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太子3

皇帝早從周滿和蕭院正那裏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因此早早就準備著把政事移交給太子。

太子也有信心能管好,但真的等皇帝重病臥床,所有國事都壓在他身上時,太子才發現沒那麼簡單。。。

或許是因為察覺到鎮守天下的皇帝虛弱了,最近事情特別多,以前各部門自己就可以處理的雞毛蒜皮的小事都擠到了太子面前。

太子既要處理國事,又要侍疾,氣得心火直冒,周滿給他開了一碗穿心蓮,服用的時候直接苦得他整個人都呆滯了,然後也回過神來,壓著脾氣不發,克制的把那些折子打回去讓各部門自己處理……

皇帝的病引動起舊傷,每天都很難受,也就每天教訓一下太子取樂子了。

見他火氣小了下來,勉強算滿意,“你還年輕,火氣別這麼大,這才哪到哪兒呢,這會兒你都壓不住火,以後你要受的委屈多著呢。”

或許是感覺到了什麼,皇帝說起了前朝末帝,說起來,那末帝還是他表叔呢,“做皇帝,要有傲骨,但不能太傲氣。”

“前朝末帝就是太傲了,一點委屈不能受,所以天下人就替他受了委屈,好不容易才安定下來的天下就又亂了,你不要學他。”

周滿值守,在一旁聽得津津有味,躺在床上的皇帝瞥眼看見她,就伸手指了她和太子道:“多學學她,心寬一些。”

太子扭頭看向周滿。

周滿:……

她不由坐直了身體,有些自矜的看向太子。

太子嫌棄的移開目光,“父皇,我覺得她有點兒傻。”

周滿:“……殿下,我很聰明的。”

太子想了想後道:“不是說你的智力。”他也說不清是什麼,反正他是做不到別人輕視侮辱自己還當看不見的。

周滿歪著頭思索片刻,“情商?”

這還是第一個說她情商有問題的,她據理力爭,“我情商也很高的。”

她朋友這麼多,怎麼可能情商有問題?

皇帝沒理她,而是優哉遊哉的回答太子,“可你看她何時真的吃過虧?”

“別人輕她、辱她,最後都是自己吃虧,有可能還要反過來求她,先前的輕辱就成了巴掌打在他們自己的臉上,”皇帝道:“所以你看,她不氣不惱,也同樣一點兒虧不吃。你氣惱了,吃不吃虧另說,心情一定很不好。”

太子:“那是因為是人都會生病,那些人指著她救命呢。”

皇帝便指了周滿道:“你來和他說。”

周滿一臉迷茫,“說什麼?”

皇帝靜靜的看著她。

“哦,”周滿回神,想了想後道:“殿下,我醫術好是我的本事,您也有我不可比擬的本事啊。”

太子:“是什麼?”

“您是太子啊,”周滿理所當然的道:“您還是皇帝,權力地位比我高這麼多,我一定程度上掌控他們的生死,您又何嘗不是呢?”

太子若有所思。

周滿繼續道:“而且和他們生氣真的很沒意思,生氣傷身,所以除非是突然而起的怒氣,不然我經過深思熟慮之後,一般不會生無謂的氣。”

“與其生氣,不如找解決生氣的辦法。”

太子:“說的挺好的,但孤就是控制不住生氣呢?”

說罷,他還看了皇帝一眼,別看他阿耶說得頭頭是道,自己當皇帝的時候不也隔三差五的生氣嗎?

皇帝一看到太子這眼神就忍不住生氣,幹脆揮手,“滾吧,去處理你的政務。”

太子便行禮後退下。

等他走了,皇帝就嘟囔起來,“教他為君之道,竟敢嫌棄起陣來。”

周滿道:“大概是因為您沒有以身作則吧。”

說到這裏,周滿無限感嘆,“所以父母真是孩子言傳身教的老師啊,我以後在孩子面前得再溫和點兒,不能讓他們把我的壞脾氣學了去。”

皇帝:……合著在這兒擠兌他呢。

皇帝更生氣了。

於是他閉上眼睛睡覺。

這一睡很不安穩,等他終於昏昏沈沈的睜開眼睛時,周滿大松一口氣,將他身上的針拔了,和一旁眼眶紅紅的皇後道:“陛下醒了,接下來一段時間應該沒事的。”

皇帝覺得喉嚨幹癢,又疼又辣,張了張嘴巴,皇後立即端了溫水上前餵他。

皇帝喝了兩口,目光在屋內一掃,啞著聲音問,“朕睡了多久?”

周滿答道:“陛下昏睡了兩日。”

雖然早知有今日,但皇帝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朕先前覺得身體還不錯,便是重病,也不至於底子這麼薄弱,一下就昏睡兩日吧?”

周滿遲疑的看向皇後。

皇帝微微蹙眉,問皇後,“古忠呢?”

皇後知道他的性子,瞞著他,反而讓他憂慮,不如坦白,於是道:“古忠被拿下了。”

皇帝面色一變,不由坐直了些,“怎麼了?”

皇後回頭看了兒女們一眼,讓太子把他們帶下去,她留下和皇帝說。

畢竟是父親的後宅事,孩子們不宜參與。

“前日太子剛從陛下這兒出去,陛下便一睡不起,”皇後看了周滿一眼後道:“因為值守的是周滿,所以外面有些不好的猜測。”

皇帝沒好氣的道:“怎麼,他們猜朕被太子和周滿聯合軟禁逼宮了?”

他都日落西山了,太子失心瘋了才想逼宮,老老實實的等上一段時間不就能名正言順的當皇帝了嗎?

皇後嘆息一聲道:“陛下想得通透是陛下的心胸,但這世上不是誰都能和陛下一樣的,而且他們是陛下的臣子,自然要為陛下著想了。”

皇後並不站在太子那邊,而是站在公正的角度上看待這件事,這讓皇帝心氣順了一些,對那些妄加揣測的臣子沒那麼生氣了。

皇後輕聲細語的安撫住皇帝,這才繼續道:“所以陛下昏睡不醒後,便由三高官官聯合大理寺刑部介入調查……”

皇後不由看了周滿一眼,溫聲道:“這兩日讓周太醫受委屈了。”

周滿親眼見證了皇後是怎麼安撫住皇帝的,一時沒回神,見皇後看過來,忙搖頭,“不委屈,只要是為陛下好,我都不委屈。”

皇帝就也稀奇的看了周滿一眼,“周卿,你這話,朕聽著怪別扭的。”

皇後橫了皇帝一眼,平時他也沒少對著朝中大臣剖白心情,說起好話來一套一套的,不是說失去這個臣子不行,就是說見到那個愛卿如遇甘泉,怎麼輪到周滿就不行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