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太子5

周滿被送到房間裏關起來後,靜下心來想了一下皇帝的脈象,實在沒找出異常來,於是開始犯困,坐在椅子上腦袋一點一點的。

她昨晚後半夜她開始值守,這會兒都過午時了,又經歷了這麼一場可驚可怕的皇權爭鬥,心神實在耗費得有點兒大,她左右看了看,幹脆躺到床上開始睡覺。。。

雖然皇帝脈象虛弱叫不醒,但的確沒有中毒跡象的,說不定就是想睡覺,睡上幾個時辰就好了。

周滿放心的睡下,一直到傍晚她才醒來,結果皇帝都沒醒,周滿這才有點兒著急,“他不會就這麼稀裏糊塗的……去了吧?”

那她和太子身上的冤屈還能洗清嗎?

朝臣們也很擔心,不斷的詢問太醫院,“陛下到底何時能醒?”

蕭院正:“我不能保證,陛下久病,身體虛弱,不能用急藥。”

“那針灸呢?”

“針灸上還是周太醫最擅長,”蕭院正道:“我等用針,現在陛下身體虛弱,只怕針法不當會損傷陛下元氣。”

“所以還是得把周子謙請出來是吧?”一人沒好氣的問道:“整個太醫院除了她就沒可用的人了?”

蕭院正很淡定,“術業有專攻,針灸上的確是周太醫最擅長。”

老唐大人扭頭和古忠道:“還請古公公再叫一次陛下。”

古忠一直站在一旁聽他們談論,聞言微微躬身,轉身走到皇帝床前,低聲道:“娘娘……”

看著皇帝的回神,伸手推了推皇帝,叫道:“陛下,二郎……”

床上的人緊閉著雙眼沒有回應她,皇後眼眶微紅,扶著宮女的手站在一旁,讓古忠上前。

古忠便上前推了推皇帝,和往常一樣喚他起床,但叫了半晌皇帝還是沒動靜,他只能回頭看著眾臣微微搖頭。

大臣們微微嘆息,老唐大人忍不住眉頭緊皺,問蕭院正:“真的不是中毒嗎?”

蕭院正也嘆息搖頭,“至少從脈象上看不出來。”

他頓了頓後道:“要說對毒的了解,周大人也在我等之上。”

眾臣:……就說她有什麼不是在你們之上,有什麼是她不擅長的吧!

最後還是老唐大人做主,“去請周大人出來吧。”

其他人都沒有出聲反對,不過卻催促大理寺和刑部,“要抓緊時間查一查,陛下突然昏睡這麼長時間,脈象上又看不出什麼來,必沒有那麼簡單。”

蕭院正遲疑了一下後道:“其實,脈象上雖看不出什麼來,但人昏睡的原因是可以猜測的。”

他道:“人體復雜,萬千緣由,有時便是傷心都有可能失憶失智,所以昏睡未必就是中毒或病情惡化,或許是身體為了更好的恢復在沈眠。”

對蕭院正的論斷,大臣們表示懷疑。

蕭院正就知道他們會懷疑,要不要求他們一定認同,因為他自己都不太肯定。

查一查也好。

這一查,大理寺和刑部就聯合太醫院把之前三年裏皇帝的脈案都找出來看了。

這一看,還真看出問題來。

於是開始在宮中深度調查,住在後宮偏僻宅院裏的一個武才人便告了同住一院的美人,說她三年前給皇帝下過藥。

周滿一出來,剛給皇帝摸完脈,還沒來得及說話,便有官員來拿古忠,“古公公,還請你和我們去慎刑司走一趟。”

周滿嚇了一跳,忙看向古忠。

古忠也一驚,不過他很快穩下心來,轉身朝皇後深深一揖,“娘娘,奴才隨他們走一遭,陛下殿中就托付給您了。”

周滿遲疑片刻,還是問道:“是因為陛下的病情嗎?”

來的是大理寺左侍郎,他擡頭看了一眼周滿,因為對方官職比他略大,他低頭應了一聲,“是。”

但多余的就不透露了。

周滿便道:“既然是因為陛下的病情,案子又是你們大理寺和刑部一起辦理的,那也應該押往刑部或大理寺,送到慎刑司去做什麼?”

刑部左侍郎沒說話。

皇後沈吟片刻,就道:“你們要問話,就在大理寺裏問吧。”

刑部左侍郎這才應下,讓人把古忠帶走。

古忠悄悄松了一口氣,沖著皇後的方向深深行了一禮便被押了下去。

去大理寺和刑部或許還能活命,進慎刑司,就算證明是清白的,出來也不成人樣了。

古忠這幾十年來養尊處優,雖然每天還都要伺候皇帝,但自己也過得不錯,哪裏還能受得了慎刑司的刑罰?

古忠一被押走,周滿立即問皇後,“娘娘,他們為什麼要抓古大人?”

皇後蹙著眉微微搖頭,起身道:“陛下就暫時交給周大人和蕭院正了,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準靠近陛下。”

周滿忙應下,“是。”

皇後一走,氣氛就緊張起來。

本來皇帝昏睡不醒大家就繃緊了神經,但因為皇帝久病,這兒又有皇後和大臣們坐鎮,大家便都還穩得住,古忠一被抓,便意味著這事不簡單。

一旦被查,這屋裏有一個算一個,只怕都要被牽連。

連蕭院正也嚴肅起來,面色沈凝。

他看向周滿,低聲道:“再檢查檢查。”

皇帝真是被人所害,除了他身邊伺候的人外,首當其沖的就是太醫院了。

他們負責皇帝的健康,竟然一直未能發覺,別說周滿,連蕭院正都別想好。

周滿便又仔細摸了摸皇帝的脈象,還是沒找出什麼問題來,就是五臟衰弱,命不久矣,至於為什麼昏睡……

周滿不確定的道:“或許是身體在自我保護和恢復?”

反正她實在看不出有中毒的跡象。

倆人面面相覷,最後周滿還是付了積分讓科科將皇帝來回掃描了兩次,最後看不出問題來,她又取了針袋來給皇帝放了一點血,悄悄收了一點點血放到空間裏,讓科科放到教學室裏,並給莫老師發郵件,讓莫老師幫忙檢測。

其實她可以自己在教學室裏檢測的,但她現在不能走,四周都是人,只能拜托莫老師了。

莫老師一時沒回復她,也不知是不是正在忙。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