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太子9

“而且,”她頓了頓後道:“陛下的身體是兩年前服用毒丹後才急劇惡化的,並不是在五年前,現在有人將五年前的事和天竺妖僧長生丹的事都算在了太子頭上,這顯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或許是有人在報復古大人,但顯然有更大的勢力在想渾水摸魚,”周滿說到這裏還有些淡淡的不滿,“陛下病重,朝中諸公人心渙散,他們或是為自己將來的利益在觀望,或是在看太子殿下的能力,總之都在冷眼旁觀。。。”

“但娘娘和他們不一樣,”周滿道:“百官可以冷漠視之,以挑剔君王的目光看殿下,可娘娘您是殿下的母親呀。”

皇後垂下眼眸,緊了緊拳頭,許久後道:“你把信留下吧,我讓人給你送出去,童內侍若願進宮幫他查一查,本宮便給他一個機會。”

周滿大松一口氣,立即起身沖她深深的一揖,留下信後離開。

信是寫給白善的,她讓他去皇莊裏請童內侍父子。

皇後沒有看信,只是看了一下信封便轉手交給大宮女,道:“送到郡主府給白善吧。”

“是。”見皇後眉頭輕蹙,大宮女便低聲安慰道:“娘娘,這件事不會和太子有關的,太子的為人您是知道的,他不是會傷害陛下的人。”

“我自然相信他,只是他若連這件事都經不過,將來可怎麼管理整個大晉?”皇後嘆息道:“陛下現在只是昏睡不醒,朝中諸公便都冷眼旁觀,等他登基,新舊之間的爭鬥只會更重。”

大宮女也有些不滿和不解,“國舅爺怎麼不為殿下說情?”

皇後垂下眼眸道:“他自然有他的考量。”

所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目的,誰又能真正站在皇帝和太子身邊想這件事呢?

等這件事結束就都清楚了。

太子也在等,一夜過去,是鬼是神,差不多也都冒出來了,今天只怕會鬧騰的更兇,他倒要看看,都有誰參與其中?

他現在或許沒辦法處理,但一個一個,他都記在小本本上,將來有機會了全算回去。

被關在偏殿裏的太子心情煩躁的想。

也不知道他爹怎麼樣了,正殿那邊怎麼一點兒動靜也沒有?

周滿回到正殿,先去洗漱,然後和蕭院正坐在桌前用飯,見起居郎交班要離開,她就叫住像僵屍一樣往外走的起居郎,“一起用個早食再走?”

起居郎頓了頓,搖搖頭後要繼續離開,作為起居郎,他是不能和外臣過從甚密的。

周滿看了看他的臉色道:“還是吃點兒東西吧,不然我怕你還沒走出太極殿就要被擡到太醫院了。”

蕭院正聞言也擡頭看了對方一眼,同樣勸道:“臉色蒼白,嘴唇無色,顯然是心脾兩虛,這會兒功夫了,你再不用早飯,一會兒真該暈了。”

周滿大方的將碗裏的粥分他一大半,勸道:“吃粥吧,這個進胃後很快就化成血糖了。”

他的同僚也勸他,“吃了再走吧,反正現在陛下病重,負責記錄的起居郎也都不能立功,你出去也只能回舍監躺著。”

他這才坐下,接過碗喝起來,半碗粥下肚,沒感覺暈乎乎的腦袋好轉,但胃裏的確舒服了一些,最主要是心沒那麼慌了,他和周滿道謝,“多謝周大人。”

“不用客氣,”周滿看著他的臉色,躍躍欲試,“要不我給你把把脈,看張方子?”

起居郎婉拒,“我現住在宮中,不好用藥。”

“沒事兒,太醫院裏有藥丸,”周滿道:“現在成藥很多,你這病說重不重,說輕不輕,主要靠養。”

她道:“除了成藥,我再給你開幾張藥膳方子,我告訴你,多吃肉,多喝肉湯,很有用的。”

起居郎:……周大人突然如此熱情,他有點兒慌張。

秉持起居郎少說話,多幹活的原則,他拿了一個饅頭低頭吃起來,只沖周滿點了點頭,打算速戰速決後離開。

周滿卻不肯放過他,也不吃碗裏的粥,就這麼坐在一旁和他說話,“你們也挺辛苦的,來回輪班,一天十二個時辰,除了那什麼外,你們都要跟在陛下身邊看著。”

起居郎見她一臉好奇的模樣,有些抓狂,“那什麼那什麼?周大人,你不要胡說,我們起居郎也是有規矩的,就是那什麼,我們也都是守在外面的。”

蕭院正差點兒把粥給噴出來。

誰知周滿更往起居郎那邊坐了些,好奇的問,“這些你們也都記嗎?”

起居郎面無異色的道:“當然,這是陛下的起居。”

周滿就摸了摸下巴,“那這五年來的事,除了太醫院的脈案外,最齊全的就是你們的起居錄了。”

起居郎微微皺眉,道:“陛下查看起居錄已經是犯了大忌諱,你們還想看?”

一般來說,除非皇帝成為先帝,不然他的起居錄一旦記錄後就要一直封存的,出了史官,無人能翻閱。

而編撰成史書,更要等新帝登基以後。

一朝天子一朝臣,史官們也能盡可能公正的評論上一任帝王、朝臣、妃嬪……所有對國家,對君王產生影響的人和事。

周滿道:“哎呀,我當然知道這個規矩啦,我自己就是編撰,不過是好奇的一問。”

起居郎這才松了一口氣,抓緊吃掉手中的饅頭,也不管飽沒飽,直接起身道:“我吃好了,多謝蕭院正和周大人了。”

蕭院正笑著頷首,“方起居郎客氣。”

周滿則道:“我一會兒寫了藥方叫人給你送去,你回去後還是要再吃點兒東西,可別睡著睡著暈過去了。”

起居郎應了一聲,落荒而逃。

周滿搖了搖頭,和蕭院正抱怨到:“我真是因為好奇隨口一問,我是那種會壞規矩的人嗎?”

蕭院正點頭。

周滿就聳了聳肩膀,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候在一旁的宮女。

她呆了一下,果然慢慢退了下去。

周滿在心裏嘿嘿一笑,她認得她,她是皇後娘娘的人。

雖然起居錄按照規矩不能看,但不代表記錄起居錄的起居郎不能問啊。

周滿嘿嘿一笑,皇後娘娘當然不是會壞規矩的人了,她也不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