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34

李思往樓下看了一眼,“那他們……”

白善道:“稍後會有人請他們去酋長府,既然來了,總要見一見大酋長才是,也讓他們看一看醫棚那邊的情況。”

周滿為了僚子部如此費心,總不能還落個包藏禍心的評價吧?

他要他們求著周滿留下來。。。

瘧疾只在安南城和附近兩個部落裏流傳,暫時還沒流傳到更遠的地方。

所以在接受命令來前,其他部落的酋長其實是有些不以為意的。

直到他們看到了沿著酋長府外三條街上的醫棚。

患了瘧疾的人並不怎麼好看,安南城中染病的人也不少,他們就這麼躺在木板或者稻草上註視著從他們眼前走過的酋長們。

酋長們:……

就有點兒害怕。

有人幹脆轉身要離開,這麼嚴重的瘧疾,誰知道會不會傳染?

但他們才轉身,就被大部落的勇士們攔住,“大酋長還在府中等著諸位呢,請吧!”

他們面面相覷起來,只能轉身跟著勇士們去酋長府,直到此時他們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要是李義在酋長府裏把他們都解決了……

不至於吧?

不是說朝廷的貴人在這裏嗎?

還有駐兵在邊界駐紮,李酋長的膽子沒那麼大吧?

比較熟悉的幾位酋長用眼神交流起來,直到此時,他們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好像朝廷派兵駐守邊界對他們是有利的。

幾人心思翻轉,思考著一會兒見到大酋長要怎麼說,結果他們先見到的是白善和李思。

酋長們楞楞的看著白善,然後扭頭去看大總管。

大總管眼圈泛紅,哽咽道:“大酋長驟聞噩耗,病情惡化,醒了一陣後又睡過去了。”

他道:“大酋長叮囑,僚子部的事宜全權交給白大人,諸位酋長聽白大人的吩咐就是。”

酋長們:好像朝廷駐軍在邊界也沒那麼好了。

大部分人沈默,但也有沈不住氣的人,“僚子部的事交給一個外人不好吧?”

白善掀起眼皮,“此話不假。”

眾人一靜,都不說話了,靜靜的看著白善要怎麼處理這個酋長。

白善卻贊許的點頭道:“僚子部是羈縻州,朝廷素來優待,也沒想過改變你們自治的政策,所以白某在這裏只是暫代酋長之職。”

他轉了轉手中的茶杯,慢條斯理的道:“諸位在來之前應該已經收到消息了,宜州和柳州兩地駐軍鎮守在邊界。”

有酋長忍不住質問道:“大人既說不會改變我們自治的政策,只是暫代,這會兒又提起駐軍的事,莫不是在威脅我們?”

“你們要這麼想也沒錯,”白善道:“但朝廷的意思卻不是要改變僚子部羈縻州的地位,而是為了防止僚子部生亂。”

他意有所指道:“李酋長病重,其子李義死於山匪手中,那是真山匪,假山匪還有待查證,但安南城中這麼多百姓染上瘧疾,此時若有人想起兵謀亂,那不僅是整個安南城、僚子部的仇敵,也是大晉的仇敵。”

“白某知道你們在憂心什麼,放心,在下連大晉的宰相之職都辭去了,對留在此處做首領並無興趣。”白善道:“為了讓爾等放心,我會將一些重要事務交給李娘子來辦。”

他道:“李酋長的長子死了,目前也只有李娘子能主事,你們有事也可以去找她。”

“她不是已經嫁人,還插手酋長府的事不好吧?”

白善不在意的道:“娘家也是家,還是酋長們自薦,想要自己來做這個繼承人?”

此話一出,酋長們就互相戒備的看起來,顯然誰也不想其中的某一個人上位。

於是,讓李思和白善一起代管僚子部事務的事就定下來了。

但私底下,白善把李思能處理的事都交給了她,並且教她怎麼和那些酋長私下會面,給對方一個感覺,當下的僚子部,沒有人比李思更適合酋長這個位置了。

大部落裏李張兩家占了大頭,他們會承認她;其他部落也有親近兩家的部落,他們也不會很反對她……

總比換一個人上位要好吧?

而且李思是個女子,精力總是比不上男子的,她又是被白善扶持上來的,也就是說朝廷那邊也是認她的。

駐守在邊界上的駐軍到底是威懾到他們了,正值僚子部風雨飄搖之際,沒人願意在此時和朝廷硬碰硬。

白善在做這些事時,周滿正在藥棚裏看他們新割回來的青蒿。

她挽了袖子,挑揀好青蒿清洗,就慢慢的擰出汁水來,味道……聞著就很苦。

明達分派完一批物資,走過來看見便遠遠的停住了腳步,“我記得你以前讓廚娘做過青蒿吃,味道……還是可以的。”

周滿道:“那是煮過、焯過的,苦味兒都去了,再加上油鹽,自然好吃的。”

周滿這段時間沒少擰汁,對這個味道差不多麻木了,所以面無表情到:“高溫會破壞它的藥效,所以這次的藥不熬煮。”

明達就問:“今天新增的病患還多嗎?”

“自從滅蚊後,很少了。”周滿道:“替我多謝一謝白二,這幾日多虧了他帶人去滅蚊。”

明達抿嘴笑道:“他高興得很。”

不用算賬,也不用再調派物資,白二郎帶著大部落的勇士們拿著周滿給配的滅蚊草沖在城中各種陰暗的角落,把蚊子熏出來後滅殺,或者直接就熏死了。

還直接跑到河邊的水草那裏燒滅蚊的藥草,可以說禍害了不少蚊子。

而殷或則是負責給各家派送滅蚊的藥草,現在城中每到傍晚就飄著一股淡淡的藥味,全是各家燒藥材飄出來的味道。

別說,這樣一來,加上大家穿上長袖,盡量避免蚊子叮咬,死的人被火化埋葬,食水都要燒開,糞便等都統一處理過後,城中每天再染病的人數急劇減少。

而且每天都有人病愈,城中本來人滿為患的醫棚開始寬松起來,而到這時,李思也慢慢與各部落熟悉,就算他們還不信服她,卻已經承認了她繼承人的位置。

而此時,一直被吊著命的李義也慢慢醒轉過來,都不用周滿說,巫金和巫銀都能看得出來,這是回光返照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