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走偏的番外29

李酋長一臉感動的道:“多謝大人幫扶,這一次要不是大人,李某只怕控制不住,大人不愧是我大晉的棟梁……”

白善走出內室,周滿回過頭來看他,才露出笑容就頓了一下,她起身拉住他,“怎麼了?”

白善面色如常的道:“沒事,李夫人和李酋長的病情怎樣了?”

周滿:“已經控制住了,但瘧疾多變,未必不會再有變化。”

她沒有十足的把握。。。

白善:“府中其他感染的人呢?”

周滿和白善表露身份後,周滿就接手了府邸中所有的病人。

一直被關在偏院裏自生自滅的下人被放了出來妥善安置,周滿讓人將他們住的地方熏過,盡量滅殺裏面藏匿著的蚊蟲。

然後又將病人分了輕重緩急分開收治,府邸的藥材每天都流水似的被消耗。

但結果並不是很好,她在這裏等著,就是想問酋長府還有沒有其他的藥材來源,她想要換藥。

“……而且城中感染上的病人也要收治了,我打算下午就出去看看情況,你們打算將醫棚定在何處?”

白善道:“就在酋長府出去的幾條街上。”

他道:“瘧疾一事瞞不住,偏僚子部人心浮動,所以我打算用瘧疾做第一道防線。”

周滿張大了嘴巴,“你要用瘧疾嚇退想要謀逆的人?”

“醫棚設在酋長府外,不知還有多少狂徒敢沖進來。”

連巫銀都覺得瘧疾是人傳人,其他人更會堅信不疑,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只會躲著瘧疾走,哪裏敢沖進去呢?

除非是真的不要命了。

“那萬一……”

“放心,我還有其他布置,”白善道:“這裏的事我來安排,你只管研究治病的藥方。”

他頓了頓,有些歉疚道:“還有就是藥材,安南城距離中原遙遠,和上一座城池也隔著千山萬水,所以一時間我怕是湊不夠你所需的藥材。”

他道:“這府裏的人還是其次,外面感染的人數不少,一統計,這事就徹底瞞不住了,我們若拿不出藥來,只怕亂軍還沒攻打酋長府,城中百姓就先亂起來了。”

周滿:“城中的藥鋪……”

“我已經讓人去征召,除了藥鋪,還有各部落的巫,凡是可以征用的藥材和大夫,我都強征了來,”亂世用重典,統計的人數越來越多,這時候已經沒有時間給這些人權衡利弊。

他們身在這座城中,那便在局中了。“但這需要時間,我問過大總管,只怕他們手中的藥材也沒多少。”

周滿便沈吟起來,半晌後道:“其實還有一個藥方可以一試。”

“什麼方子?”

“青蒿,”周滿道:“《肘後救卒方》中有一張方子,用的新鮮青蒿,絞汁後服用,我沒怎麼試過這個方子,但青蒿隨處可見,南疆更多,就是普通百姓也可以隨采隨用。”

白善驚訝,“我記得六年前江南一帶就出過瘧疾,當時也是你跟著一塊兒去治的,你開的什麼方子?”

“好幾張,輕癥用常山、知母、甘草和麻黃等做成藥丸給他們,一般服用三丸也就好了,”周滿道:“當時疫癥發現得快,醫署立即做了布置,又用蒜和巴豆做了預防的藥丸發給城中百姓,所以很快就控制住了。”

“剩下的重癥的,我們則是根據他們的情況更換藥方,用的最多的是常山、鱉甲、升麻、附子和烏賊骨,但現在這些藥材安南城都缺,尤其疫癥發生很長時間了,外面很多重癥……”

別說少見的鱉甲、烏賊骨這樣的藥材了,他們連常山都沒有多少了。

白善想了想後道:“我盡量想辦法,你先試一試青蒿汁。”

周滿只能應下。

白善若不是一點把握也沒有,必會寬她的心,他現在這樣說,顯然是沒多少辦法了。

周滿垂下眼眸。

這是僚子部,不是中原,他們人手有限,事情發生的又急,主事的人也病倒了,白善的確施展不開。

周滿帶了巫銀出門,問道:“你手上有可用的人嗎?”

巫銀道:“巫的手上沒有兵權,但我有幾個弟子,還算聽話,先生有吩咐,可以讓他們去做。”

他頓了頓後又道:“雖然這兩年我很少出面祈福祭祀,但往前十年都是學生在主持,因此部落中願意聽我吩咐的人也不少,其中以老幼婦孺為主,他們雖然力量有限,但也能做些事。”

周滿就道:“去叫一些人來,我們試一試別的藥方。”

而被她認為人手有限,施展不開的白善則是轉身見了僚子部的官吏們,他豪不吝嗇的直接手書兩封,讓人送去宜州、柳州等地,讓當地官衙幫忙籌集藥材,協助僚子部。

李酋長和大總管都一臉感動,李酋長更是撐著病體握住白善的手道:“大人的恩慈和功德,整個僚子部都不會忘記的。”

白善就嘆息一聲道:“僚子部的百姓亦是我大晉的百姓,何況公主和駙馬還在此處,這裏不管是生戰亂,還是疫病肆虐,都對公主和駙馬危險得很。”

李酋長立即道:“我這就派人護送公主和駙馬離開。”

白善搖頭,“不必了,雖然周大人說了瘧疾不是人傳人,但民間愚昧者眾,公主和駙馬此時回中原,若傳出不好的話就不好了。而且公主仁慈,想要和撩子部的百姓共進退,不會離開的。”

白善頓了頓後蹙眉問,“李酋長和李夫人病重,但不知府上的郎君們呢?這兩日都不見他們侍疾。”

李酋長只有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兒子早被他送走了,一來是怕他也染上瘧疾,二則是害怕真有人謀亂,他會死在爭鬥中。

但此時李酋長可不敢說,公主和駙馬都能和撩子部的百姓共進退,酋長的兒子怎麼能臨陣脫逃呢?

所以李酋長道:“他帶著人出去進藥材了,城中缺少藥材,藥就是救命之物。”

白善贊同的點點頭,問道:“那女郎呢?如今城中百姓需要安撫,李家是僚子部的大首領,須得出一個人安撫百姓才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