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古忠8

皇帝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天下,就是太子,他叮囑了再叮囑,終於放過他,輕聲道:“請你母親進來,我和她說說話。”

太子見皇帝氣息都微弱起來,不由看了一眼古忠,退下去找母親。。。

皇後走進來時,皇帝已經不太能說得出話了,古忠看了眼倆人握在一起的手,悄悄退到一旁。

皇帝的手虛虛搭在皇後手上,幾不可聞的道:“梓童,這輩子辛苦你了……”

皇後眼前模糊起來,她擦了擦眼角的淚,握住他的手輕聲道:“不辛苦,下輩子,妾身還願意陪著二郎。”

皇帝扯著嘴角笑了笑,應道:“好……”

倆人不再說話,就這麼手牽著手望著對方,不知什麼時候,皇帝的眼睛微微合上,手軟軟的落在了皇後的手心裏。

皇後抖著手去推了推他,輕聲喚道:“陛下……”

皇帝沒有應她,也沒有動一下。

古忠忙上前試了試皇帝的鼻息,片刻後跪下,“娘娘,陛下他……崩了!”

皇後低著頭哭了一會兒,勉強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後起身,搭著古忠的手往外走,與眾人宣布道:“陛下,駕崩了——”

周滿心中一傷,與眾人一起跪下,大殿裏立即響起哭聲,便是內斂如老唐大人都哭出聲來。

周滿和蕭院正領著太醫院的人入內,確認皇帝是真的駕崩後便協助太子等皇子一起收殮。

古忠還是太極殿的內侍大總管,總領各種事務。

一直等到太子登基,先帝出殯,古忠這才能出一口氣。

他沒有多留戀,先帝前腳出殯,他後腳就把太極殿的事務轉交給吳公公。

但吳公公哪敢直接收?

他去找了新帝。

才當上皇帝的太子經歷了喪父後各種繁忙的公事和私事,這會兒正是最思念父親的時候,因此沒有直接同意,而是道:“他常伴父皇左右,父皇雖去了,但勞苦功高,讓他繼續領著大總管之職吧,你從旁協助。”

吳公公低聲應下。

古忠並不想繼續當大總管,雖然有權有勢,還能繼續積累財富,但一朝天子一朝臣,他和太子感情不深,在他面前是遠比不上在先帝面前的。

何況,太子的脾氣……

但古忠也不敢在此時堅持離開,他了解太子,再辭,只怕太子要生氣了。

古忠心中憂慮,臉上卻沒顯露出來,而是和吳公公客氣的道:“在這太極殿裏,說是內侍大總管,但其實還是圍著陛下轉,我們這些人只需聽陛下吩咐就行。”

“但陛下用得最慣的就是吳大人您,這以後在禦前,我們還要多勞吳大人了。”

“古大人太客氣了,”吳公公笑容滿面道:“咱家是初來乍到,哪裏及得上古大人對太極殿熟?陛下已經發話,以後啊,我一定好好輔助您,您有什麼話就只管吩咐。”

古忠笑了笑,倆人都笑得很燦爛,只有他們自己知道內心並不平靜。

古忠跟在新帝身邊一陣子,雖然依舊受人尊敬,但太極殿,甚至整個皇宮都開始站隊了,是站在他這邊,還是在吳公公那邊……

這並不是他們可以決定的,一山不容二虎,何況還是獵食區域重疊的兩只老虎。

雖然這山裏的飯菜不是現在的古忠想吃的。

想了想,他只能去找周滿。

周滿也很忙,新帝即位,蕭院正自覺功德圓滿了,之前又有先帝中媚香而沒發現的事在,他自覺有愧,於是沒過多久就上書祈骸骨。

新帝按照慣例挽留了兩次,在他第三次上書後大筆一揮答應了,於是周滿被晉升為太醫署署令和太醫院院正,職田又增長了。

當然,工作量也增加了不少就是。

對太醫署將來的規劃,很多都是蕭院正之前不願,也不肯大刀闊斧做的,周滿接手後,幹脆就慢慢縷清這些事情,打算一步一步的落實。

所以要做的事情比較多。

一忙起來,周滿就容易忘我,出宮的路上被古才攔住時還下意識的往旁邊一避,想要繞過障礙物往外走。

古才連忙擡高了聲音,“周大人,周大人……”

周滿回神,這才看清擋在身前的人,“小古大人?是來拿藥的嗎?古大人已經不用吃藥了,日常多註意保養就行。”

“不是,是幹爹想請大人用一頓飯,”古才笑道:“幹爹知道大人現在很忙,所以也不敢占您太多時間,明兒幹爹休沐,所以想在崇文館裏請大人用頓便飯,您看午飯的時候可有空嗎?”

周滿楞了一下後道:“他要在宮裏請客?我可是外臣……”

外臣和內侍過從甚密是大忌,就算倆人交情不錯,他們也很少明面上來往。

古才笑道:“周大人放心,幹爹將此事過了明路,誰都知道,幹爹從大理寺裏出來時是周大人給幹爹看診,這才讓幹爹好地這麼快。”

他笑道:“幹爹特特求了陛下,準許他在宮裏設一桌酒席宴請您,崇文館這個地方還是陛下給選的呢。”

崇文館是太子的地盤,現在新帝登基,鷹奴也被封為了太子,但東宮這邊還是新帝的地盤,畢竟他才從太子到皇帝沒多長時間。

周滿一聽,點頭道:“行吧,那明天午時我去崇文館用飯。”

古才高興的應下,問道:“大人有什麼特別想吃的嗎?”

這會兒她還得守國孝呢,能吃啥?

她想了想後道:“豆腐吧,我喜歡吃豆腐,各種各樣的豆腐多來點兒。”

不能吃肉,那就吃豆腐吧,這個跟肉的口感是最像的。

想到這裏,周滿肚子餓了,她摸了摸肚子,和古才點了點頭道:“時間不早了,我要出宮,你也快回去復命吧。”

古才應下,高興的要回去找古忠,半路上遇到了古濟。

古才忙停下腳步,低頭站到一旁避讓。

古濟現在是內侍省的主官,四品,只在古忠和吳公公之下,在宮裏也是數一數二的人物了。

古濟看見他,特意走過來,笑問,“師弟,你這是從宮門口來?今日又出宮了?”

古才低著頭道:“沒有,剛去崇文館裏替幹爹傳個話而已。”

古濟點了點頭,“我剛才隱約看見周大人往宮門口去了,怎麼,你沒見到嗎?”

古才口拙,幹巴巴的道:“見到了。”

但多的一句話也沒有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