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古忠7

皇帝的身體沒能撐得很久,不等兒女們都全部到達,他便病危了。

他自己也知道到了極限,特地把古忠叫來問話,“你我相伴三十年,是除了皇後外陪在朕身邊最久的人。。。”

古忠也熱淚盈眶,“陛下,老奴隨您去吧,到了地下也讓老奴在您身邊伺候。”

皇帝搖頭,“我大晉不做殉葬這樣的事,你不要做啥事。”

“老奴願意,”古忠伏在床邊痛哭,“老奴放心不下陛下啊。”

和眾多大臣一樣站在下方的阿史那將軍也悲痛不已,疾步上前,單膝跪在古忠身側,拉住皇帝的手道:“陛下,臣也願追隨陛下而去,到了地下,臣還給陛下領兵打仗。”

皇帝本來一肚子的話,被他們這悲戚的情緒弄得半天說不出來,他頓了頓,還是決定先安慰他們,尤其是阿史那,“大晉還需要你,將來你要為太子守護疆土,怎能跟著朕去?”

又對古忠道:“不必作如此小兒姿態,要實在想朕,隨便在哪裏遙祭一番就是。”

皇帝頓了頓後道:“朕走以後,你要是還想留在宮中,那就留在宮中榮養吧,若不想留,出去住一住就是,我讓皇後放你出去。”

這對一個內侍來說已經是莫大的恩典了,有皇帝這句話在,古忠便能安穩度過余生。

古忠低著頭,眼淚一滴一滴落下,鼻子塞得一句話都說不出話來,這一刻,他是真心想隨著皇帝去的。

安排好了古忠,皇帝的目光就落在後面一眾兒女身上,他對明達和長豫招了招手。

倆人立即上前。

皇帝的手按在明達的手上,和她道:“你是個聰慧的孩子,打小就知道體貼人,朕沒什麼可叮囑你的……”

皇帝嘆了一口氣,說是沒什麼叮囑的,但還是忍不住叮囑道:“你要好好的愛惜自己,保重身體,駙馬對你也好,我知道你是個有福的,以後在京裏悶了就讓駙馬帶你出去走走,只是別走太遠,你母後在宮裏,你總要多來看看她……”

皇帝說到這裏有些哽咽,“你要看好你母後。”

明達紅著眼睛點頭,“好,阿耶放心,我會常進宮看母後的。”

坐在床邊的皇後偏過頭去擦了擦眼淚。

皇帝這才看向長豫,道:“長豫啊,你要多聽駙馬的話,生活節儉些,多讀些書……”

長豫雖然不喜讀書,但還是紅著眼睛點了點頭。

他的孩子多,能讓他一一叮囑的孩子卻不多,何況這裏面還有好幾個沒趕到京城呢。

不過離得近的都回來了。

恭王也跪在下面,正哭得傷心呢。

父親的離開對他打擊是最大的,各個層面上的打擊。

皇帝當然也知道這一點兒,自己爹當皇帝和自己哥哥當皇帝還是有很大區別的,何況老三當年還和太子鬥成了那樣。

這些年兄弟兩個明面上倒是兄友弟恭,但知子莫若父,皇帝知道太子是從心裏不喜歡老三的,甚至還記恨著那些年的事。

所以他滿懷憂慮的沖恭王和太子招手,把兄弟倆的手放在一起,叮囑恭王道:“阿耶走了以後,你要聽你大哥的話,管理好自己的屬地,不可驕矜,不可奢靡……”

他頓了頓後又道:“多讀書,我看象兒就很像你,是個讀書的好苗子,你多教教他,以後就讓他跟你一樣多讀書,多修書,若能在文壇上揚名立萬,也是給我李家光宗耀祖了。”

李家當年是用力擠進隴西世家行列的,那些世家私底下沒少取笑他們,覺得他們不是名副其實的世家。

皇帝似乎為恭王找到了一條康莊大道,緊緊地握住他們兄弟倆的手道:“一定要多讀書啊……咳咳咳……”

周滿和蕭院正忙上前,摸了摸他的脈後給他紮了兩針冷靜下來。

皇帝這才叮囑太子,“你照顧好你這些兄弟姐妹們,做皇帝,就是要忍常人所不能忍,寬常人所不能寬。”

底下站著的大臣和跪著的皇子公主們,以及太子自己都以為皇帝這是意指恭王。

不管太子心裏怎麼想,反正當著皇帝的面,他點了一下頭。

皇帝很滿意,這才看向眾大臣,開始布置作業,勉勵大家輔佐好太子,管理好大晉,特別點了趙國公、老唐大人幾個重臣的名字,等他們都應了下來,他這才看向他比較滿意的周滿幾個。

周滿、白善、楊和書和唐鶴都是他給太子千辛萬苦培養的輔臣,趙國公他們已經老了,這天下終究是年輕人的天下,所以他能點到的都點了一下,以示自己對他們的看重,好讓他們將來能夠更盡心盡力的輔佐太子。

等交代完這些,皇帝也有些氣喘起來,終於放開了兩個兒子的手,對他們揮了揮手道:“你們都退下吧,太子留下,朕有話和你說。”

皇後思索片刻,也跟著退了出去,只有古忠按照慣例低著頭留下。

角落裏奮筆疾書的兩個起居郎頓了頓,見皇帝沒有驅逐他們,便也低調的在角落裏蹲下,想著聽一波秘密,記一段歷史,結果他們筆都沾好墨了,古忠小步過來,低聲請他們出去。

起居郎:……

這也算不成文的規定,不過他們並沒有徹底退出大殿,而是在寢殿外的門口坐下,豎著耳朵聽,只是父子倆說話的聲音有點兒低,他們聽得不太真確。

那就只能寫皇帝與太子面授機密了。

古忠悄悄的回到禦前,就聽皇帝道:“……楊和書雖出自世家,卻不會為世家所左右,可用。”

“白善與家族不睦,並不是在世家裏長大的,他和周滿都對寒門子弟很有好感,且心胸開闊,才華卓絕,你要把他們都用起來,”皇帝叮囑道:“多聽一聽朝臣們的意見,雖然有些話聽著可能不太好聽,但只要於國於民有利,你就忍一忍,實在悶了就去西內苑裏騎騎馬,散散身上的火氣。”

他道:“為君者就是要忍常人所不能忍的事。”

太子這才明白,剛才皇帝那話不單單是特別對老三。

他垂眸應下,保證一定會做好君王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