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37

孔雀和大象,僚子部都有,甚至向皇室進獻過孔雀,這兩樣雖然稀罕,卻還是有的。

他們來僚子部後肯定也見過,她沒想到他們會選擇這些做禮物。。。

以他們對僚子部的恩情,大可以邀請更多,甚至直接要她一個承諾也不難。

李思起身對他們行禮,“我這就去準備。”

白善補充道:“要一對。”

他看了看周滿,道:“不必是成年的象和成年的孔雀,但也不要太小的。”

李思疑惑的點頭。

等人走了,明達這才好奇的問,“你們要大象和孔雀做什麼?難道要開一個珍獸園嗎?”

白善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放生。”

“什麼?”不僅明達,連殷或和白二郎都看過來。

白善一臉嚴肅的道:“拿來放生。”

白二郎最先給他們找到理由,“是不是拿來和天尊老爺許願?你們要許什麼願望?”

白善道:“給我父親和滿寶的父母祈福的。”

明達遲疑,“大象也就算了,孔雀的話,放生會不會反而不利於它的生存?”

“不會的,”周滿道:“孔雀的生存能力也極強,本來就是野生的。”

來前她和白善都計劃好了,要是買不到,他們就要找人去野外抓了。

畢竟他們開始可沒想過要和撩子部的首領接觸。

李思準備得很快,她女兒早在宜州和柳州的人到後便悄悄離開撩子部往京城去了。

算一算時間,他們這時已經越過柳州上北,過不了多長時間就到京城,到時候她的女兒就完全捏在白善和朝廷手中了。

雖然她派了不少人在女兒身邊,但她還是憂心,所以為了加深雙方的關系,李思對白善他們的要求很盡心。

特地選擇了兩頭健壯的大象和漂亮的孔雀,都是一公一母。

除了大象和孔雀外,李思還讓人準備了不少僚子部特有和珍稀的藥材給周滿。

雖然這些藥材周滿都不能收錄,但她依舊高興的收下了。

這些藥材是真的很珍貴,周滿決定帶上,之後若是遇到適合的病癥,也不至於像這次一樣沒有藥材可用。

得到了此行的目標,白善決定回程了,於是讓人收拾東西。

周滿則是將這次疫情的脈案和藥方都整理出來,給了柳州和宜州醫署一份,“嶺南多瘴,蚊蟲也多,時有瘧疾發生,這次治瘧,倒是試出了五個不錯的藥方,其中有兩張是新藥方,你們都抄錄一份帶回去,以後所轄地再有類似的病癥發生,也好做治療。”

柳州和宜州來的醫者躬身應了一聲“是”。

雖然周滿辭官了,但天下醫者都以她為師,更不要說醫署系統裏的醫者了。

“我明日就啟程離開了,你們這次支援僚子部的藥材,朝廷會分擔一部分,剩下的,便算在醫署的賬上,算是兩州支援僚子部的。”

兩地醫署的人連忙道:“來前我們署令便說了,僚子部也是我們大晉的疆土,兄弟有難,我等理應援助,因此押送來的藥材全都不計成本。”

他們頓了頓後繼續道:“而且此次押運來的藥材,除了我們醫署出的外,還有一些是當地藥商和士紳籌備的。”

周滿滿意的點頭,道:“李酋長說,過兩日這邊部落的巫會擺一個藥材集市,你們可以去看一看,若有合適的藥材,你們可以挑選一些帶回去。”

兩地有差異,總有些藥材是宜州和柳州沒有的,而且有的藥材這邊特別多。

有時候周滿走在山林中都需要用很強大的意誌力才控制住自己不去挖。

不然看見一株藥材就挖一株,她怕是一輩子都走不出僚子部了。

周滿把試出來的藥方也給太醫署去了一份,附送了脈案,然後她開始拿出自己的冊子記錄下來,打算集夠一冊後寄回京城出書。

因為後續事情多,她是五人中最忙的一個,白善他們去和最近認識的朋友告別時,她在整理脈案和藥方;

白善他們出去玩兒,趁著最後的功夫領略一番南疆美景時,她在整理脈案和藥方;

白善他們出去買土特產時,她還在整理脈案和藥方。

殷或回來看見不由抿嘴笑,“將來,誰的藥方都有可能遺失,唯獨你的不可能,它們一定能源遠流長,無人能比肩你。”

白善:“畢竟不是誰都能和她一樣,僚子部留一份藥方,宜州和柳州各帶走一份,太醫署也要給一份,最後自己還要集成書印出來。”

這麼多書,總有流傳的吧?

先輩的醫書為什麼總有遺失?

除了戰亂外,書冊流傳太少更是一大原因。

周滿道:“這些藥方都是用人命堆出來,試出來的,自然要廣而告之,讓天下的醫者都知道,將來可以救更多的人,這樣,他們也不算白死了吧?”

白善頷首,“對。”

明達問,“你還有多少?”

“已經都整理好了,”周滿拿起薄薄的一疊稿紙道:“再收集一些病癥我就又能出一本書了。”

說到這裏她自得起來,驕傲的沖白二郎道:“我現在賺的書稿費可也不少了。”

白二郎不服氣道:“那是因為你出一本書,太醫署就要往裏收一些,崇文館、翰林院,還有各地府學縣學醫署都要收至少兩冊,我的書可是自由買賣的。”

“你們倆,一個寫的是醫書,一個寫的是傳誌話本,有什麼好比的?”類型都不同,白善不知道他們爭什麼,拉了周滿道:“既然寫好了,我們就出去玩吧,最後一晚了,明天一早我們就走。”

李思想要為他們踐行,但他們覺得踐行也是坐在一起吃吃喝喝,很沒勁兒,還不如出去逛著街自己找吃的呢。

安南城的病患都治愈了,雖然死了不少人,但活下來的人更多,和歷史上記錄的,每出現瘧疾就幾乎滅族滅城的後果要好太多太多了。

所以城中的百姓很快從悲痛中緩過神來,然後開始慶祝送走病瘟。

滿城都飄著食物的香氣,白善捂住她的眼睛拉到一個攤位前,一手還把香氣往她鼻尖送,笑問:“怎麼樣,想吃嗎?”

周滿咽了咽口水點頭,“我聞到了肉味兒!”

白善壓著笑意道:“倒也沒錯,就是肉。”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