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古忠9

但古濟看他的神情便能大致猜出來,那話只怕是給周滿傳的,他也不問是什麼話,反正問了也問不出,只是笑道:“替我和師父問好,待回頭我抽出空來就去給師父請安。”

古才應下,然後恭送他離開。。。

古才跑回去將這事和古忠一五一十的匯報了,憂慮道:“幹爹,我是不是壞事了?”

古忠很淡然,“沒壞事,他是你師兄,多問你幾句沒什麼,你該如實告訴他的。”

“這事已經過了陛下跟前,雖不必要宣揚,但也沒必要遮遮掩掩的。”古忠說到這裏看了古才一眼,嚴肅道:“他是你師兄,你躲著他幹什麼?”

古才低下頭去嘟囔道:“師兄他……當時幹爹一落難他就撇清關系了,我不喜歡他……”

他頓了頓後小聲道:“我有點兒怕他。”

一開始他是不怕的古濟的,師兄弟兩個以前關系還是很不錯的,他比古濟小很多,他被古忠收養的時候,古濟已經能在宮裏獨自辦差了。

那時古忠要伺候先帝,他這個小內侍便是跟在古濟身後學習的,沒少受到師兄的照顧。

後來古濟去了內侍省,可以獨當一面,古才這才到古忠身邊伺候和學習。

上次,連周大人這樣的外臣都能冒險救幹爹,師兄卻是最快撇幹凈的人,那時候古才便覺得害怕和透心涼。

古忠卻看得很開,他笑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才是宮裏的常態,有什麼可怕的?”

“他雖沒幫我,但也沒落井下石的害我,”古忠笑道:“所以他一日還叫著你師弟,那他就是你師兄。”

他道:“你傻不傻,將來我們父子兩個是要往外頭去的,但在外面生活就比在宮裏強?”

“要是沒依沒靠,我們就是有萬貫家財也保不住啊,”古忠道:“所以宮裏有這麼個人在,你不想著繼續維系好倆人的關系,盡躲著他,是不是傻?”

古才目瞪口呆,“那,那我還要和以前一樣對師兄?”

古忠盯著他看了半晌,最後搖頭失笑,“有些情你得記在心裏,有些情只要維持面上的就行,你呀,還太嫩了,既然學不會,那就和以前一樣吧,只是你記住,我們父子倆的事,別什麼都告訴他就行。”

古才一臉迷茫的應了一聲,“哦。”

古忠也不指望他能立刻知道,笨點兒也有笨點兒的好處。

因為有古忠的教導,古才再見到古濟時就自然多了,雖然不像以前那麼親近了,卻也比這段時間看見人就躲的好。

說心裏話,古濟心裏是松了一口氣的。

他知道肯定是師父指點的,但他們和好,總比鬧僵的要好。

周滿不知他們的暗潮湧動,第二天處理政務到中午,宮裏開始放飯,她便把自己的那一份讓給盧太醫等人,然後自己高興的去崇文館吃席。

雖然要走老長一段路,但吃好吃的總是讓人心生歡喜的。

沒有肉,但古忠也很盡心,出錢讓膳房準備了美味的素食,有些素菜吃起來比肉還要好吃。

周滿吃得津津有味,吃飽喝足後直接問,“您就直說吧,有什麼事是我能幫您的?”

古忠一臉感動,“周大人爽快,我也不瞞著,先帝仁厚,許了我出宮,只是陛下剛登基,太極殿的事務還沒交接清楚,加上陛下隆恩,我便一直留在了宮中。“

“只是我年紀到底大了,先前又去大理寺走了一遭,身上多少不好了,”古忠嘆氣道:“雖說陛下隆恩不好堅辭,但我也怕身體不好反壞了陛下的大事……”

周滿聽明白了,“你要我替你和陛下求情放你出宮啊。”

古忠道:“其實和太後娘娘求一求是最快的,只是先帝在時我沒能照顧好先帝,我現在是沒臉見太後娘娘的。”

周滿想了想後道:“行,我替你和陛下求一求。”

周滿基本上每天都能見到皇帝,小朝會嘛。

每次開完小朝會她都是最快離開的,腿腳特別利索,今天她卻特意慢悠悠的從自己的位置上起來,還攏手站著等其他人走了才開始挪步。

新帝扭了扭脖子,正想出去走走讓腦子休息一下,一擡頭看見磨磨蹭蹭才走到殿門口的周滿,便叫住她道:“周滿,你有何事?”

正想提醒新帝的吳公公便退到了一旁,周滿立即滿臉笑容的回頭,“陛下,我陪您去花園裏走走吧。”

新帝瞥了她一眼,起身。

去禦花園太遠了,今天的折子不少,新帝沒打算把太多的時間浪費在走路上,所以就帶著周滿往書房前面去,那裏有個小花園。

新帝在周滿前面半步走著,一邊走一邊教她,“周滿,你現在都三品了,有什麼事不必私下說,直接在朝會上提出來,我現在也不是太子,而是皇帝了。”

周滿道:“但這是私事,不算公事,在小朝會上提不好吧?”

新帝頓了一下後問,“你有什麼私事和朕提?”

周滿還能有私事?

她辭官請假這種都算做公事。

周滿左右看了看後小聲道:“我是來替古大人求恩典的。”

新帝皺眉,“求什麼恩典?”

“出宮唄,”周滿道:“先帝不是提過,要讓古大人出宮去嗎?”

新帝不悅,“朕並沒有虧待他,怎麼,他不願意留下伺候朕?”

周滿直言道:“古大人要是年輕個十歲,那肯定是願意的,但他現在都一把年紀了,早沒有了爭權奪利之心。”

她嘆息道:“工作太累了,要不是我還年輕,又深受先帝和陛下恩典,我都想辭官雲遊去了。”

現在職田對她的誘惑已經不強,讓她堅持下去只有兩個原因,一是太醫署的前景發展;二就是回報先帝和新帝了。

新帝皺著眉看她,“你年紀輕輕的,怎麼做老態龍鐘之態?”

周滿道:“是,這是臣的不是,近來事務繁忙,真的是太累了,您看,我年輕力壯都有致仕的想法,何況古大人呢?”

她直接道:“古大人之前還有先帝在宮中牽掛著,但現在先帝故去,他在宮中沒多少牽掛了,帶著兒子出去過自個的小日子,也見見大晉的大好河山不好嗎?為何一定要留在宮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