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太子11

周滿看完頭三年的脈案,頓了頓後道:“我要看六年前的脈案。”

俞大人早有準備,讓人搬了十二份脈案來,依舊是一個月一份。。。

周滿看過,沈默許久後道:“五年前陛下的那一病,的確有影響的。”

俞大人霍的一下站起來,“周滿,你承認了!”

周滿心中嘆息,想說大夫不是萬能的,就憑當時的脈象是斷不出皇帝的病情生的有異,但這也算是他們學藝不精,她只能點頭道:“這是太醫院之過,不過俞大人,你們想以此斷定我太醫院參與謀害陛下,理由也過於牽強了。”

話題又被扯了回來。

俞大人皺眉。

李尚書最關心皇帝的身體,忙問道:“那到底是什麼毒?”

周滿一臉怪異的道:“其實不算毒。”

她點了點手中的脈案,沈吟片刻後道:“結合前後的脈象,若我所料不差,當年陛下應該是吸入了媚香一類的東西。”

李尚書和俞大人張尚書都一臉的不相信,“媚香有如此功效?”

周滿道:“若當時陛下是太子、恭王這樣的青年壯漢自然不會有,也就是浮躁一晚上,發泄一番就好了,便是不發泄,待上兩日也排泄出來了。”

“但我看陛下那段時間的脈象,他身體本就有虧損,加上那段時間天氣燥熱,他或有中暑之兆,”周滿道:“媚香只是加重了陛下的癥狀,使病癥發出體外。”

見他們一臉沈靜的模樣,周滿便知道他們是不懂這些的,想了想後問道:“我隱約記得李尚書喜吃黃鱔。”

李尚書現在對她的話有些陰影,沒好氣的問,“那又怎麼了,黃鱔溫補,你當初吃的時候可是這麼說過的。”

周滿想起當年偶爾在李尚書那裏蹭過的飯,他家炒的黃鱔的確好吃,“我記得你家的廚子會放一些蒜?”

李尚書心一緊,“有問題?”

俞大人忍不住敲桌子打斷他們的話,“周大人,我們在說陛下的病情。”

周滿一臉沈痛的道:“你們不能理解我說的脈案,我只能這麼給你們解釋。”

以為她找例子好找嗎?也是費了好多腦筋好不好?

她道:“李尚書喜歡吃黃鱔沒問題,黃鱔溫補,但現在您年紀大了,不能常吃,要是常吃了,也就是浮躁一段時間,只要斷了身體慢慢就自己調理過來了,但若是李尚書在吃黃鱔時還喝了兩杯白酒呢?”

俞大人和張尚書都好奇起來了,問道:“會怎樣?”

“會微醉。”

三人:……

俞大人正想發火兒,周滿突然道:“但那天俞大人正好在吃狗肉,於是把自己的菜端到李尚書面前,二人同食呢?”

俞大人的確會吃狗肉,但是,三人已經被騙了一次,不在意的問,“又會怎樣呢?”

“會嘔吐,中毒。”

俞大人挑眉,他是大理寺卿,處理過相似的案情,“食物相克?”

周滿頷首,“當然不會立即起效,所以你們在歡暢飲酒吃肉的時候,這時候張尚書拿來幾個柿子,說是益州的特產,請大家飯後同食,而你們都吃了。”

張尚書想說,他不做劍南道節度使很多年了,並不會拿出益州的特產,而且柿子又不是只有益州有。

不過他忍了忍,沒說。

李尚書見俞大人和張尚書都和他吃了,也就不在意了,問道:“吃了會怎樣?”

“會死。”

三人嚇了一跳,“這麼嚴重?”

周滿面無異色的道:“以三位大人的飯量,會的。”

他們胃口好,吃得多嘛。

周滿道:“狗肉和黃鱔同食有毒,狗肉和蒜同食也有毒,白酒和柿子同食亦有毒。”

她道:“這些菜,平日裏單吃都不會有大事,吃得多了,身體最多有片刻的不適,三位大人年紀大了,或許會感覺更不好些而已,但它們湊巧在同一刻進了你們的肚子,那不起眼的東西就都成了毒。”

“陛下當時的病情就是這樣,他因為苦夏,胃口不佳,以至身體虧虛,這本沒什麼,慢慢調理就是,等酷暑一過他也就好了。”周滿道:“偏他那時候聞了媚香,於是身體燥浮不安,這也沒什麼,同樣可以用藥克制,慢慢梳理,但那時恰逢新稻種出世,陛下心急出京查看,於是冒著烈日出門,中了暑氣……”

周滿嘆息,“加上心情激蕩,病竈一下加重,一並發了出來。”

她道:“以陛下當時的脈象,任誰去診斷都是中暑和勞累過度,就是現在有了陛下舊例在前,再遇上這樣的病癥,我們也很難判斷病人是否真的中了媚香,哪怕有足夠多的前後脈案做參考。”

她直言道:“要不是你們查出當初劉美人可能向陛下下毒,我也不敢推測出陛下是中了媚香的。”

周滿道:“醫者是要望聞問切,但只專註身體本身。”誰還會去挖掘身後的二三事呢?

三位大人沈思,半晌後俞大人回神,“周大人是在為太醫院脫罪?”

周滿:“太醫院有沒有罪,等陛下醒來,自有陛下和朝臣們論斷,當務之急是你們要怎麼處理外面甚囂塵上的太子謀害天子論吧?”

她臉色一沈,第一次正面與他們交鋒,“三位大人,儲君被疑,於大晉真是好事嗎?”

周滿直直地看向三人,尤其是李尚書。

李尚書聞言挺直了腰背,心中一直權衡搖擺的天平開始向太子傾斜。

俞大人和張尚書面色一變,目光在周滿和李尚書之間來回滑動。

周滿心中情緒一揚,知道她的話起了作用,她道:“陛下沈睡,不知何時才能醒,儲君再被疑慮,風聲若傳出,只怕各州都不安寧,大人們既然是奉命查案,還請盡早查清真相,證據,比什麼都重要,只憑一些似是而非的傳言便斷定我和太子合謀害陛下,甚至將整個太醫院都歸屬其中,也太過武斷了。”

“三位大人果真想要讓整個朝堂都陷入混亂之中嗎?”

張尚書不悅,“周大人是在威脅我等?”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