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太子2

既然都想要他死,他就非得活著,他不僅要活著,還要活得比他們更好,於是太子生了謀逆之心。

不是都不想他當皇帝嗎?

他非得當給他們看一看。。。

雖然他心底知道,這很可能會失敗,他阿耶是屍山血海裏殺出來的皇帝,整個禁軍都在殷禮手中,而他試過收買殷禮,不管用,所以人手怎麼進京,又怎麼攻入皇宮是一個問題。

太子開始隱秘的計劃起來,他自以為隱秘,卻並不知道周滿什麼都知道了。

當然了,他實際上也進行得很隱秘,畢竟只在籌備階段,他只悄咪咪的和幾個絕對信得過的心腹商量,連他阿耶都一點兒跡象沒察覺呢。

太子已經做好了進一步海闊天空,退一步粉身碎骨的打算。

他和小夥伴們私下討論過,成功的可能性大概有三成,雖然很低,但只要有一成可能都值得去試一試。

成了,就是榮華富貴和功成名就。

不成,就是不造反,以老三步步緊逼的態度和父皇的偏心程度,他這個太子是一定活不了的。

而作為太子心腹的他們,將來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就算不跟著他一起死,活著也沒了仕途。

與其窩囊的活著,還不如拼一把,大丈夫立於人世,總要轟轟烈烈的活一把。

太子是這樣的想法,他的小夥伴們也被鼓動著心動起來,但真正讓他們下定決心是周滿發現了太子府裏的那塊毒石。

一塊可能讓人便是有孕,懷的也是異種的毒石,心思之毒辣,讓太子從心底裏發寒。

大家見恭王已經圖窮匕見,而他們還畏畏縮縮不敢為太子張目,簡直枉為人臣。

君辱臣死,於是眾人一致決定和太子造反。

太子也下定了決心,於是,他一邊假意配合周滿治病,一邊開始籌謀兵變。

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太子覺得,他最多只需要一年的時間就可以順利起事。

結果,太子妃有孕了。

太子知道這個消息時整個人都懵了。

太子妃要是有孕,他造反還有什麼意義?

而且聽周滿的意思,他腎元有虧這個毛病是治好了的,所以他以後還會有更多的孩子?

太子在經過深度的思考和權衡過後,決定暫緩造反的事,當務之急是保下這個孩子。

這是他實際意義上的第二個孩子,還是第一個嫡子,他很想知道,他生出來是什麼玩意兒。

為了讓太子妃平安生子,太子說服皇帝賜周滿太醫之職,為了能讓周滿時刻看顧太子妃,他還動用特權,重開已經關閉了好幾年的崇文館,隨便給周滿找了一個崇文館編撰的官職,讓她住進東宮。

為此,他不得不表現出一副好學和洗心革面的樣子,不僅重新回到崇文館裏聽學,還給自己找了一堆伴讀。

其實有一個辦法更簡單,也更好,那就是納了周滿。

隨便她做良媛也好,良娣也罷,反正進了東宮就可以照顧太子妃了。

可惜了,她和白善青梅竹馬,早已經許了白善。

太子雖然覺得周滿這樣的人才放在東宮更合適,但也不能奪人所愛,所以就只能麻煩一點兒了。

此後數年,回過頭來看當年的這個想法,太子還是很慶幸的,周滿這樣的人才,放在東宮還是不合適,就應該放在朝堂上。

因為太子妃有孕,太子和眾多小夥伴們停下了造反的準備工作,開始暗搓搓的等待。

太子妃要是能順利生下孩子,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他們就徹底中止造反的打算,要是……

那他們也不是只會站著待宰的羔羊。

不過,該抹掉的尾巴還是要抹掉,以免太子妃還沒被人幹掉,先被他們自己給連累了。

因為周滿和白善幾個就住在崇文館裏,太子和他們的交集越來越多,也開始覺得這三個孩子真是調皮,而且膽子都挺大。

周滿和白善就不說了,倆人當著皇帝和太後的面就敢告禦狀,讓他沒想到的是白二郎膽子也不小。

雖然在他面前總是低著頭,但一點兒也不老實,自信起來連他這個太子都自愧不如。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一等世家出身,而不是五六等世家裏的旁支呢。

因為他真的是太自信了,有時候說話自有一股氣,用白二郎的話說是,大不了他回家繼承他爹的田產去。

而白善和周滿,他們雖沒有白二郎表現得這麼明顯,但也自信得很。

太子覺得他們這一點兒最對他的胃口。

他平生最討厭唯唯諾諾,心機深沈的人了,比如老三。

太子自覺的把他們劃到自己的羽翼下,他的伴讀,自然是他東宮的人了,何況周滿還治好了他的病,讓他暫時坐穩了太子之位。

天下人都知道他們是他的人好不好?

除了他們自己。

連皇帝都要把白善培養成太子將來的助手,可見這一點認知有多深入人心。

可惜,這一點而上,白善和周滿很堅持,他們只忠君,只忠於大晉。

當然了,在太子和大晉不沖突的情況下,他們還是會適當性的偏向太子的。

畢竟他們也拿了太子不少的好處,逢年過節收的紅包,平日裏的賞賜,還有在崇文館裏得到的資源……

這些他們都不能光收不回報不是?

於是,大家更堅定了三人是太子的人這個想法。

鷹奴降生,太子有了第一個兒子,他性情回轉,不再自暴自棄,也徹底坐穩了太子之位。

這一刻,太子再看老三這個弟弟,就只剩下嗤笑了。

再和他鬥如何,再費盡心機又如何?

老天爺都站在他這一邊,是他的,終究就還是他的!

太子誌得意滿!

爾後幾年,太子接連生孩子,每生一個孩子他都高興,這些孩子來的可都不容易,是他吃了那麼多苦藥汁,紮了那麼多針才來的。

所以他對每一個孩子都很喜歡,當然,最喜歡的還是鷹奴,這可是他親自抱著長大的孩子。

太子妃為此沒少有微詞,覺得他太寵孩子了,對孩子的教育不好。

太子覺得,他那麼不容易才生的孩子,那麼不容易才養到這麼點大,怎麼能不寵他呢?

太子妃無言,周滿對此只有一句話,“太子還真是像陛下。”

於是太子微微收斂,開始給鷹奴找嚴厲的先生教導,平日盡量不去學堂看他,以免看到兒子被教訓心軟壞事。

但太子還是忍不住去關註,看到兒子被罰寫大字好心痛啊,反正字長大了都會寫,這麼小,先生為什麼要罰他?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