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39

對於皇帝信尾的要求,周滿他們只當沒看見,行李一收便回了柳州,再從柳州走水路到了廣州,又從廣州出海到了揚州。

周滿和白善都來過揚州公幹,但白二郎他們三個沒來過。。。

傳聞揚州繁華,美女如雲,所以白二郎和明達都很有興趣來看看,殷或則是想來大明寺看一看。

於是他們就在揚州下船,打算在這裏晚幾天再北上青州,找相熟的海船出海。

去到一個新地方,周滿下意識的扒拉起自己在那兒是否有熟人,在腦海裏過了一遍後發現還真有,“傅二姐姐在揚州!”

白善一想還真是,“嶽嵐現在是揚州刺史。”

嶽嵐的年紀可比白善大好幾歲呢,但他出仕完,兢兢業業,在白善都當了好些年宰相退休後,他才當上揚州刺史沒兩年。

當時他升職的批文還是白善批的。

他笑道:“之所以選中他當揚州刺史,正是因為傅二娘。”

殷或疑惑,“你也不是徇私之人啊。”

白二郎就撲哧撲哧笑道:“他才沒有徇私呢,你不知道,傅二娘在官場中有個名號,叫夫人師爺。”

他道:“這位嶽大人在朝中也有名得很,只是名聲不太好而已。”

白二郎一直在翰林院中混日子,一群寫書的書生官員,平日裏沒事最喜歡八卦了。

朝中上至皇帝,下至玄武門外一個守門的小兵,他們都可能談到。

而且因為白二郎的緣故,翰林院裏偷偷取了筆名在外面寫話本雜談的官員不少。

所以對這些小道消息他們最感興趣,也最會討論。

何況嶽嵐和他那夫人軍師的事還不算是小道消息。

白二郎在翰林院裏混著,即便不特地打聽,也能知道不少。

尤其傅文蕓還是周滿的好友,他更加留下了,這一留心就不小心知道了許多小道消息。

“聽說嶽禦史當年一眼就看中了傅二娘做兒媳,就是認為她有大智,算出她能輔佐他兒子平步青雲,”白二郎一邊轉播八卦,一邊還點評道:“這話一聽就是道聽途說,不足為信,不信你們問周滿,當年嶽家會看中傅二娘,是不是因為她的家世正相當?”

周滿瞥了白二郎一眼道:“你想多了,嶽家和傅家的婚事,不是嶽家看上了傅二姐姐,而是傅二姐姐選擇了嶽家。”

當年傅文蕓可沒看上嶽嵐,不過他是所有追求者中最合適的一個罷了。

而她不得不定親出嫁,所以才選擇了對方。

周滿糾正後擡著下巴道:“你繼續,我倒要聽聽你們這些酸儒私底下都是怎麼議論傅二姐姐的?”

“我可不是酸儒,”白二郎嘀咕了一聲,繼續道:“嶽嵐這人能力一般,雖說是明經出身,但太過迂腐,既優柔寡斷,又古板平庸,雖有實幹之心,卻沒有足夠的魄力和能力,我們翰林院裏有和他同科出來的,都說他走不遠。”

“結果他一路穩紮穩打,輾轉各地做縣令,然後從縣令做到司馬,又從司馬到長史,最後做到了刺史……”

天下才有多少個刺史呀,能做到刺史,他不僅在朝中諸多大臣心中掛了號,還入了皇帝的眼。

然後,嶽嵐的一舉一動就有更多的人盯著了。

禦史臺、吏部、還有他的對手們。

然後大家盯著盯著就發現了不對。

嶽嵐他……有事不決問夫人,被人欺負找夫人,就連給禦史臺回個彈劾折子,也是最先找的夫人。

這就很離譜了。

於是大家深挖後發現,嶽嵐這一路走來,之所以政績能如此亮眼,全是因為他背後有個夫人師爺。

一州刺史做事竟然全聽後宅夫人的,朝臣們……自然是不會有太大意見的。

在當下女子能入朝為官的環境中,傅文蕓隱在後面給嶽嵐出謀劃策根本不值得一提。

而且官員找師爺本就是約定成俗的事,嶽嵐更受矚目,不過是因為他的師爺是自己的妻子罷了。

大家明面上都沒什麼意見,私底下卻沒少感嘆嶽嵐遠比不上他妻子,也不知道當年傅二娘是怎麼看上嶽嵐這麼平庸的人的。

大家羨慕他的同時,也不由的同情他,因為嶽嵐明面上看著光鮮亮麗,但仔細一思量,發現也就那樣。

家裏他不能做主,衙門裏,他也是多聽夫人的,雖然他有個能幹的夫人令人羨慕,但想到他被妻子拿捏,心情還是很復雜的。

不過目前看來嶽嵐也是樂在其中。

嶽嵐並沒有樂在其中,但他的確能力有限,如今他的政務多依靠傅文蕓拿主意。

而且他想的並不多。

和總是“在想”,且思考很多的傅文蕓相比,嶽嵐則是遵循一切現有規則,能不動腦筋就不動的人。

傅文蕓說他們夫妻一體,是一家人,目的是一樣的,都是光耀嶽家門楣,所以他們應該要互相信任,她可比外頭請的師爺好太多了。

因為外面請的師爺會為了利益欺騙他,但她一定不會。

因為他們的利益會一直一致,夫妻一體嘛。

然後嶽嵐就相信了,從他當縣令開始,傅文蕓就在給他出謀劃策,有時甚至出面為他解決各種政務上的難題。

嶽嵐已經習慣了傅文蕓在身邊,並且,他能離開任何人,唯獨離不開傅文蕓。

除非他想立即辭官不做。

所以嶽嵐不敢得罪傅文蕓。

傅文蕓說要好好招待周滿幾人,嶽嵐便好好招待,他陪同著一塊兒來接人,但和白善對上目光,他一時間竟找不到話來說。

於是三個女人在前面高興的嘰嘰喳喳,四個男人在後面則是沈默以對。

嶽嵐覺得今天的傅文蕓很不一樣,話太多了,一把年紀了,怎麼還有這麼多話要說?

他幾次想要打斷,或者引起新的話題,卻都沒找到機會。

白善見他張了幾次嘴卻說不出話來,便主動挑起話題問:“嶽刺史,今年風雨還算順吧?”

嶽嵐正襟危坐,謹慎的回答道:“秋收還沒開始,所以還不能知道今年風雨如何。”

白善:……這都五月了,稻谷已經在抽穗灌漿,是不是風調雨順你心裏沒點兒數嗎?

誰說一定要等到秋收才知道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