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太子6

蕭院正瞇著眼睛看她,瞥了周圍的宮女內侍們一眼,湊到她身邊小聲問道:“你拿陛下的血做什麼?”

他道:“陛下的病用不著放血吧?”

周滿“噓”了一聲道,“我拿去驗驗,陛下曾經服過毒丹,或許是以前的影響呢?”

還真有可能,蕭院正問,“你在這兒怎麼驗?”

他道:“這裏我看著,你去隔壁吧。”

周滿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覺得有同僚做掩護就是好。。。

周滿便去了隔壁,關起門窗來去做試驗。

有教學室的機器,檢驗皇帝的血耗費時間並不長,周滿拿著單子看了又看,想了想,出去守了皇帝兩個時辰,又取了他一點兒血走。

數據一出來周滿便開始比對,連著科科掃描的數據一起,雖然幾乎沒有變化,但周滿還是從那細微之處看出分別,皇帝就是在睡覺,睡覺讓他的身體在極緩慢的緩解病情。

周滿跑去找蕭院正,將自己的結論告訴他,然後嚴肅的道:“我覺得刑部和大理寺冤枉了古大人。”

蕭院正昏昏欲睡,見周滿大有找去大理寺救人的架勢,忙道:“這都深夜了,大家也不是鐵人,這會兒肯定都睡下了。”

“你就別折騰了,等天亮再說吧。”他道:“既然不是中毒,而是身體在恢復,那明日一早陛下說不定就醒了,陛下一醒,這些事都不算是事了。”

蕭院正撐著老腰起身,緩慢的扭了扭,困倦的道:“我守了一天了……”

周滿還在想古忠的事,聞言揮了揮手,“您去偏殿休息吧,我在這兒守著。”

蕭院正想了想,還是拒絕了,“我就在殿裏找個地方窩著吧,你有事叫我。”

周滿應下。

蕭院正就在殿中逛了逛,最後拖著一張毯子在一根柱子後面躺下。

正坐在不遠處昏昏欲睡的起居郎醒過神來,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又探頭去看周滿,見她撐著下巴坐在床邊,不遠處還站著值守的內侍和宮女,眼皮便又耷拉起來。

周滿今天下午睡了半天,這會兒一點也不困,她就這麼看著皇帝,見他鬢角灰白,臉色也是虛白瘦弱,不由的嘆息了一聲。

皇帝這個歲數,別說在星際上,就是在當下也不算很大,看老唐大人和趙國公幾個,和皇帝年紀相仿,身體卻還是很不錯的,再活一二十年都不成問題。

說到底,還是因為身上有舊傷,且這些年太過勞累耗神。

周滿想到自己,有淡淡的害怕,她這些年似乎也勞累耗神,不行,等這段時間過去,她得好好的休息一下,她怎麼說也要活個百年才夠本。

難得做一次人,怎麼能就這麼輕易離開這個世界呢?

她還沒給這個世界留下多少東西呢。

周滿就這麼看著皇帝胡思亂想起來,落在起居郎眼中,就是周滿深情的望著皇帝,眼中含淚。

一時感動不已,果然,周大人和陛下就是惺惺相惜,君臣相得,白天那些朝臣質疑她的話不過是無端猜測,陛下對她有知遇之恩,提攜之德,她怎麼可能害陛下?

可惜,起居郎不能帶有太主觀的評語,他只能將這一幕記下,至於後人如何評定,那就要看後人的了。

周滿最後還是靠在皇帝床邊睡著了,她以為刑部和大理寺也應該休息了的,卻沒料到他們為了盡早破案,徹夜未眠的提審抓到的人,包括古忠。

用了一夜的刑罰,拿出來的鞭子丟進鹽水裏,先散開一層又一層紅色的血液,等鞭子泡夠了鹽水再拿出來。

為了能盡早找到皇帝昏睡的原因,大理寺這邊用了刑獄高手賈琪,老唐大人不太喜歡用刑罰,踩著一地血腥氣走進來時皺了皺眉,看到被綁在架子上的古忠,更是不悅。

他道:“這是陛下身邊伺候的人,下手有分寸點兒。”

賈琪:“一個閹奴罷了,敢謀害陛下,死不足惜。”

古忠輕咳出聲,擡起頭來勉強睜開眼睛看向老唐大人,啞著聲音道:“唐相,咱家沒有害陛下,也不會害陛下。”

“有人親眼看見劉美人給你塞了一袋子東珠,裏面還有一瓶藥,太醫院查找脈案,陛下的身體就是在見過劉美人後慢慢壞的。”

古忠低垂著頭顱道:“三年了,時間久遠,這都是欲加之罪……”

賈琪被古忠頂得火起,手中的鞭子一轉,在空中一卷後散開,啪的一聲抽打在他的胸口,再離開時帶出一層碎屑,一抹紅色血液緩慢的滲透出來。

老唐大人蹙著眉問,“那證人在何處,將他還有劉美人提到堂上,我要審問。”

“唐相,那是重要人證,關押在牢中,提審須三省一起,只唐相一人怕是不行吧?”

老唐大人只管著門下省,沒有尚書令,但中書省還有一個李大人呢,六部至少刑部得到場。

老唐大人便道:“那就把他們都叫來,陛下還昏睡著呢,連爾等都睡不著,連夜提審古公公,他們怎能睡得著?”

楞是把三省六部的各位長官給從床上叫了起來。

老唐大人見古忠奄奄一息,便拿了帕子上前替他擦了擦嘴角滲出來的血。

古忠聲音低低的道:“唐相,誰都可能害陛下,但我和殷大人都決計不可能。”

老唐大人道:“但當年劉美人的確是通過古公公才見到陛下的。”

古忠苦笑,“後宮爭寵是常有的事,我也就幫著給她們一些機會,別說藥,就是茶水一類的東西我都不會讓她們過手。”

老唐大人沈吟,“古公公的意思是有人要陷害你了?”

古忠道:“我跟在陛下身邊二十多年,不知惹了多少人的眼,如今陛下病重,不知多少人想把我拉下來,轉而替之,我一條賤命,沒了便沒了,但若真放過害陛下的人,錯過陛下救治的機會,那咱家真的是萬死不足以贖罪。”

老唐大人沈思,片刻後問道:“誰可以為你證明這些?”

古忠道:“宮中的事,大理寺和刑部查起來不方便,應該由宮中來查,大人若真心為陛下好,還請用宮裏的人從宮中查起。”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