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31

李酋長靠在床上道:“交給他是最安全的,他看不上僚子部這點家底,又不會坐視南疆混亂,有手段,有威望,卻又沒有野心來做這一件事的,只有他了。”

李酋長還有一個心思沒點出來,就算白善有心又如何呢?

他是漢人,即便暫時掌控了僚子部,也不可能長久。。。

所以用白善可比用其他人好多了。

他道:“我這身體時好時壞,昨晚冷得渾身打顫,根本無力處理政務,當務之急是治好瘧疾,穩定各部落,你吩咐下去,讓眾人聽白善調遣,你表現得謙恭些,這些中原來的貴人好面子,受了尊重,心裏舒坦了,做起事來也就心甘情願了。”

他頓了頓後道:“李思那裏,派人盯一下。”

話是這樣說,其實他自己不是很擔心李思,不過是順嘴吩咐一聲。

張家男丁皆亡,現在只剩下一群婦孺,她們做不了什麼。這也是他從他舅舅身上得出的教訓。

當年他舅舅沒有斬草除根,所以他回來了。

大總管一一應下,下去後果然白善讓做什麼就做什麼。

有白善在,混亂,無所適從的僚子部官吏和勇士們很快井然有序起來。

突知疫情惶恐不安的百姓也在這種井然有序的影響下安定下來,賑災和救助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加上酋長的長女每天都親上街頭安頓百姓,甚至為百姓熬藥送藥,並不懼怕瘧疾傳染,不僅城中的百姓,城外各部落在得知瘧疾後的惶恐情緒也緩解了下來。

不過他們也不敢放松靠近安南城。

包括本來意圖謀逆的眾人。

在確定安南城中真的出現大量的瘧疾後,他們就停下了動作,尤其聽說,城中現在還有中原來的貴人。

一直被大總管困在夫人院中的眾巫師也被放了出來,是周滿的意思,“如今城中人手緊缺,尤其缺少大夫,巫們都會些醫術,更應該用起來。”

他們是大總管請來為李夫人看病的,當然,這是明面上的理由,實際上他們最主要是為李酋長看病。

本來周滿也應該留在府邸裏為李酋長和李夫人看病,但她這兩天只晚上會回府邸看一下倆人的病情變化,其余時候都是在外面的醫棚裏,甚至還把張巫給帶走了。

這會兒再把其他巫帶走,那府裏就沒有大夫可用了。

大總管遲疑著不肯放行。

最後還是白善讓人拿了手書過來,和大總管道:“府中也有病人,白大人吩咐,每天留一人值守府中,其余人都跟著周大人出去賑濟災民,若是安南城的疫情控制不住,那酋長府再堅實也守不住。”

大總管只能答應。

於是周滿就正式見到了大總管請來,又藏起來的巫們。

其中站在最前面的就是和她有過兩面之緣的巫金。

她一出現,巫金的目光就落在她身上,許久才挪到落後她一步的巫銀身上。

巫師自有自己的手段,也更加自傲,他們可以信服同樣作為巫的張巫和巫金,卻不會相信一個外來的人。

所以他們站立著,目光清冽冽的註視著周滿,並不願意彎一下腰,哪怕周滿已經率先和他們行禮,他們也倨傲的挺立著。

巫銀微微皺眉。

周滿卻不以為意,她此時不計較這些,她的目的是有人可用,只要他們堪用就行,因此道:“我開了幾個藥方,但病人適用藥方需要先把脈判斷,再根據病癥輕重用對應的藥方,如今城中生病的人太多,裏面還有些不是瘧疾,卻被判斷為瘧疾的病癥,所以需要我們一一分辨出來。”

她道:“城中的大夫都被征召了,但人手依舊不夠,諸位巫師都有自己的本事,判斷病情有一手,所以來請你們幫忙。”

周滿說完了,回頭沖巫銀點點頭,道:“我不是僚子部的人,對巫更不了解,你們或許有自己的話要說,我在外面等你們,兩刻鐘後我們去醫棚。”

周滿幹脆利落的離開,這下輪到巫師們楞住了,就這樣?

巫銀躬身目送周滿離開,這才回頭看向他們,臉色沈凝,“周大人是我的老師。”

一個年長的巫忍不住面露譏諷,“她不過是教授你醫術的老師而已,而巫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呢,你最親近的老師應該是大巫。”

他看了一眼站在最前面的巫金,微微挑釁道:“或許不是大巫,而是巫金?”

巫銀面無表情,“您說的是對的,她只教了我醫術,還不是僚子部人,我或許不應該聽她的,但她不是僚子部的人,僚子部存亡與否,於她有什麼關系呢?”

巫們一楞。

巫銀:“她在這裏沒有父母,沒有兄弟姐妹,除了我這個曾經的學生外,她沒有一個認識的人,這裏的人生或者死,對她都沒有太大的影響,她為什麼要費力的出手,還要忍受大家的輕視侮辱?”

眾人臉色一變。

“不為權勢和利益,她在大晉已經獲得足夠的名望,也登頂過權勢,看不上僚子部這點兒,不過是為了仁心罷了,醫者仁心。”巫銀註視著他們道:“而我們不一樣,這裏有我們的親人,有我們的部族和族民,有我們的根,你們確定為了你們那可笑的尊嚴拒絕大晉最厲害的醫者的幫忙嗎?或者就站在一邊袖手旁觀,看著自己的族民死於瘧疾?”

巫們臉色難看,微微低下頭去。

站在最前面的巫金開口,“你確定她的藥方有效?”

“瘧疾多變,每一個病癥都有些差異,我並不能保證老師的藥都有效,但是,”巫銀擡起眼眸堅定的看著對面的兄長,“如果連老師都治不好瘧疾,那我們就更沒有辦法了。”

巫們躁動起來,有人小聲道:“按照部落的舊例,出現這樣的疫癥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斷掉傳染源。”

巫銀面無表情的道:“那你要把酋長和夫人一塊兒投進大火裏燒死嗎?”

對方立即不說話了,巫們臉色大變,有人暗暗瞪了巫銀一眼。

此話一出,院子裏站著的勇士們都戒備的看著他們。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