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太子14

這世上的人,趨利避害,或許是有所謀算,說出來的話就沒有百分百準的,所以童內侍還問了她身邊伺候的宮女,包括舉報她的同院武才人。

說起來,這位武才人也是個很有趣的人呢。。。

童內侍嘴角微微一挑,將他查到的事情有條有理的說出來。

五年前,劉美人的確只是想要爭寵,她年輕貌美,剛進宮沒兩年,而皇帝看著還精神健壯,但到底年紀大了,所以她想要聖寵,最好能生下一個皇子來,將來也好有依靠。

她家世還算好,所以拿錢打點了宮裏的人,包括古忠,求著見到了皇帝。

兩次過後,她發現皇帝更喜歡和她逗趣說話,並不熱衷床事,沒有交流,她怎麼懷孕呢?

所以她就準備了一番,托家裏準備了助興的媚香和藥。

那藥可以拿來沖泡茶,還有一股特別的香氣,媚香是擦在身上的香脂,人聞得久了便會心思浮動,再加上茶水,可以意亂神迷。

結果皇帝只是陪著她遊了一段湖,她還沒來得及做什麼呢皇帝就走了,之後再想找機會也不能夠了,都到不了皇帝跟前,直接在古忠那一關就被攔下。

之後,劉美人就如同被打入了冷宮,再難見到皇帝的面。

而皇帝自那年夏天一病後就總是陸陸續續的生病,他生病基本上就是留在皇後身邊,連後宮都很少進,更不要說見她這個美人了。

歲月蹉跎,紅顏成白骨,後宮之中,不僅劉美人心慌,那幾年才進宮的年輕嬪妃誰不慌?

而劉美人是她們這一批人中比較受寵的一個,體會尤深。

雖然皇後仁善,她們就算無寵,宮人們也不敢欺負她們,但只要想想皇帝百年之後,她們這些人有一個算一個都要送出去出家為尼,便都心慌不已。

而這段時間,皇帝病情愈重,政務都交給了太子,太醫院的周大人和蕭院正都住進了宮裏,輪流在宮中值守。

在這樣的情況下,後宮這些無寵的妃嬪氣氛越發不好,私底下的爭鬥也越發嚴重。

武才人和劉美人住同院,相比劉美人,武才人更無寵,也一直被欺負。

這段時間,或許是氣氛不好,劉美人的手段越發淩厲,前面皇帝昏睡,武才人幹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密告劉美人曾經下毒害皇帝的事。

於是拔出蘿蔔帶出泥,劉美人下沒下毒還沒查清楚,先把古忠這個最大的蘿蔔給拔出來了。

但童內侍拿起泥塊仔細一梳理,發現近來擠進後宮的手可不少。

因為有皇後在,那些手腳不幹凈的,做了事根本來不及擦幹凈所有的痕跡。

皇後需要慢慢查的東西,童內侍卻不用。

於是查出了許多有趣的東西,最先打開缺口的,還是密告的武才人。

童內侍道:“這位武才人很是有趣,她親自作證,當年劉美人賄賂古忠是為了爭寵,但這一次她咬古忠卻是為了報復,而且,私底下和這位劉美人接觸的人可不少呢。”

劍在古忠的,劍在太子的,人是一茬一茬的冒出來。

有皇後特意行的方便,童內侍又手段狠戾,很快就查出了一個大概。

只不過宮裏的人是查出來了,但這些人背後的人卻沒查徹底,童內侍也不傻,知道適可而止,把事情交還給老唐大人等繼續查。

周滿作為被懷疑的對象之一,也就是來跟著旁聽一下,許多機密她是沒有機會聽到的。

不過她可以悄悄的和童內侍打聽一下,童內侍並沒有告訴她,而是看著她意味深長的道:“周大人,這朝堂上清明的時候,幹凈得能養出您這樣的人物,但它渾濁起來,卻是連咱家這樣的人都心驚害怕。所以似周大人這樣的人物,還是離這些事遠些,看不見的時候就只當沒有。”

周滿聽出他的潛臺詞,皺眉道:“陛下才昏睡兩日而已,清明政治不會因此改變。”

童內侍緩緩搖頭,“老唐大人或許想要查下去,但娘娘不想細查,朝中的大臣們也多有考量,此事查不下去的。”

他和周滿雖有交情,但話說到這份上已經過於親密,再往下說就不好了,於是童內侍點到為止,將話題扯開,“古大人應該快要被放出來了,他年紀也不輕了,一把老骨頭,也不知道能不能熬下去。”

周滿的註意力果然被轉移開,想著一會兒是不是要去看看古忠。

童內侍不動聲色的看了周滿一眼,問道:“周大人,陛下還沒醒嗎?”

周滿擡頭看了他一眼沒回答,正好有宮女來請周滿,“周大人,娘娘有請。”

周滿便和童內侍點點頭,轉頭去見皇後。

童內侍看她走遠,嘖的一聲,果然這宮裏就沒誰是簡單的,他說了這麼多,對方卻是一個字都沒漏。

皇後正坐在皇帝床邊,蕭院正也在,看見她,倆人立即招呼,“你快來看看,陛下是不是要醒了?”

周滿上前看,見皇帝眼皮顫動,要醒不醒的樣子,蕭院正一直蠢蠢欲動,“似乎是夢魘了,要不紮一針?”

周滿檢查過後點頭,“我們助他一臂之力。”

其實是一針之力,紮一針下去,不多會兒,皇帝就慢悠悠的睜開了眼睛。

皇後見皇帝醒來,眼眶微紅,忍不住握緊了他的手,“二郎,你終於醒了。”

皇帝有些恍惚,他感覺自己就是睡了一會兒,竟然就過了兩天嗎?

聽皇後說完這兩天發生的事,已經查出來的東西,他扭頭看向周滿,“所以,朕的身體是因為劉美人才壞的?”

周滿不由看了蕭院正一眼,只能再次拿食物相克堆積的例子出來用,最後結論道:“是有影響,但將原因歸咎於此卻也牽強。”

皇帝臉色不虞,眉眼鋒利。

周滿一看便知道他是生氣了,古忠只怕要糟。

她想了想,轉而提起一事,“陛下,鴻臚寺收到天竺來的信件,那羅邇改進了長生藥方,請求來晉與陛下一敘。”

皇帝:……

蕭院正和一旁的人都震驚的看著周滿,不明白她為什麼要在此時提起那羅邇,那不是奔著要當奸臣去嗎?

倒是皇後心中一動,若有所思起來,沈吟片刻後道:“陛下可要派人去接他來一敘?”

皇帝卻沈默許久,最後悵然一嘆道:“罷了,生死是天命,何必過於強求?讓鴻臚寺回絕了吧。”

他道:“古忠為後宮嬪妃爭寵,收受賄賂,皇後看著罰一罰他吧,他這次也受了罪,讓他徒弟去把他接出來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