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太子1

太子從小就知道自己是長兄,要幫著母親照顧下面的弟弟妹妹們。

他阿耶一登基他就被立為太子,可以說是名正言順,尊貴無比。。。

他自己也意氣風發,雖然學習很難,但為了管理好國家,他還是認真學習了。

阿耶對他嚴格,卻偏寵老三和明達,他以前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對,他是長兄,將來是要繼承家業,照顧弟弟妹妹們的。

所以他沒有意見,在合理範圍內,他也會縱容弟弟妹妹們,只是偶爾會幫著母親管教一下他們。

他以為他會一直意氣風發,將來順利登上皇位,和他爹一樣,甚至比他爹更能成為一個明君。

但人生是不會這麼順遂的,他長大成人,開始議親,遭遇了第一個挫折。

滿懷信心要給他找一個好媳婦的阿耶選了好幾個世家女,親自寫信去和那些世家議親。

結果,被一一回絕。

這一下不僅傷了皇帝的顏面,也讓太子一下從天上落到了半空中,開始知道皇室並不是無所不能的,在一些世家人眼中,他們什麼都不是。

他是有些羞惱的,並且暗暗生了爭鬥之心,因此全力支持他爹的偏重科舉,扶持寒門。

哼,他們現在鬥不了這些世家,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以後,等這朝堂上站了足夠多的寒門和庶族後,難道還不能和世家對抗嗎?

也是因為這個,皇帝特意把禮部交給太子管理,禮部管著國子監,管著天下的官學和私學,有天下學子做底,將來太子能做很多事。

直到這時候,太子都以為他的這一生就是在建設國家,延續李氏榮光和與世家的相鬥中度過。

直到他娶了太子妃,兩年,太子妃無所出,他又納了良娣和數個侍妾,又兩年,無一人所出。

於是一直吃藥的太子妃和良娣侍妾們停了藥,換成了太子吃藥。

沒有人剛當著他的面提起這事,就是父皇,關心一二也是悄悄的示意太醫到東宮看看他。

他底下幾個弟弟比他晚成親都陸續有了孩子,只有他,一個孩子也沒有。

而且隨著弟弟們年紀增長,開始封地出去,父皇對老三的偏愛更加明顯。

這在以前他是不會看在眼中的,老三是他的嫡出弟弟,他們一母同胞,父皇偏愛他是正常的,就是他,也會更偏向一母同胞的弟弟和妹妹。

但現在不一樣了。

因為父皇的偏愛,朝中開始有大臣偏向老三,老三也連著從他手上搶了好幾件差事和功勞。

太子雖然一帆風順,卻也是皇族出身,他當然知道老三此舉意味著什麼。

要說不傷心是不可能的,不過皇位嘛,能者居者,有本事你就來搶啊?

太子並不怕,他覺得自己身體沒問題,雄風依舊,只是時候未到,所以孩子遲遲不來。

他在等,他覺得老天爺總會站在他這邊的。

但不知從何時起,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不對了,上朝的時候,只要提起子嗣,所有人都會暗暗的瞥眼看他;

一些理應交給他的政務,也被朝臣們爭搶著給老三,甚至給別的皇子。

連皇後都不得不私下為他遍尋名醫。

然後他就知道了,原來他認為的自己沒問題卻並不是真的沒問題,雖然那些大夫說得隱晦,但他也聽明白了,他腎水有虧,難以讓女子有孕。

世上可以有沒有子嗣的皇子,但絕對不能有沒有子嗣的太子。

太子沒有子嗣,就意味著將來的皇帝沒有子嗣,意味著國本不穩,將來會因為繼位而爭鬥。

連他自己都覺得,與其讓大晉在將來風雨飄搖,不如現在就把他給廢了,重立太子。

他覺得,阿耶肯定也是這樣想的,不然怎麼會越來越寵老三,還不讓他去封地,留在京中。

太子破罐破摔,想著,你們想罵就罵吧,最好把太子之位給罵沒了,從此以後自己清清靜靜的過日子。

但皇帝不答應,這可是自己的長子,他可以罵,別人豈能如此嫌棄他?

所以在太子都放棄自己時,皇帝就是緊抓著他不放,不管誰提起廢太子,他都堅決不廢。

而朝中也有相當一部分大臣堅持正統,在太子沒有出現大的失誤時是不能廢太子的,不然後代有一學一怎麼辦?

皇帝得位本來就名不正言不順了,下一代再這樣,將來大晉傳承還能好嗎?

所以以魏知、老唐大人和李尚書等一系列重要大臣堅持維護正統,也支持皇帝不廢太子。

太子就這麼被他們推著往前走,不知不覺,他已經和老三爭鋒相對許久,幾乎到了王不見王的地步。

但即便到了這一刻,太子依舊覺得他是可以活的,就看他爹啥時候廢了他,立老三為太子。

他並不覺得老三繼位後殺他,如果他沒有子嗣,殺不殺他又有什麼關系呢?

而且還有母後呢,他們一母同胞。

直到他府上有一個侍妾懷了身孕。

太子和太子妃查了又查,確定這個孩子就是他的以後,夫妻倆都高興瘋了。

能當皇帝,誰想當廢太子呀?

所以太子覺得自己又可以了。

太子妃更高興,直接把孩子的名字都取好了,都已經操心到孩子將來的教育問題上。

而且,太子能讓一個侍妾懷孕,將來說不定還能讓別人懷孕,他們可能不止一個孩子,雖然中間時間的跨度有點兒大。

但只要有一個孩子,他們就覺得他們可以繼續下去。

結果沒兩個月,這個孩子就落了。

侍妾因為自責內疚,也上吊自盡了。

在那一刻,不僅太子妃眼中的光沒有了,太子也沒有了。

那一刻,他失去的不僅是一個孩子,還有弟弟,還有父皇,包括他自己。

老三斷他的後,顯然是已經起了殺心,他一直以為還有轉圜的余地,卻原來早就沒有了

那一刻,太子清楚的認識到,他和老三不再是兄弟,而是敵人,而且是生死大敵。

父皇分明知道老三此舉意味著什麼,卻還是選擇袒護對方,顯然,連一直維護他的父親也放棄他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