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太子4

皇帝被皇後一瞪,立即往後靠在枕頭上,老實了。

他對著一群老頭說情話沒什麼,畢竟他自己就是老頭,但對著周滿一個嬌滴滴的小娘子說情話算怎麼回事?

傳出去,他們君臣之間還能純潔嗎?

他靠在枕頭上問道:“然後呢?”

然後周滿就被軟禁在宮中了,當然,對她的軟禁其實不嚴格,最倒黴的是太子。。。

他剛到前殿處理政務,批折子才批得精神上來,突然有人來報皇帝昏睡過去了。

他急匆匆趕到皇帝的寢宮,才開了一個頭,便被人質問他是不是聯合周滿對皇帝做了什麼,不然為何先前皇帝身體挺好,今日就突然昏睡了?

太子當場就被氣笑了。

皇帝身體好?

他身體好能病重嗎?

也不看看他纏綿病榻多長時間了。

太子當場就道:“既然諸位大人不信孤,大可以進宮來查,要是查不出什麼東西來……”

正想放狠話威脅他們的太子一擡頭就對上了站在皇帝床側瞪他的周滿。

先前周滿和皇帝的話就在腦海中浮現,他勉強壓下怒氣,轉了話音道:“孤也會稟明父皇處置了你們。”

一直提著心的趙國公暗暗松了一口氣,生怕太子說出“砍了你們,誅你們三族”之類的話。

真這樣說,只怕本來沒有事,那些人也會想盡辦法使其有事了。

只要太子不是真的在造反路上,此時一動不如一靜,一強不如一慫。

於是趙國公主動提起讓太子在偏殿侍疾,他們這些大臣也輪流入宮侍疾。

說是侍疾,其實是把太子放在眼皮子底下看著,俗稱軟禁。有他們這些大臣在,不僅可以保證皇帝的安全,也能保證太子的。

只等皇帝醒來便能處理此事。

說到底,以趙國公和李尚書等為首的官員還是不相信太子會在此時害皇帝。

但朝中聲音駁雜,人心浮動,不如以退為進,先安撫住百官再說。

太子被舅舅一再的使眼色,暗暗哼了一聲後冷靜下來,默認了他們的處置。

這皇宮是在殷禮和母後的掌控之中,只要母後在,只要殷禮不背叛皇帝,那他就不會有危險。

所以太子對被軟禁在側殿中並不是很擔憂,他擔心的是他爹,他不會真的被人害了才昏睡不醒的吧?

太子被帶下去時忍不住看了一眼周滿。

周滿微微沖他搖頭,表示不是。

太子放下心來,和人去了偏殿。

但這番眼神交流同樣落在了不少大臣眼中,各自思慮起來,連老唐大人都懷疑了一瞬。

太子不會真的想不開對皇帝出手了吧?

畢竟皇家無父子。

但再一看周滿,老唐大人又安下心來,不會的,就算太子有心,周滿也不會。

其他心有疑慮的大臣目光也在周滿和太子之間流動,大多數人和老唐大人一樣放下了心中的憂慮,但也有人懷疑的盯著周滿看。

一人道:“周大人也該下去休息了吧,太極殿還是應該交給蕭院正。”

突然被對準炮火,周滿一時沒回過神來,下意識就表達了自己的勤奮愛崗,“陛下還沒醒,我怎能下去休息?”

她道:“陛下一日不醒,我便一日不休息。”

眾大臣:……

劉尚書和她關系好,兩家又是親戚,不由提醒她道:“周大人還是下去休息吧,太子都休息了。”

周滿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皺著眉頭道:“你們懷疑我?我圖啥?”

白善和楊和書品級不夠,和百官一起留在太極殿前殿候著。

能到皇帝寢宮那裏議事的,全是三品以上的文官和武將勛貴,他們氣勢強盛,但周滿氣勢也不弱,擡著下巴看他們,“我的官位是陛下給的,從小也是讀聖賢書長大的,忠君愛國,你們誰都有可能背叛陛下,就我不可能!”

這話一出,連趙國公都沒忍住噴出一口氣來,把胡子都吹得糊臉上了,“周大人,你看我像是會背叛陛下的人嗎?我可是跟著陛下出生入死,一路打江山下來的,別說的好像只有你一個忠臣似的。”

“還不是你們先懷疑我的。”周滿一點兒也不甘示弱。

老唐大人見眾臣們眉宇間疑色更深,生怕周滿辯解之後反而弄巧成拙,忙道:“那是因為陛下昏睡前是你值守,這是例行公事。”

周滿心氣順了一些,“唐相早如此說,我也就不會這麼生氣了。”

有人道:“那不過是唐相的粉飾之語罷了,周大人,從昨天後半夜到現在,只有你一個太醫留在陛下身邊,而天下人皆知,你是太子的人。”

周滿聞言跳起來,“放屁!我怎麼就是太子的人了,我分明是陛下的人!”

周滿義正言辭的道:“我的官是陛下封的!”

眾臣:……誰不知道你和白善是太子的人啊?

周滿見他們一臉不相信的樣子,忍不住道:“我說真的,你們說一說,你們誰跟陛下沒有利益相悖之處?”

她瞥了一下趙國公,趕在他前面道:“趙國公,您可別說您沒有,而且,真是太子下手,您還是太子的親舅舅呢,你動機不比我大?”

她道:“我就不一樣了,我和殷大人一樣是純臣!”

大家默默地看著她。

周滿:“你們不信?那你們說,我圖什麼?我是女子,能在朝堂上立足全因陛下隆恩,我為什麼要害陛下?”

話是這樣說沒錯,“但周大人也不能否認,你是太子的人。”

周滿默默地看著他們,“你們這話就越不過去了是嗎?”

老唐大人無奈的道:“周大人,你是崇文館出來的。”

周滿這才想起來自己入仕的途徑和原因,一開始還真全是因為太子。

得,再爭辯下去也沒用了。

周滿嘆氣一聲起身,和旁邊的蕭院正道:“陛下就交給你們了,我藥方已經寫好,緩緩治療吧,藥方不可用強,註意陛下的呼吸。”

蕭院正一一應下,目送她被人帶下去。

好在周滿雖被帶下去,但大家也覺得她參與的可能性不大,畢竟連太子參與的可能性都不大,所以對她的看管沒那麼嚴格。

她雖然不能和外面的人聯系,但要書、要筆墨紙硯這些東西還是可以,甚至還能從宮女內侍們口中知道皇帝的情況。

誰也沒想到,皇帝會一連昏睡兩天。

就是周滿也沒想到。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