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30

李酋長頓了頓後道:“大人說的是,我這就讓人去把阿思接回來。”

他笑了笑道:“她出嫁了,平日要照顧孩子,已經許久不曾回來了,我和她阿娘生病也就沒告訴她。。。”

白善頷首,“李酋長和李夫人慈愛,作為子女也該孝敬才是。”

於是不到一個時辰,白善就在正堂上見到了一個青年女子牽著一個小女孩進來。

白善放下筆,含笑看向她,“李娘子?”

青年女子冷著臉點頭,也在打量白善,見他坐在上首,目光一轉,沒看到李酋長,便問,“你是大首領的新幕僚?”

“不是,”白善無視站在廳外的下人,慢悠悠卻很清晰的介紹自己的來歷,“在下白善,來自……長安,隴州人,大晉前左相,偶爾遊歷來到南疆的。”

李思一楞。

白善道:“李娘子應該也知道了吧,僚子部現在瘧疾橫生,城中百姓惶恐,急需一個李家的人出面安撫。”

李思面露譏諷,問道:“大首領呢?”

白善:“他也感染了瘧疾。”

李思臉色一僵,臉上的表情慢慢收起來,最後變成了面無表情。

白善見她沈默不語,也不催她,隨手拿過旁邊的公文處理起來。

許久,李思才面無表情的問,“我要怎麼做?”

白善微微一笑,和氣的道:“很簡單,請李娘子和酋長府的官吏們一起出門救助百姓,安排好所有的病患。”

李思聞言皺眉,握緊了女兒的手,好一會兒才問道:“城中染病的百姓多嗎?”

白善就在旁邊的案牘裏挑出一張紙來遞出去。

李思上前接過,一眼便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她一下捏緊了手中的紙,這會兒總算知道酋長府為何找她來了。

這麼多人感染了瘧疾,酋長府要是沒人出去安撫,安南城一定會亂,然後是整個僚子部的部落……

李思很想將手中的紙丟了,告訴眼前的貴人,她不在意,她已經不是李家人,早在十年前她就出嫁了。

可她捏著紙的手指緊了緊,到底沒有丟出去,而是閉了閉眼後道:“可以,但我也有條件。”

白善沒有與她討價還價,直接道:“李娘子請說。”

李思就把手上牽的小女孩往前一推,“這是小女,還請貴人將她送到中原,我不求她榮華富貴,只要不做奴仆,可以吃飽穿暖就可以。”

白善手指輕輕敲了敲自己的膝蓋,片刻後笑開來,頷首道:“好。”

白善招手叫來一個酋長府的下人,指著小女孩道:“將她送到公主院中,交給公主身邊的宮女照顧。”

李思驚訝,白善這才道:“此次與我在此遊歷的,除了前太醫署署令外,還有當朝的嫡公主和駙馬。”

李思態度更謹慎了一些,微微低下頭去謙恭的道:“大人只管吩咐就是,我都聽你們的。”

白善很滿意她的態度,更滿意她的選擇。

明達和白二郎殷或三人早被接到了酋長府中,明達幫周滿整理病患數據,白二郎和殷或則幫著白善統計城中的物資和分派人手。

藥材、糧食、布匹、建造醫棚的木料等,這些都需要統計安排。

所以他們都不在院子裏,強忍著眼淚,一臉膽怯的小姑娘被送到空蕩蕩,沒兩個人的院中後,終於忍不住哭出聲來了。

留在院中的大宮女見狀,實在哄不住,只能牽了她去找公主。

結果公主沒找到,倒先找到了周滿。

周滿見她只有六七歲的樣子,眼淚汪汪的,便將她牽到身邊來,拿出一顆糖給她,笑問:“這是誰家的小娘子?好漂亮呀。”

宮女忙道:“是李酋長的外孫女,送過來給公主的,白大人應承了李娘子要把她帶回中原撫養。”

周滿驚訝,“我們撫養嗎?”

宮女笑道:“說是只要小富即安,到時候在中原找個人家寄養就是。”

周滿蹙眉,“她為何不自己養著?”

宮女頓了頓後道:“或許是怕自己染上瘧疾吧?”

當然不止是如此,周滿心思電轉,想到這幾天從巫銀那裏聽到的李家在南疆的愛恨情仇故事。

巫銀:……我說的分明是南疆的發展故事。

李酋長當年被逼著帶族人離開大部落,另求發展,當然不是一直在外遊蕩的,不然他怎麼可能一回來就掌握住整個南疆呢?

聯姻一直是拉攏勢力最有效的手段之一,李酋長當時還在外面飄搖,就把長女給嫁回了張家。

等他沖進酋長府裏捆了張酋長,一邊向朝廷陳述張酋長截留貢品之罪,一邊把他表哥的兒子孫子全殺了,包括他剛滿周歲沒多久的親外孫。

張家滿門只留下了女眷,被李思帶著住在安南城的另一邊,父女兩個輕易不相見。

周滿當時聽說這件事時還和白善感嘆了一句,“果然權勢都是染血的,方法有很多種,似他這樣手染親人鮮血的,大可不必。”

沒想到這才兩天,她就見到了其中一個當事人的女兒。

周滿憐惜的摸了摸她的小臉蛋,道:“這裏病人多,不安全,將她到茶樓上歇息。”

周滿道:“公主他們就在上面。”

不僅公主在,白二和殷或也在,三人正在查看官吏們算出來的物資,一邊看一邊皺眉,“這位酋長頭兩年還算節儉,這一年卻也漸漸奢靡起來,看來也被繁華迷了眼睛。”

白二郎一邊打算盤計算這些物資能有幾天,一邊嘆氣道:“何必呢,東西運到南疆來價格高了好多,真想享受,直接帶了錢出去遊玩一番,既享受到了好東西,又欣賞到了美景,多好。”

明達通透的道:“不是誰得償所願後都還能堅持本心的,而且,誰又知道他的本心本來就裝有僚子部的百姓,而不是自己和祖宗的榮華而已呢?”

白二郎就好奇,“你們說白善會怎麼做?真這麼受他欺負,白給他幹活兒擦屁股?”

大總管也在和李酋長質疑這一點兒,把這麼多權力交給白善不好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