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太子12

“不,”周滿真誠的看著三人道:“李尚書和俞大人與我共事多年,應該知道我的為人,我是有什麼說什麼的耿直人,我是真心憂慮大晉,憂慮天下。”

她一臉憂傷的道:“如今國泰民安,但便是我都經歷過戰事,我想三位大人肯定更有體會吧?”

三人中,不說張尚書經歷過益州王謀叛之事,李尚書更是跟著皇帝一路把天下打下來的,當時所求除了建功立業外,不就是天下太平嗎?

李尚書臉色越發沈凝。。。

周滿道:“我不想讓天下百姓再經歷戰亂,而若國本不穩,陛下又昏睡不醒,天下真的能安定嗎?”

李尚書有些坐不住了,起身道:“宮裏何時能把五年前的事查出來?”

俞大人攔住他,“此事大理寺已經在查,李尚書不必過急。”

“宮裏的事還是應該由皇後娘娘來查,”李尚書先前一直遲疑,朝中有人疑慮皇後會包庇太子,但此時他也怕大晉生亂,想要盡早將此事完結,甚至不太在意這件事是否查清,當務之急是不能讓天下動蕩。

他直接道:“此事還是全權交給皇後娘娘來查吧。”

之前後宮這邊一直是大理寺和刑部協理皇後在查。

只是三方互相戒備而已。

他們不信任皇後,皇後又怎麼可能全然相信大理寺和刑部呢?

她同樣害怕有人趁機栽贓太子。

俞大人和張尚書看著離開的周滿,有些頭疼,本來想審問她五年前的事,結果倒被她挑的他們人心渙散起來。

不過周滿的話他們也聽進去了,他們必須要盡快查清此事,既不能讓陛下蒙受冤屈,也不能讓天下大亂啊。

不然他們真的要成為罪人了。

三人急匆匆的去找老唐大人等。

老唐大人挑了挑眉,目光微轉,看向一些人,終於有人挑破了窗戶紙。

他一臉嚴肅的道:“李尚書說的不錯,太子為國本,如今陛下昏睡,太醫院又說不出陛下何時能醒,的確不能長時間軟禁太子,否則消息傳出,天下必亂。”

他道:“此事要速戰速決。”

距離皇帝昏睡已經過去一天,此時消息還沒傳出,只在小範圍內流傳,但知道的人也不少,消息一旦外泄,傳到外面藩王和各節度使耳中,只怕要出事。

而回到太極殿後殿的周滿一進門就被沈思的蕭院正給盯住了。

周滿頓了一下,問道:“怎麼了?”

蕭院正:“聽說你在隔壁嚇唬李尚書他們?”

“那不叫嚇唬,叫合理舉例,”周滿道:“他們不懂醫術,只能如此了。”

她嘆氣道:“像我們這樣的技術人才,想和他們溝通太困難了。”

蕭院正沒理她這話茬,而是左右看了看後壓低聲音道:“我聽人說你在催促他們查案?”

周滿瞥了他一眼,“院正,您哪兒來的這麼多聽說?宮裏的消息現在傳得這麼快?該不會是提審你的同僚故意漏話給您的吧?是誰啊?他不會是想挑撥我們兩個的關系吧?”

蕭院正:“……什麼都叫你猜著了,你還問我做什麼?”

周滿就好奇的問,“那您心裏是怎麼想的?”

“你說我怎麼想的?”蕭院正摸了摸胸口道:“陛下仁德,但伴君如伴虎,我在他身側服侍多年,尚且膽戰心驚,何況將來太子登位……”

蕭院正含糊的說了一句,“太子的脾氣比陛下可急多了……”

而且太醫署的事情越來越多,他現在多依仗周滿和羅大人,甚至大部分事務都交到了周滿手中。

他自覺這一生有此成就已經足夠,至少比他入太醫院時定的目標高出太多了。

此時退下便是功成身就。

其實他現在隱隱有些後悔沒能早些退下的,這次的事對周滿來說未必是禍事,但對他來說一定是禍事。

因為五年前皇帝的病是他負責的,脈案也是他寫的,此後三年,直到周滿回來前,都是他負責的。

他一不能發現皇帝病情有異,二不能阻止陛下服用毒丹,後世論起來,他肯定要占一成罪名。

他嘆息一聲道:“聽說大理寺已經去押解王大人回京了。”

周滿:……這位王大人也真夠倒黴的,兩年前就已經因為舉薦天竺妖僧一事被貶到了外面,現在又被連累。

“他不是在渤海嗎?此去渤海,少說也要半個月吧?”

“是啊,我看事情鬧得這麼大,若不查出個所以然來,只怕不能給天下人交代。”蕭院正道:“也不知我會怎樣。”

他看向周滿,“當年的事真要怪罪,我的罪名也要比你重,太子……別看現在鬧得兇,我看他們也廢不了太子,自然也不能把罪名栽在你和太子頭上,將來我家中那不成器的孫子還要仰仗你多照顧一二了。”

周滿沒拒絕。

蕭院正便松了一口氣,他們兩個總要保存一個,別看現在太子被軟禁,各種傳言都對太子不利,但他在宮裏多年,即便不擅朝堂爭鬥,也看得出來,只要有殷禮在,京城就亂不了。

除非他們能拿出切實的證據證明真是太子謀害了陛下,不然,即便是為了天下安定,朝臣也不會扶持太子登基。

他們想要的不過是壓一壓太子的氣焰,而殷禮那頭,只要陛下一日不廢黜太子,他就會守著京城,守著太子。

不說蕭院正對太子為人的猜測,僅從脈案上來看,太子就是無辜的,甚至當年的劉美人,也多半是想用媚香爭寵而已。

當下種種不過是被有些人翻出來栽贓陷害而已。

所以太子很大可能會繼位,他繼位,周滿就會沒事。

蕭院正已經做好承擔罪責的準備,結果事情的發展比他預料的要快,且視線很快從太醫院身上轉移出去,他好像……沒事了。

這還要從童內侍入宮說起。

白善收到了皇後派人送出去的信,拆開看後便直接帶了人去皇莊請童內侍。

童內侍已經很老了,但他依舊活得不錯,因為有周滿的藥方,和時不時配備的藥丸在,他這些年病痛也少了很多。

加上小童內侍還在皇莊裏收養了兩個孩子,那兩個孩子已經娶妻生子,今年剛給他生了一個玄孫,是他給取的名字,繼承的童家的香火。

所以童內侍活得很滋潤。

看到白善出現在院門外,他便隱約猜出是宮裏出事了。

倆人在屋裏談了許久,最後童內侍還是帶著小童內侍進宮去了。

他當年承了古忠的情,又白領了周滿這麼多年的好處,這會兒也該他回報的時候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