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古忠4

皇帝看見皇後,下意識的把瓜丟到周滿面前,周滿楞楞的擡頭,用帕子擦了擦手後起身行禮,問道:“娘娘,要不要一起吃半個甜瓜?”

皇後看了眼盤子裏剩下的,好氣又好笑,“罷了,怕是都不夠你們吃的。”

皇帝見皇後不是很介意的樣子,立即又拿了一塊瓜,吃得手上都是汁水,皇帝皺了皺眉,周滿見了便嘆氣一聲,隨手遞給他一張帕子。。。

皇帝伸手接過,擦了擦後看著這帕子,眼睛微瞇,“這帕子看著像是朕常用的。”

周滿看了一眼後道:“哦,昨晚古大人給我的,不過我沒用過,幹凈的。”

皇帝想起古忠,心一軟,問道:“他的傷如何了?”

周滿就嘆氣,“還好,雖然都是鞭傷,但過幾日應該就好了。”

皇帝便和皇後道:“等古忠好了,還是讓他回朕的身邊來吧。”

他道:“朕還是用慣他,其他人用著不順手。”

皇後看了一眼周滿,笑著應下。

皇帝在這大暑天裏吃到了自己愛吃的甜瓜,心滿意足,坐了一會兒後感覺精神不濟,便回屋休息去了。

周滿給他紮針,順便斟酌著換了一張新方子給他。

皇帝吃了以後贊道:“這個方子比先前的好。”

皇後好奇,“才吃下就有效用了?”

皇帝道:“不是很苦,還有點兒酸甜,喝著感覺不錯。”

皇後:……

周滿自得道:“我給您多加了一點兒甘草,為這個還調整了整個藥方呢。”

皇帝很滿意,“晚上也吃這副藥。”

周滿點頭,“看效果,要是沒有不好的影響,我們可以用上幾天,能讓您胃口好一些。”

皇後默默地看著他們。

皇帝雖然病了,但身邊還是有專門聽旨的人,所以不到半日,宮裏內外就都知道古忠傷好以後要回太極殿的事。

大理寺的賈琪目光一凝,不由蹙眉,“古忠的傷能好得那麼快?”

他下的手,他心中有數,古忠身上的傷,不在床上躺一個月別想下床,何況防疫所裏還缺醫少藥,人不小心沒了也不是不可能。

他的手下低聲道:“聽說昨夜太醫署的周大人沒出宮,而是去了防疫所。”

賈琪面色一變,臉色很不好看。

他已經得罪了古忠,自然希望他永無出頭之日,周滿此時插手就跟斷他的前程一樣。

賈琪心中不虞,但他不管是官位還是地位都要比周滿低,只能默默地忍下來,“沒想到周大人會如此偏愛一個閹人。”

手下沒說話。

古才去廚房拿飯菜時也聽到了消息,他拎著食盒一路小跑著回來,一進門就看到了站在床邊的古濟。

古才腳步一頓,老老實實的行禮,“古侍長。”

古濟笑道:“叫什麼侍長?兩日不見,師弟就和我生分了?”

古才不由的看向古忠。

古忠沖他一笑,“還不快給你師兄沏茶?”

古才忙放下食盒,叫了一聲師兄後就去沏茶。

等古濟離開,古才這才道:“幹爹,禦前來話,說等您好了還回去伺候。”

古忠微微頷首,“你師兄來就是說這事兒的,還說是周大人求的情,我過幾日就回禦前。”

古才一聽,猶豫道:“可幹爹您身上的傷……”

古忠笑著搖頭道:“只要能下地就行,我要是一直躺著,我們父子兩個什麼時候沒了都不一定,還是到禦前好,傷痛也只是一時的。”

他垂眸想了想後道:“禦前既然有了話出來,那我們就算熬出頭了,你找個時機出宮,到我那宅子裏送一盤金銀去濟世堂。”

“和濟世堂的掌櫃說,我們重金求周大人做的傷藥。”古忠道:“我能不能下床到禦前伺候,看的還是周大人本事。”

他的身體他了解,古忠現在連下床都艱難,更不要說在禦前伺候了。

但周滿既然敢在禦前這麼說,顯然是有本事讓他在幾天之內能到達禦前的。

古才忙應下。

果然,禦前的旨意剛傳出,防疫所這邊就給古忠換了一個向陽又寬敞的房間,不僅飯食及時又管夠,熱水還隨取隨有,雖然還沒回到自己的住所,但這樣的待遇也很好了。

古才下午就找到機會出宮去了。

古忠在外面置辦有一間宅子,那是他給自己養老用的,裏面放著他這些年收到的金銀財物。

他買了兩個下人在院中看守,古才是古忠認的幹兒子,也是下人眼中的少爺,所以很順利的在庫房裏搬出一盤金子。

他揣在懷裏就去了濟世堂。

濟世堂的老鄭掌櫃並不知道宮裏這兩日經歷了一番風雨,見是宮裏出來的人要找周滿買藥,他問了對方名號後就一口應下了。

宮裏的人有時候不好從太醫院裏直接拿藥,便會來外面的藥鋪買,而周滿的藥最受推崇,像這種直接給一盤金子的,只怕不只是求藥。

所以老鄭掌櫃也沒把話說死,只是把錢收下,表示會代為轉交,若是不成,再把金錢退還就是。

所以周滿坐上白善的車,她靠在他懷裏正昏昏欲睡時,馬車就被濟世堂的人給攔停了。

周滿清醒過來,忙問道:“是有危急的病人?”

“不是,”濟世堂的夥計笑道:“是我們大掌櫃找周大人有事商議。”

一般除了危急的病人外,老鄭掌櫃很少特意來攔周滿。

周滿和白善對視一眼,讓車先去了濟世堂。

等到濟世堂裏看到老鄭掌櫃推上來的一盤金子,周滿忍不住伸手去摸,“太多了吧?”

多到她不忍心拒絕,很想給些“特效藥”給古忠用。

白善見她財迷的樣子,不由笑道:“喜歡就收下吧,古大人陪了陛下一輩子,我想他也一定想最後陪同在陛下身邊。”

新帝登基時,古忠是陪同在皇帝身邊,還是在防疫所裏意義重大。

前者,他還能努力一把出宮來,享受他前半生布置下的東西,後者,他可能需要在皇宮裏終老,即便他曾經積累下不少財物,無權無勢,又年老體弱的情況下,多少錢在皇宮這座吞金獸裏都是不夠用的。

而且只要在宮裏他就是伺候人的內侍,生死都捏在人的手中,日子又能好到哪裏去呢?

白善見周滿這麼喜歡金子,便推了她一把,“說起來,古大人一直對我們照料有加。”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