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33

周滿轉身面對他,許久後道:“不太容易,不過如果她願意的話,或許可以一試。”

白善道:“誰都知道,權勢是好東西,尤其是曾經無能為力保護自己在乎的人,他們更能深刻了解到這一點兒。。。”

“李思或許能力不足,但她有心胸,顧大局,只要她生了野心,扶她一把就能代替李義,”白善眼中閃過寒光,“李義此人,早些年或許還算得上智慧,但這兩年目下無人,行事越發無度,他這樣的人,連治下族民的死活都不顧,將來又怎麼會顧念君恩呢?”

而如果不顧念君恩,他是不是一有機會就反?

真以為他顧忌南疆百姓,不想讓僚子部生亂,就可以拿捏住他了?

白善心中冷笑,他的確不願意讓僚子部生亂,也不會讓它亂,但沒說不換一個酋長。

李思是最合適的人選,比李義的獨子李旦還要合適。

據他這段時間的調查,目前想要推了李義的部落,很大部分是曾經親近張氏的那些,因為李義當了酋長後打壓他們,分派給他們的貢品和賦稅都增加了,這才矛盾加重,沖突頻生。

李義一定不知道,他讓大總管對白善坦誠,明裏暗裏的告那些部落的狀,想要朝廷幫他對付這些部落,卻沒想到讓白善因此找到了說服他們的辦法。

不就是親近張家嗎?

那就換一個張家的人上位就是了。

同時又不能讓現在親近李家的部落心生不滿,還有比李思更好的人選嗎?

白善道:“李思是張家的兒媳,其女是李張兩家的血脈,等這事了結,我們讓人把她送到京城,先在明學裏讀書,等長大一些就送到國子監裏,待學成,由朝廷頒旨讓她繼承僚子部酋長,名正言順,三方歡喜。”

周滿:“僚子部的部落能答應?”

白善微微一笑,“他們會答應的。”

他牽住她的手,低聲道:“你這兩日出入多帶幾個護衛,不要去偏僻的地方。算一算時間,各部落的酋長這兩日就會到,到時候我們就可以坐下來商量商量了。”

不僅各部落的酋長到了,從柳州和宜州出發的駐軍也慢慢的靠近僚子部,在邊界處停了下來,屯兵在兩座城外。

各大中小部落的酋長剛到安南城,還沒來得及去酋長府裏報到就聽到了邊界急報。

眾人焦急起來,十幾個人湊在一起大聲嚷嚷,“朝廷這是什麼意思?要把我們僚子部困死在這裏?”

“不至於吧,不是還回報說,柳州和宜州都有醫署的人帶了藥材進來,不日就要抵達安南城嗎?”

“那陳兵在邊界幹什麼?”

“不讓我們的病人出去?”

“不會是酋長府出什麼事了吧?”

此話一出,大家悚然一驚,不安道:“朝廷不會是想派兵進駐僚子部吧?”

“那豈不是要向我們委派官員?”

羈縻州和普通的州府是不一樣,大晉控制的州府是朝廷委派官員,向朝廷納稅,由朝廷控制;

但羈縻州是自治。

雖然每年要向朝廷進獻貢品,但大晉朝廷富足,皇室也還算寬容,每年的貢品要求數量並不多,普通百姓繳納的賦稅大多是留作部族自用。

這些部落平時連大首領的話都不是很聽,都是關起門來過自己的日子,依附朝廷,不過是想著背靠大樹好乘涼,不叫大晉打他們,也不叫別的國家敢打他們而已,要是被朝廷統管……

想想就很害怕啊。

眾人躁動起來,人群中,有人暗暗鼓動道:“李酋長也染了瘧疾,還不知道能不能活下來呢,當下局勢如此緊急,總不能讓僚子部風雨飄搖,無所依著。”

“李酋長病了,少酋長呢?”

“聽說出去找藥材的時候遇上山匪死了。”

有消息滯後的人大驚,“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消息這兩日才傳開的。”

“會不會因為這樣朝廷才陳兵邊界的?李酋長竟然無後了……”

就在他們議論紛紛時,白善正站在他們所住的客棧上面居高臨下的看著。

他伸手關上門,轉頭看向面色蒼白的李思,“看到了?”

李思心中惶恐,腦海中一下回想起了三年前的混亂。

她父親帶著兵馬突然闖入酋長府大開殺戒,她的丈夫擋在她和孩子身前,但還是沒能攔住,不僅她的丈夫,連她才滿周歲的孩子也被搶了過去……

要不是女兒小蠻抱著她的腿痛哭,她當時也要跟著去了的……

謀亂的陰影一直藏在她心底,這三年來她不僅見不得戰亂,連聲音大一些都有可能嚇到她。

李思手腳發軟,半天才撐著桌子穩下神來,擡頭看向白善,白著臉問,“大人是要代替朝廷收服僚子部嗎?”

白善意味深長的問,“僚子部現在不服朝廷嗎?”

李思一個激靈,立即道:“不,僚子部臣服於朝廷,從不敢有反叛之心。”

白善滿意的點點頭,道:“既然如此,便沒有收服一說。”

“朝廷陳兵於邊界是為了防止僚子部生亂,”他道:“我想你應該知道了,有人不服你父親的統治,要不是這次疫情來得又急又重,只怕此時酋長府裏已經經過一輪廝殺了。”

李思沒說話。

白善走到桌邊,拎起茶壺給她倒了一杯茶,“你弟弟死了。”

他將茶杯端起來遞給她,意味深長的道:“如今你父親的子嗣只你一個了,不管是從李家,還是張家算,你都是最合適的那個繼承人。”

李思垂眸看著遞到眼前的茶,沈默許久才擡起手來握住,她握著茶杯的手還有點兒發顫,不過聲音卻堅定了下來,“我女兒……”

“等宜州和柳州的醫署隊伍到,我就讓他們把她送走,她會在公主創辦的明學裏上學,待年滿十四,會恩蔭進國子監上學。”白善道:“不管事成與否,她都能在長安好好生活。”

“事成,她會是下一任大酋長,不成,有我和內子庇護,她也可以在長安裏平安終老。”

李思就把手中的茶水一飲而盡,“但憑白大人吩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