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古忠10

周滿看了一眼他身後的吳公公道:“陛下身邊有吳大人,古大人能做的事情也有限,感情這種事,是強求不來的,不信您問吳大人,將來再有新帝,您問他是不是還是對您感情最深厚,只願意伺候您一個?”

吳公公渾身一震,立即表忠心,“其他人哪裏比得上奴才和陛下的情誼?奴才可是打小就伺候陛下……”

新帝看了看吳公公,心裏好受了許多,想了想後點頭,“行吧,朕允了,太極殿這邊就交給吳安吧。”

吳公公低下頭掩住眼中的驚喜,跪下道:“奴才謝陛下信重。。。”

周滿也對皇帝連連作揖,“臣也代古忠謝陛下恩典。”

新帝嫌棄的沖她揮手,“讓古忠親自來謝。”

古忠得以脫身,自然是要親自來謝恩的。

他可比周滿委婉多了,也讓新帝心裏舒服了許多。

他跪在地上和新帝哭泣,表示他心裏其實是很糾結的,他既想留下來伺候皇帝,卻又總是想起先帝。

畢竟先帝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太極殿裏度過,且都是古忠陪著的。

他也是從小看著皇帝長大的,自然想在一旁看著皇帝管理大晉,一展宏圖,但他身體實在是不爭氣,精力也跟不上,加上時不時的想起和先帝在一起的日子……

新帝聽他哭了半天,心情總算舒爽了,大手一揮,賞賜了他不少東西,讓他拿出宮去鎮宅,也許了他帶古才出宮。

古忠謝恩後退出,古才立即上前扶住他,見他眼睛紅紅的,有些憂慮,“幹爹,陛下沒答應嗎?”

周大人不是說已經沒問題了嗎?

古忠用手帕擦幹凈眼淚,啞著聲音道:“陛下隆恩,賞賜了不少東西,一會兒你去內侍省裏領取,我們回去收拾收拾東西準備出宮。”

古才一聽高興的應下。

結果都不用他們去內侍省裏領,古濟收到旨意後親自把東西送到了古忠屋裏,還給古忠和古才準備了程儀。

雖然只是從宮城裏搬到內城,但古忠還是大大方方的收了。

他還笑容滿面的叮囑他,“以後在宮裏好好當差。”

好似還和以前一樣。

古濟眼眶微紅,“是,師父放心,徒兒必不負您所托。”

古忠似乎並不介意他之前的明哲保身,還邀請他,“以後有機會出宮了,到我那小院來坐坐。”

古濟一口應下,然後畢恭畢敬的親自把人送出宮。

來送古忠的人不少。

吳公公也帶著人來了。

甭管之前古忠被送到大理寺時大家是袖手旁觀,還是落井下石,這一刻,對於他的離開,所有人都是心中歡喜和……羨慕的。

和宮女們不一樣,她們的一生中有很多選擇,內侍卻只有一種,在皇宮裏老死。

就是童內侍,也只能到皇莊裏去榮養,皇莊,依舊是屬於皇宮的東西。

而他們就是依附在這些東西上的小玩意兒,終其一生都難以脫離皇宮這個富麗堂皇的牢籠。

而今日,古忠活著走出去了,且還是光明正大的走出去。

所以不管之前是怨是恨,還是愛或者恩,此刻大家的心情都是差不多的。

連吳公公都有了許多的盼頭,扶著古忠送到門外,柔和的道:“大人若是想皇宮了,可要多回來看看我們。”

古忠是內侍,又不是外臣,出去了就是平民,怎麼可能進宮來?

不過古忠還是應下了,今兒高興,都先應下再說。

周滿和眾同僚們下衙出宮門時,看到宮門一角還站著許多相送的人,不由停下腳步,“今日古大人就出宮了?”

張尚書看了一眼後道:“一個閹宦,竟弄得興師動眾的。”

周滿微微皺眉,不太贊同道:“這皇宮古大人畢竟住了幾十年,一朝離開,將來再難進來,親朋熱情不舍些有什麼奇怪的?便是張尚書在一個地方任職久了,突然調職離開,也是會傷懷的吧?”

張尚書震驚的瞪大了雙眼,“周大人,你拿我和一個閹宦作比較?”

楊和書忙打圓場道:“古大人離宮還是先帝親自安排的,聽說陛下賞賜了他不少東西,以酬他多年盡心服侍先帝的情誼,既然都是要出宮,不如我們都過去道一聲賀?”

老唐大人也不太喜歡太監,因此沒說話,只當沒聽見他們的爭論,扭頭和趙國公道:“吐蕃那邊還是沒國書過來嗎?”

趙國公也不喜和太監過從甚密,認為皇帝太過倚仗內侍不好,為此沒少勸誡先帝疏離身邊的內侍,所以邊回答老唐大人的話邊往外走,“沒有,再等等,若還是沒國書,沒使臣,兵部這邊就派人去吐蕃邊境晃一晃,這是日子過好了就忘記自己身份了……”

劉尚書卻對古忠很有好感,倆人感情也不錯,見他們走了,便笑著應和了楊和書一聲,和他們一起朝古忠走去。

古忠見到他們,態度比以前更加溫和,但脊背卻是挺直了行禮的,“見過劉尚書、周大人和楊大人。”

他身後的內侍們忙都跟著行禮。

楊和書對他笑了笑,問道:“古大人今日出宮?”

古忠低頭回了一聲,“是,送行的人有些多,吵到各位大人了。”

劉尚書笑道:“這宮裏幾時安靜過?我們進宮出宮,也不是都做蚌貝的,誰還不會張嘴說話?”

說罷還瞥了周滿一眼,周滿一對上他的目光,立即道:“看我做什麼,我從不在宮中喧嘩。”

這話大家聽聽就好,連楊和書都沒替她說話了,只是站在一旁笑。

周滿看了一眼古忠身後堆滿了一車的東西,畢竟是搬家,雖然很多東西都不能帶出宮,但就是他日常的衣物鞋襪等,加上皇帝和先帝給的一些賞賜便綁滿了一車,這會兒來送行的人還送禮,他們估計得扛著包袱往外走。

不說皇城外的路,就是宮門口到皇城門口就不近,這一路只怕會有更多的人看古忠的笑話。

對內侍們來說,功成身退,出宮榮養是天大的喜事,但這些在唾手可得的外臣們眼裏,出了宮的內侍,便是失去了唯一鋒利爪牙的殘障人士而已。

她不知道私底下還有多少人像張尚書一樣,不僅看不起他們,還帶著惡意的鄙夷。

但她知道,失去了太極殿大總管身份的古忠已經失去了和那些人對話的資格,所以她道:“你這東西有些多,馬兒要累的,騰一些送到我車上吧,我給你送去。”

楊和書扭頭看了她一眼,頓了頓後笑道:“我那車中也有空隙,我也可以幫忙捎帶一些。”

劉尚書驚訝的看著倆人,想了想,便也幫忙拿了兩個包袱。

一直笑吟吟面對來送行的同僚們的古忠,一下就紅了眼圈,但笑容卻越發燦爛起來,他朝著三人行禮,正對著站在中間的周滿,“那就有勞三位大人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