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古忠5

白善這句話讓周滿搖擺不定的心頓時傾斜下去,她拿了金子,一臉認真的和老鄭掌櫃道:“這事兒交給我了,我這就回去給他做藥。”

周滿寫了滿滿的一張藥單交給老鄭掌櫃。。。

老鄭掌櫃看過,這裏面有止血的,也有補血的,還有補氣的,反正就是各種療傷的好藥。

周滿剛拿到手的金子就出去了一錠,不過她收獲的珍貴藥材也不少。

老鄭掌櫃的目光劃過她的包袱,感嘆她的暴利,她買的這些藥材肯定不會全部用完的,就是全部用完,她手上也還有九錠呢,也不知道宮裏那位古大人到底生了什麼病,竟然給出這麼高的價錢。

老鄭掌櫃回家時正巧鄭太醫也剛下衙回來,兄弟兩個到現在都沒分家,在角門遇見,老鄭掌櫃就隨口邀請道:“去我那裏喝酒?”

鄭太醫想到這三天來壓力爆棚,不能出宮,不敢與人議論,更不要說吃飯睡覺了,今日正好放松一下。

於是點頭贏下,跟在老鄭掌櫃身後走。

老鄭掌櫃問他,“暑天太醫院這麼忙嗎,你都三日沒回家了。”

雖然皇帝醒了,但前兩日他昏睡的事依舊是宮裏一個不公開的秘密,鄭太醫一向有原則,除非宮裏的事涉及到家族存亡,不然他一般不把宮裏的“秘密”告訴家人。

所以這會兒他也不說,只是搖了搖手。

老鄭掌櫃就說起今日古才通過他和周滿求藥的事,好奇的提了一嘴,“這位古公公不是聖上跟前的人嗎?他也不能讓你們太醫院的太醫出診?還要特特的跑出來通過我拿藥。”

鄭太醫權衡了一下,覺得這不是秘密,而是屬於消息靈通與否的行列,於是道:“以前自然是可以,現在卻有些難了,不過現在似乎又可以了。”

老鄭掌櫃擡頭看向他,這說的什麼亂七八糟的?

鄭太醫也覺得自己說的有些亂,晃了晃有些昏沈的腦袋道:“不過古公公從外面和周大人求藥,一是為了安全,二就是為了回報周大人了。”

畢竟在宮裏,這麼多的錢可不好塞給周滿,通過濟世堂,那就和周滿沒多大關系了。

古忠只是和濟世堂買藥,而濟世堂請了周滿做藥而已,他們太醫院的太醫常在各藥鋪醫館掛號,這種事就是鬧出來,也是藥鋪醫館擋在前面。

就是收治的病人出了事,除了名聲有些瑕疵外,責任上也還是藥鋪醫館的。

老鄭掌櫃嘖嘖道:“這是什麼病啊,回報這麼大,你不知道,整整一盤的金子呢,除去買藥的一錠外,還有九錠呢。”

鄭太醫想了想後道:“命,算買命錢吧。”

老鄭掌櫃一楞。

鄭太醫就揮手道:“再說就涉及宮中私密了,反正這次古公公能活著,五成看自己,五成看周大人;他這次能熬出來,則有八分靠的是周大人。”

要不是周滿在皇帝面前提了一句,以現在皇帝的精力,只怕到死都想不起古忠來,就是想,也不會提出來。

皇帝的身體已經撐不了多久,要是等到他仙去古忠都還在防疫所裏,他這一輩子都只能在皇宮的旮旯裏度過了,最好的去處也是和童內侍一樣被放到皇莊裏。

可童內侍能在皇莊裏安然多年,是因為和他對頭多年的古忠放過了他,甚至還隱隱保護了他;

但古忠,他怕是沒這個運氣。

他在皇帝身邊時間太長了,知道的秘密太多,得罪的人也多,如果不能榮養,便是去了皇莊也別想有好下場。

所以周滿那一句話很重,也由此可見,皇帝身邊有人是多麼的重要啊。

鄭太醫想到這裏,和老鄭掌櫃道:“還是和各地藥商提一提,要是看見稀奇的植物,凡是我們這一塊兒沒有的,都送幾株活的過來。”

處好關系就要投其所好嘛,周滿的所好一直很明顯,他們這樣的關系,給錢俗氣了,而且她可能也不會收,但給些花花草草就不顯山露水了。

周滿對鄭家兄弟倆的事全然不知,回到家時她已經要做的藥想好了。

她既然敢在皇帝身邊提起古忠,自然是有把握讓他盡早到崗的。

內外服用的藥,加上針灸,她可以保證他五天後便可下床,只是需要受很大的罪,自己有足夠的意誌力。

她覺得古忠可以,他連這麼重的刑罰都能熬過來,還能怕這點痛嗎?

還有就是以皇帝現在就喜歡抓著人回憶往昔的脾氣,看見古忠白著臉回去,很大概率就是拉著他說說話,並不會指使古忠做太多事。

何況,還有古才呢。

他會跟在身邊伺候。

這位小公公雖然有點兒憨傻,但伺候人還是不錯的。

不過現在嘛……

周滿一邊凈手處理藥材,一邊計劃著一會兒要怎麼和莫老師要些藥液。

嗯,莫老師最近喜歡上了喝茶。

周滿立即跑去找白善,“我記得你上次被賞了一匣子武夷山的茶,喝了嗎?”

白善看了她一眼,“沒有,正打算送去給先生呢。”

周滿道:“先給我用,等下次得了再送先生。”

白善:“這茶現在宮裏也不多了,我上次還是因為和老唐大人已經進宮稟事,蹭老唐大人的光才得了一匣子,再要,得等明年吧?”

“哎呀,先生更喜歡蒙頂石花,等我去和長豫要一些,到時候再送先生。”

白善就把那匣子茶給她找出來,還沒來得及問她要把茶送給誰,她就一溜煙跑了。

白善搖了搖頭,不管了。

周滿最後用一匣子茶換來了一管學習材料,她將它都加到了她做的藥丸裏,又給古忠熬了一罐金瘡藥膏,第二天她把東西放進藥箱裏進宮,眼皮都是耷拉著——太累了。

古忠收到藥,積極治療,古才倒了熱水給他,“周大人說藥丸是一日兩丸,早晚服用,專治內傷的,她給您做了半個月的,吃完就換藥方。”

又拿出那罐藥罐,“周大人說這藥膏一天塗一次,現在血止住,可以不用包了,免得天氣熱,還容易把傷口給捂壞了……”

古忠脫下衣裳讓他擦藥,等他嘮叨完了就道:“你今日回去一趟,把我們的衣裳找來,你拾掇的好些,陛下喜歡看幹凈利落的人。”

古才應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