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太子7

老唐大人盯著他看,半晌後問道:“古公公以為宮裏由誰來查最好?”

“自然是皇後娘娘了。”古忠不假思索的道:“娘娘為後宮之主,還有比她更合適的人嗎?”

老唐大人微微頷首,轉身正要走,突然回過頭來看古忠,“古公公可還有什麼別的話說?”

古忠頓了頓後道:“咱家一輩子伺候陛下,心裏眼裏也只念陛下一人,不知道還能不能活著走出大理寺,但還是想知道陛下的好消息。。。”

“唐相要是容情,還請讓咱家的徒弟去看一眼陛下,回來學與我知道,也好讓咱家放心。”

老唐大人思索片刻,點頭,“好。”

於是被關在另一間牢房裏的古才被放了出來,他被拖到刑房來看古忠時,整個人都嚇壞了,“幹爹,幹爹,您怎麼了……”

古忠看著他道:“慌什麼,咱在宮裏,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

他道:“頭一次離開陛下這麼許久,你回去看一看,看看周大人把陛下救醒了沒有,不管救醒與否,你都來給我報個信,好讓我心中有數,便是走了,也安心些。”

古才哭著應下,被人拽了出去。

古才一走,賈琪便從另一處轉了出來,扭頭看了一眼刑房裏的古忠,冷笑道:“唐相就不怕放小鬼入凡,攪渾了外面的水?”

老唐大人面不改色道:“你們想快速的查清事實,光靠用刑是不行的,渾水裏摸魚,看的才是抓魚的技巧,大理寺和刑部這麼多官員,不會被人隨便蒙蔽吧?”

“唐相就這麼相信他是冤枉的?”

老唐大人轉身就走,手往身後一背,“我不信,我懷疑所有的人,包括你。”

他道:“我也相信所有人,包括你。所以我只看證據。”

現有的證據,明面上看對古忠很不利,但老唐大人是刑案高手,同樣看出這裏面有很多證據都是可以造假的,而有些東西出現得太快,他們得到的太順利了。

賈琪沒再說話,跟在老唐大人身後去前廳,等著各部大人過來一同提審犯人。

古才則是被送回了宮中。

他回到宮裏時已是後半夜,宮門早就落鎖,但因為皇帝病重,如今皇後要與前殿時刻保持聯系,所以開有一個緊急通道讓人出入。

可惜,古才的身份還不足以走這個通道,所以他是在宮門裏側靠著過了半夜,等晨鐘響起,宮門開鎖,他這才整理了一下衣裳,急匆匆的穿過才打開的宮門往太極殿去。

鐘聲一響,周滿便醒了過來,她轉了轉自己僵硬的脖子,揉著手臂去看床上的皇帝,見他還是安穩的睡著,便伸手摸了摸他的脈,沖同樣才醒過來便往這邊走的蕭院正搖了搖頭。

蕭院正不信邪,上前輕喚,“陛下,陛下,該起身了。”

皇帝眉頭都不皺一下。

蕭院正:“再不起上朝就要晚了。”

周滿立即在坐榻上坐直,趴在床上仔細看,“你看,他眉頭是不是皺了一下?”

蕭院正仔細看,同樣驚喜,“好像還真是。”

倆人立即再接再厲,一個道:“陛下,您聽,晨鐘響了,再不起真的趕不及上朝了。”

一個道:“百官都在等著您呢,好多折子堆積在案上。”

皇帝的眉頭緊了緊,周滿和蕭院正看得興奮不已,倆人激動的道:“有用,繼續,繼續。”

但接下來不管他們說什麼,皇帝都只是皺眉,就是不醒,甚至連眉頭都慢慢松下來,不如一開始反應大了。

周滿和蕭院正慢慢停下,惋惜不已的看著,“算了,再讓他睡一下吧。”

外面有了聲音,一個大宮女疾步進來,躬身道:“周大人,蕭院正,小古大人來了,可要叫他進來?”

蕭院正不解,“他來這兒做什麼?”而且為什麼要稟報他?

“是代古大人來看一看陛下的。”

周滿便道:“快請他進來吧。”

古才低著頭進來,他先回自己屋裏換了一身幹凈的衣裳,頭發也重新梳過,這會兒看著還精神,他小步走到龍床前,跪下和蕭院正周滿磕頭,低聲道:“唐相放奴才進宮來替古大人看一看陛下。”

蕭院正皺眉。

周滿已經讓開身子道:“你看吧。”

蕭院正和古才:……

古才頓了頓後擡起頭,目光快速的掃過床榻,並不敢直視聖顏,他的目光主要落在周滿身上,但也只是看了一眼就低下頭,“還請周大人告知陛下的病情,小的好回去回話,讓古大人安心。”

周滿嘆息一聲道:“沒多少變化,還是昏迷不醒。”

古才有些焦急,“大人就沒辦法救醒陛下嗎?”

周滿和蕭院正對視一眼,其實是有的。

不僅她有,蕭院正也有,真想把昏睡的人弄醒,對方只要不是活死人,那都有可能。

但硬要把人喚醒的代價也大,又不是生死攸關,不叫醒皇帝整個王朝都要沒了的大事,他們怎麼可能拿皇帝的命去做這樣的賭註?

這樣能把人紮醒,卻會把人送走的針法叫生死針,一針下去,人醒了,拔掉,過不多久就死了。

這也是太醫院不可說的規矩之一,不到萬不得已,不施生死針。

所以周滿直接搖頭,“暫時沒有好的辦法。”

古才就抹著眼淚哭起來,周滿就看到他手背上的血痕,她微微皺眉,幹脆起身,“陛下還在睡,你先走吧。”

說罷自己也往外走。

古才想起此行的目的,連忙起身跟著出去。

到了外面,古才緊張的左右看,周滿無言道:“別張望了,你也不是第一次在宮裏當差,這太極殿你比我還熟,如今這裏是娘娘在管,能避到哪裏去?你有什麼事就說吧。”

真的躲躲藏藏,反而更惹人懷疑。

古才便撲騰一聲跪在地上道:“求周大人救一救幹爹,他真是冤枉的。”

他抹著眼淚道:“當初我和幹爹的確收了劉美人的好處,但也只是讓她見到了陛下,除此之外我們什麼都沒做呀。”

周滿到現在都還迷糊著呢,問道:“劉美人是誰?陛下這段時間一直生病,我也一直守著,並沒有見過什麼美人佳人的啊。”

除了皇後外,也就貴妃幾個位份高的嬪妃時不時的過來看一下皇帝,但她大多數時候都在場,就是坐著聊聊天,說一說孩子,憶一憶從前,並沒有什麼事發生啊。

“不是近日的事,是五年前的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