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35

李義知道李旦的死訊後,整個身體就垮掉了,要不是白善說他現在還不能死,周滿都救不回來他。

為了吊他這一口氣,周滿只能紮針讓他昏睡,給他的身體調理時間。。。

但這麼多天下來,也已經到了極限。

但李義不知道啊。

很多人臨死前都是有感覺的,大概知道自己的身體到了極限,但也有人意識不到這一點。

顯然,李義就是那部分意識不到的人。

他醒過來看到巫銀便是目光一沈,不信任對方,於是問道:“張巫,大總管和巫金呢?”

巫銀看了他一眼,轉身便出去叫大總管。

他是部落的大巫,雖然沒多少權勢,但地位來說並不比酋長低,對方都要死了,他還顧忌他什麼呢?

巫金進來看到李酋長的臉色,心中一沈,雖然他醫術沒有巫銀好,但見過的人多啊。

作為巫,他可是送走了不少人,太知道人將死時是什麼樣子的。

連大總管這個不懂醫術的人都覺得李義是回光返照,不然,哪有前一刻還昏迷不醒的人此時就面色紅潤精神起來了?

李義不自覺,問道:“跟著少酋長的人回來了嗎?是誰動的手?”

他才不相信遇上山匪這樣的鬼話呢,僚子部內哪兒來的山匪能打劫了他兒子去?

大總管悲痛的道:“跟著少酋長的人十不存一,但還是把少酋長的屍體搶回來了。靈堂就設在側院,酋長要去看看嗎?”

李義拳頭微緊,問道:“還沒查到是誰幹的?”

大總管搖頭。

李義就發火,“一群廢物,這都多長時間了,竟然還沒查到……”

他說到這裏一頓,瞇起眼問,“靈堂都擺了,這是過去多長時間了?”

大總管低下頭去,“八天了。”

李義一驚,“怎麼就八天了?”他怎麼什麼感覺也沒有?

大總管沈痛的道:“您昏睡了八天。”

李義自覺身體挺好的,一臉的不相信,驚悚道:“是不是張巫動手害我?不是叮囑過你,我病只讓周大人看……”

“不對,”不等大總管說話,李義又自言自語起來,“周滿是張巫的老師,張巫要是害我,她未必不會幫忙。”

白善就在外面呢,周滿應該也快到了,大總管哪敢讓他繼續說下去,連忙道:“酋長,這幾日周大人很盡心,多虧了周大人,您……您的身體才有好轉。”

大總管這話說的很勉強,因為他知道李義是回光返照了。

但李義不知道啊,這一番作態落在他眼裏就是心虛。

李義渾身冰冷,覺得連最信任的大總管都背叛了他。

他不敢聲張,不動聲色的問道:“夫人和李思呢?”

大總管忙道:“夫人在下面的院子裏,已經派了人去叫,小姐也快回來了,酋長再等等。”

李酋長就沈默,擡頭去打量站在一旁的巫金。

如果連大總管都不能信任了,那巫金還能信任嗎?

算起來,巫金還是張巫的兄長呢,兄弟倆雖有利益之爭,但未必就不會合作。

李酋長這一刻只覺得誰都不可信,只想快點兒見到妻女,於是催促道:“快去請夫人上來,還有李思,讓她回來。”

大總管以為他是急著交代遺言,忙道:“小的這就再去催促。”

李夫人和李思剛到,李酋長眼巴巴的看著她們,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周滿就到了。

她一到,白善便也跟著她一塊兒進來。

對上這倆人,李酋長一肚子的話就憋了回去,對著李夫人和李思也說不出來了。

白善假裝不知他的心思和戒備,周滿則是一臉好奇,“怎麼了?”

屋裏沒人說話。

人都快要死了,就算是臨終送溫暖,周滿也不可能讓李義太生氣,於是一臉和善的和李義道:“李酋長醒了,肚子餓嗎?”

本不覺得餓的李義被周滿一點,突然覺得好餓。

周滿一看便知,微微點頭,餓就對了,這八天他一直昏昏沈沈,中間醒過來幾次吃東西,吃的都是些湯湯水水,怎麼會不餓呢?

就算不餓,這會兒也該饞了,於是周滿扭頭和下人道:“去廚房讓他們做李酋長愛吃的飯菜。”

還對李酋長道:“李酋長,你還想吃什麼只管說,讓廚房給你做。”

李酋長咽了咽口水,直覺周滿和白善二人為了張巫奪權要殺了他。

這一刻的他全然忘記了前段時間信誓旦旦的和大總管說,倆人為了大晉和南疆的安穩,是不會為了張巫而站在他那邊的。

周滿察言觀色上等,饒是如此,她一時也沒能讀懂李酋長臉上如此復雜的神色,只是下意識的停下,遲疑的問道:“怎麼,我說錯什麼了嗎?”

白善牽住她的手,安撫她道:“沒有,不過李酋長剛醒來,只怕還沒回神。”

他道:“所以我們不如來談一談現狀吧,李酋長的時間也不長了。”

李酋長抓緊了被子,一臉緊張的看著白善,果然,他們要對他下手了。

但這是僚子部,他們怎麼敢?

他部落裏的勇士們呢?

李酋長憤恨的去看大總管,他把心腹和大權都交給他,結果他竟然背叛他。

大總管一臉迷茫的看著他。

白善只當看不見他難看的臉色,和李酋長道:“各部落的酋長如今都在安南城中,他們來的時候帶了不少部落裏的勇士。李旦死了,你沒了繼承人,可有想過由誰來接手僚子部?”

李義垂死掙紮道:“不牢白大人費心,在下深受皇恩,一定會好好管理僚子部。”

他歲數還不是很大,多納幾個妾,再生一個就是了。

白善淡漠的看著他,扭頭看向周滿。

周滿一臉同情的看著他,雖然很殘忍,但還是告訴他道:“李酋長,你的病……熬不了多久了,您有話想和親朋說的,就趕緊交代了吧,想吃什麼只管點,廚房裏有的都能叫他們給你做上。”

李義一怔,這人竟無恥到這地步,明著說要殺他了?都不做一下掩飾嗎?

既然如此……

李義眼神一厲,喝問道:“我部落的勇士何在,有人想要謀害我,還不快來護衛!”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