡他父親當賬房。

莊先生就笑了笑,道:“回去的時候找一找。”

他們很快收拾好東西,等刺史府和屬官們知道這事時,莊先生已經要走了。

衛參軍知道這事時,眼睛不由一亮,伸手拉住一人,“莊先生不在刺史府幹了?”

對方一看他的目光就知道他的打算,“你想請他啊?”

衛參軍嘿嘿一笑道:“我早看上莊先生的才能,覺得他做個幕僚屈才了,正好軍中缺一個主簿,他若是不介意,可以來軍中試試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