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古忠6

古忠已經決定,最多五天,他只要能下地就去見皇帝,卻沒想到周滿的藥這麼好用,第三天上他就感覺好了很多,扶著古才的手下地,走了一圈後竟然感覺還好。

再一看身上的傷口,已經不再出血,有的小傷口甚至出現了小小的痂。。。

古忠不由感嘆,“周大人不愧神醫之名啊。”

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見識周滿的醫術,但此刻依舊被震驚到了。

他並不知道,這裏面並不都是周滿的醫術。

古忠想了想後道:“明日我們就去見陛下。”

古才憂慮,“幹爹,您的傷真的可以去伺候陛下了嗎?”

古忠道:“你放心,我既然能下地了,那就能去。”

他道,“陛下仁厚,知道我受傷,也不會很使喚我的,你以為周大人提我是真讓我去伺候的?不過是讓我重新回到陛下面前,將來能有個好去處,所以到了禦前你機靈些,看我的眼色行事。”

古才應下。

古忠帶著古才走出防疫所時,宮裏的內侍宮女們都驚呆了,尤其是防疫所的管事,他親自把古忠送到門口,直到人的背影消失不見了才回神。

沒想到,古忠還真撐著下地了。

當時他被送進來時,可是被人擡著的,渾身都是血,眼看連出的氣都沒多少了,沒想到這才幾天時間竟然就能下床了。

內侍咽了咽口水,深覺在太醫院裏有個熟人的重要性。

“周大人的醫術可真是出神入化啊。”

皇帝不知道古忠受過很重的傷,看到他來並不是很驚訝,只是看他臉色蒼白,便很體諒的道:“你傷還沒好,再多休息幾日就是,何必這麼急著回來?”

古忠心疼的看著瘦削的皇帝,躬身道:“老奴一日看不見陛下便想得緊了,要不是身子不爭氣,才出大理寺就想回來了,陛下,您怎麼瘦了這許多?”

皇帝就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嘆氣道:“這兩日周滿給我調理,胃口已經好了許多,只是太醫院裏的太醫你也知道,好多東西都不給我吃,這便瘦了,你回來得正好,去給我煮一碗茶來,他們煮的茶都不如你煮的好喝。”

古忠應下,帶著古才下去煮茶。

一旁伺候的內侍宮女默默地退到一旁,重新回到聽古忠調遣的狀態。

古忠親自煮了一碗茶端上來,皇帝喝了以後微微點頭,“還是你煮的入味啊。”

古忠笑了笑道:“陛下喜歡也不能多飲,不然回頭周大人要說老奴了。”

皇帝撇了撇嘴道:“她才不會說你呢,她早說了,朕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可惜太醫院還不是她做主,蕭院正不許。”

古忠冒冷汗,周大人這是有做佞臣的趨勢啊。

和古忠一樣想法的人不少,宮裏就沒有什麼秘密,何況這還涉及到皇帝的身體健康,要緊的大臣都知道了太醫院裏出的兩套治療方案。

其實也不算兩套,就是在醫囑上有些分歧。

周滿是讓皇帝想吃什麼就吃什麼,不必忌口,蕭院正卻是規定了一堆不能入口的東西。

大臣們……自然是站在蕭院正那一邊了。

不過皇帝的病情還只是在小範圍流傳,所以大家也小範圍的討論一下這件事,於是小朝會時,有幾位重要的大臣就忍不住和太子彈劾周滿。

周滿縱容,甚至引誘皇帝,讓皇帝不愛惜身體就是謀害皇帝,害大晉啊……

太子轉身就把這些彈劾折子送給了皇帝和周滿,暗示他們悠著點兒。

於是最近周滿都不太滿足皇帝的口腹之欲了,皇帝心情不佳,繼不想看到蕭院正後,現在也不想再見周滿。

於是新回歸,不僅可以陪自己說話,還會完全順服他的古忠就成了他最喜歡的人。

皇帝見他臉色發白,便讓他坐在腳邊說話,“朕現在身體還可以,傳令讓恭王等進京吧,每人不許帶超過一百個護衛。”

古忠以前經常幹這種傳旨的事,現在皇帝重新將此事交給他,可見完全不介意他之前收受妃嬪賄賂的事,他高興的應下,起身帶了古才下去傳令。

現在太子監國,能遞到皇帝面前的政務很少了,自然需要古忠跑腿的事情也少,他大部分時候就靠在皇帝身邊和他說說話,看著皇帝一天比一天虛弱,而他的傷在一天一天變好。

到底是自己照顧了一輩子的帝王,古忠對皇帝的感情和忠心毋庸置疑,見皇帝如此,忍不住私下找了周滿,“陛下的病真的沒辦法了嗎?”

周滿搖頭,“大夫能治病,但不能治命,而且目前也不是所有的病都可以治。”

皇帝也服用過藥劑,已經到達極限,可以說,要是沒有她給的藥劑,早兩年,甚至更早之前他就……

所以周滿現在只能盡量讓他好受點兒。

說到這裏她就有些不滿,“此時再要求陛下忌口意義已經不大,還不如想吃什麼就吃什麼,開開心心的走一遭豈不更好?”

可惜醫囑也要寫進脈案裏,蕭院正不許她這麼做醫囑,雖然最近已經睜只眼閉著眼,不是很嚴格的要求皇帝忌口了,但很多好吃的東西皇帝還是只能看著,不能吃。

這讓天天來看皇祖父的鷹奴心疼不已,於是自己也不吃那些東西了,勢必要和皇祖父一起忌口。

感動得皇帝眼淚汪汪的,大手摸著他的腦袋道:“好孩子,不枉祖父那麼疼你。”

鷹奴也眼淚汪汪的,抱著他的胳膊道:“皇祖父,我和阿耶說,去廚房偷了東西給你吃好不好?你想吃什麼?”

祖孫兩個頭靠著頭密謀起來,周滿在一旁攤開針袋只當聽不見,“陛下,您該紮針了。”

一旁的古忠笑起來,哄著鷹奴出去,讓皇帝紮針。

鷹奴已經是個半大少年,皇宮裏的孩子都早熟,即便他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他也早早懂事了,此時一身威儀道:“我不出去,我要在此陪皇祖父。”

他道:“阿耶不在,我要替他在皇祖父身邊盡孝。”

古忠看了一眼皇帝的臉色,便留下了鷹奴。

周滿給皇帝紮針,足足紮了五十八根,看得鷹奴直接打了一個抖。

但皇帝卻覺得很舒服,還和鷹奴說,“周卿的針法好,以後你讀書要是頭疼,也找她給你紮幾針。”

鷹奴連忙搖手:“不必了,我看著就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