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36

周滿被他的大喝聲嚇了一跳,往後一退,白善將她整個人攬進懷裏,頗為無語的看著李義道:“別喊了,你住的院子你不知道嗎?半山腰上,只要院子裏的護衛被調走,你就是叫破喉嚨,下面的人也聽不見。”

他道:“之前醫棚人手緊缺,你這院子裏的護衛太多,我就給調到醫棚裏去幫忙了,這會兒外面除了貼身伺候你的奴仆外就沒人了。。。”

李義心都涼了,扭頭看向大總管,“你,你,他到底給了你什麼好處,讓你背叛我?”

大總管一臉茫然。

白善慢悠悠的道:“李酋長想多了,大總管忠心為你,並沒有背叛。”

周滿一臉好奇的看著他,“李酋長,你現在感覺如何?要不我給你摸一下脈?”

該不會身體出現變異,真的好轉了吧?

周滿感興趣起來,立即掙脫開白善的懷抱,上前抓了李義的手就摸脈,半晌,一臉的惋惜,並沒有奇跡發生。

她放下對方的手,和他語重心長的道:“李酋長,你有什麼話就敞開來說吧。”

人生的最後時刻了,再憋著話就太可惜了,人之將死,怎麼能連話都不說完呢?

看著周滿臉上的真誠,李義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他低頭看自己抖動的手,嘴巴都抖了起來,“這,這,周大人,我,我感覺我挺好的。”

周滿一臉惋惜。

李義就覺得眼前發暈,他往後靠在枕頭上,老半天才回過神來。

李夫人坐在床邊握著他的手在哭,屋裏的人少了不少,只有大總管和巫金巫銀站在床邊,周滿和白善遠遠的站著,並不靠近。

巫銀見他醒來,便把他頭上的針拔了,袖手退到一旁。

李酋長臉色灰敗,精氣神似乎被抽走了一半,他看了看妻子,又看看站在一旁的李思,只覺得滿心的不甘,“我怎麼會死呢,我怎麼會死呢……”

李思冷淡的道:“人都有一死,您病了這麼久,期間病情反反復復,我以為您早有心理準備了。”

他是有心理準備,但那是在李旦活著的情況下,有人繼承大部落……

李義握緊了拳頭,看向周滿,哀求道:“周大人,求您救救我。”

周滿走上前來,惋惜道:“李酋長,醫者有能治的病,也有不能治的病,我已經盡力了。”

李義嘴唇抖了抖,看向巫金,“若是祭祀祈福,能否為我續命?”

巫金搖頭,心裏很看不上李義惜死的作態,幹脆走到了一邊。

白善見他黏黏糊糊的不交代後事,不得不替他開個頭,“李酋長,你可想好了僚子部下一任酋長人選?”

李酋長木呆呆的道:“我兒子死了。”

白善:“但你女兒還活著。”

李酋長悚然一驚,擡頭看向李思。

李思沈默的回望他。

白善道:“我覺得她是最好的人選,李酋長以為呢?”

李酋長看著李思,慢慢笑起來,最後幹脆仰頭大笑,眼角濕潤,只覺得可笑,“沒想到是你,沒想到竟然是你!”

李思臉色難看,握緊了拳頭道:“我沒你那麼惡毒,我連弒父都沒想過,又怎麼會去殺李旦?”

李夫人也忙道:“不是思兒,你不要誤會了她。”

李義眼含熱淚去看白善,“我能拒絕嗎?”

白善道:“朝廷的加封過一段時間就會到,此時宜州和柳州的駐軍鎮守在邊界,僚子部一旦生亂,他們就可進入僚子部平亂。”

李義只覺得先前的自己可笑至極,竟然想著用白善鎮壓僚子部內的謀逆,卻沒想到白善就是最大的謀逆。

他的確不會自己做酋長,但他可以扶持一個人上位。

李義在不甘之中閉上眼睛,一直到死,他都沒有說一句要把僚子部交給李思的話。

不過這有什麼要緊呢,這屋裏就這麼幾個人,白善出去後,直接和候在院裏的人道:“李酋長去世了,臨終遺言,大部落交給李娘子。”

大總管木木的跟在後面,聞言擡頭看了一眼白善,暗想,他說是就是吧,這好歹是酋長的女兒。

大總管還在傷心中,他沒想到酋長竟然會懷疑他的忠心,所以對這事不太敏感。

院中的護衛和下人們見大總管沒說話,只以為他是默認了,這的確是大酋長的遺言,於是低下頭去表示哀思和接受。

李義最後是和李旦一起出殯的,李思送走他們,正式住進酋長府的正院,雖然還沒正式上位,但在眾部落酋長和安南城百姓的眼中,她就是下一任大首領了。

南疆人對男女尊卑反而沒有中原人那樣看重,而且現在朝廷裏也有很多女官,所以對李思的上位,他們接受良好。

最主要的是,這段時間一直是李思代表酋長府走在抗疫的第一線,百姓對她信服,其他部落的酋長也勉強認可她的能力。

對於眾部落而言,選擇李思就代表了安穩。

親近李氏和張氏的部落都會安定下來,雙方都不必擔心會被清算和打壓;

有白善在,朝廷會加封李思,她繼位也名正言順。

白善早在有這個心思時就借著和柳州通信要藥材的時候向朝廷進言,選擇李思作為繼承人。

李義以為他是不忍疫情加重,所以和同窗朋友求藥材,卻不知調兵和請旨的信件也跟著一塊兒送了出去。

朝廷收到白善的信,沒有多猶豫就答應了。

如今朝中的女官雖然還遠不能與男官相比,但人數也有不少了,尤其是在中下層的吏員中,女子占了相當一部分。

所以女子當政對他們來說已經不稀奇,而僚子部是羈縻州,新羅都有女王了,羈縻州出一個女酋長也沒什麼不可以的。

皇帝大手一揮就同意了白善的請求,順便也同意了李思的女兒張蠻到京城裏學習的事。

順便在公文中要求了一下,讓他們照顧好公主,瘧疾呢,這麼嚴重的傳染病,他們不但不躲著,竟然還上趕著。

算起來他們出去也有很長一段時間了,也該回京了吧?

白善五人很默契的忽視了皇帝的這段話,把僚子部交到李思手中,等朝廷的加封公文一到,安南城中的瘧疾也消了,他們便收拾行李準備啟程離開。

在離開之前,白善和李思要了兩件禮物。

李思驚訝,“孔雀和大象?”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