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太子13

臨走前,他把兩個孫子和才出生的玄孫都托付給了白善。

白善承諾道:“即便周大人被牽扯其中,我也能保下他們,京城不能待,可以去綿州,只要童大人不嫌棄綿州苦寒就好。。。”

“綿州能出周大人這樣的人物,自是鐘靈毓秀之地,白大人太客氣了。”

童內侍和小童內侍拿著皇後的牌子入宮,求見了皇後娘娘。

一直等在宮中的皇後呼出一口氣,扭頭和身邊的女官道:“要想快速的查清宮裏的這些魑魅魍魎,還是需要童內侍這樣的人。”

女官躬身道:“娘娘就是太仁德了,這才讓有些人得寸進尺。”

皇後微微搖頭,沒有解釋。

她自然不是只會仁德的,不然也不能把後宮打理得井井有條,這次的事,說是後宮的事,但更多的是前廷的勢力插手後宮。

她雖有威望,百官也信服她,但她此時若過於強勢,必定會引人疑慮太子,反而得不償失。

她不是不能查清這件事,不過手段必須要溫和些,這就意味著耗費的時間會很長。

肯定不及童內侍出手。

果然,童內侍一進宮,皇後直接把內侍省和慎刑司一並交給他,讓他查清此事,然後皇後就病了。

帝後寢宮一直在一處,平時皇帝若不去後宮嬪妃處,就在前面書房和皇後這裏停留。

夫妻兩個感情一直很好,這次皇帝昏睡,皇後便在耳房住下,連偏殿也不住的。

夫妻兩個就隔著一道小門。

現在皇後“生病”,皇後更是住回寢宮,為了不過病氣給皇帝,夫妻兩個就隔著一道屏風,在屏風後安排了一張小床,皇後一擡頭就能看見透過屏風看見皇帝。

周滿拎著藥箱過去給她看病。

雖然沒有大病,但這一天一夜來,皇後幾乎沒閉眼,周滿幹脆給她紮針,讓她能更好的休息。

正紮著針,皇後突然低低的問她,“陛下到底何時能醒?”

周滿頓了頓,針輕輕的紮進她的皮膚裏,目光在四周的屏風裏一掃,這一張小床被三扇屏風隔開,此時除了遠遠站著的一個宮女外,屏風裏只有她們二人在。

周滿轉身拿針的時候道:“娘娘且忍耐,明日醒來就能見到陛下了。”

皇帝就在邊上,她想見隨時都能見。

皇後放下心來,靠倒在枕頭上,也就是說,皇帝最遲明天能醒來。

她呼出一口氣,低聲問道:“此事還有誰知道?”

“只我和蕭院正,”周滿聲音幾不可聞,“我們都沒說出口過。”

也就是說,他們就是談論病情時都默契的沒有談起,只是彼此心中有數。

皇後嘴角微挑,這樣挺好,等陛下醒來,外面那些蹦跶的鬼魅也就全都消失了。

周滿將針紮完,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安撫道:“娘娘睡一覺吧,別陛下沒醒來,您先垮下了。”

這位的身體可不怎麼好。

皇後再針灸的作用下慢慢閉上了眼睛,這一覺她睡得很香甜。

等她醒來時,天已經微微亮,只是過了半天和一個晚上,童內侍便已經查到了不少事情。

他此時正笑著坐在偏殿裏等待,雖然身上幹幹凈凈的,但坐在不遠處的老唐大人等依舊聞到了他身上的血腥味。

俞大人微微皺了皺眉,老唐大人卻面色不動的喝了一口茶,大理寺裏有個賈琪,但他的手段現在還有些稚嫩,在童內侍這裏還是小巫見大巫,要論酷刑,皇宮裏的慎刑司可是頭名,而童內侍更是其中翹楚。

老唐大人暗想,古忠被送到大理寺,也不知是幸還是不幸,不知他落在童內侍手裏,他會不會對古忠用刑?

等皇後終於洗漱好“虛弱”的靠坐在榻上,幾人便被一起請了進去。

“查清楚了?”

朝臣們沒說話,童內侍老皺的臉上卻是笑吟吟的道:“在老奴這裏是查清了,只不過諸位大人還覺得證據不太足而已。”

皇後便道:“將太子請來,讓他也聽一聽吧。”

沒人反對,皇後便知道事情對太子是有利的,於是侍衛們應聲而去。

皇後問:“殷大人呢?”

“殷大人在巡視。”

自從皇帝昏睡,殷禮便將整個皇城都戒嚴了,老唐大人等大臣找了個理由給百官放假,現在四品以下的官員都不知道他們的皇帝昏睡過去,這會兒正在外面歡快的度假呢。

所以皇城外松內緊,連京城的各處城門都要悄無聲息的增添兵馬人手,殷禮事情不少。

皇後道:“請他來。”

“是。”

太子就被關在偏殿裏,皇帝昏睡,事情未定,他也很難睡得好,因此很快就過來了。

他大步進來,鷹眼在眾臣臉上一掃而過,見周滿攏手站在一旁,臉色平靜,便知道不是什麼壞事,於是和皇後行禮過後撩起袍子坐在了榻的另一側。

“父皇怎樣了?”

皇後嘆息一聲道:“還是沒醒。”

太子皺眉,看向周滿和蕭院正,“還沒查出來嗎?是不是中毒?”

“不是,”周滿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保證了,堅持道:“陛下是生病,不是中毒。”

這兩日太醫院也有不少太醫被召來給皇帝診脈,大家給出的意見一致,沒有中毒跡象。

也是因為這樣,太極殿這邊才一直是蕭院正和周滿在負責,他們的診斷沒問題。

太子還要再詳問,殷禮已經大踏步進來,和皇後太子躬身行禮。

皇後這才道:“人都到齊了,這便開始吧。”

她看向童內侍,“你來說吧。”

童內侍彎腰道:“回娘娘,老奴審問了劉美人身邊伺候的宮女,還有舉報劉美人的武才人,當年劉美人想要爭寵,於是準備了魅惑之物想要引誘陛下,只是陛下福德深厚,並沒有用上她泡的茶水……”

大理寺一直撬不開劉美人的嘴巴,一是因為她是妃嬪,雖然有武才人舉報,但沒有切實的證據之前,他們不敢用重刑;

二是劉美人也不傻,知道有些罪不能認,有些事不能說,不然不等罪名判定,自有人先取了她性命,而她身後還有家人呢。

可童內侍可以讓她生不如死,忘記家人,所以她招供了。

當然,她的供詞並不是全都可信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